江葵这边,对心灵石的研究也没有进展。

心灵石在独立的情况下,没有展示相应的力量,而另一块心灵石在杨一倩脑中产生了强烈的能量,并且两块心灵石之间明显存在强烈的吸引力。

因此,江葵建议,将另一块心灵石也植入杨一倩脑中。

杨一倩大叫道:“再塞进一块?你`他`妈知道有多痛吗?”

江葵耸肩说:“反正你脑袋得开一刀,要不就是再塞一块进去,要不就是把你脑袋里那块拿出来。”

大家一同转向杨一倩,她揪着一头卷发说:“你让我再想想……”

常风说:“这件事情先搁下。等我们回来再说。”

战机已接近粤城上空,为了不让莫凡发现,常风选择在城郊下机,天黑后再和苏桓入城。

在舱门前,常风一边背上降落伞,一边对李逸悄声说:“如果我回不来,你就带他们回诺亚山岭。”

李逸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再回头时,常风对上了林湘的目光。她能听见他的话,但她什么也没有说。

她帮苏桓扣好降落伞,抱了抱他,道了句“小心”,就进去了。

两人跳下战机,降落在城郊一座小山上,再从山上下来。

在一家门口贴着巨大的菜单广告的农庄前,苏桓弄到了一辆黑色轿车,两人驱车开上了进城的公路。

常风想起上一次与苏桓单独谈话,他打了苏桓一拳,事情过去没多久,却仿佛已经多年,当时大家都还在,如今只剩下他们两人。

苏桓也有同样的思绪,比起之前,他沉默多了。

常风先开了口:“苏桓,对不起,我应该和你们在一起。”

苏桓马上说:“这不关你的事。”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也不是她的错。”

“是我的错。”常风看他一眼,苦笑道。

“风哥,没有人知道会这样。”

“但我应该有预警。没有察觉到危险就是我的责任。是我放松了警惕,我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干什么!

我活了三十多年,这是唯一一次我没有把使命放在心上,就这一次……他们是我害死的。”

“不是你……兽族蓄谋已久,就算没有林湘,他们也会发动突袭的。你不应该把所有责任一个人挑起来。这对林湘不公平。”

“这件事不能用公平来衡量。我不可能在大家因为我的失职而死去后若无其事。”

“我要是再问你爱不爱她,你会不会再打我一拳?”

常风吸了一口气说:“苏桓,我不知道还该说什么。”

苏桓说:“她心里有你的,直到现在。”

“那就让她忘记吧。”

“如果她是人类,会不一样吗?”

常风看了他一眼:“与她是谁无关。苏桓,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我不应该给她任何希望。”

苏桓低下头,好一会儿没有再说什么。

忽然,苏桓说道:“风哥,我跟你说过吗?小时候,每次知道你回灵契城,我们都会趴在训练场墙头上偷看你,林湘爬不上墙头,在下面哭,我就背着她爬上去。

我以前常想,我要成为像你一样的大英雄。能到你手下是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但跟你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你骂我骂得对,我总是感情用事。有时我甚至觉得我不配当一个超能人,因为我会忍不住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我被关在独木林那些日子,是我这辈子中最放松的时候,除了给他们搞搞安保,我没有非做不可的事。

当时我就想,就这样挺好的,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死了,没有人会再对我有期待。”

“很抱歉,苏桓……”

“不,风哥,要道歉的是我。”

苏桓打断了常风的话,他一鼓作气地往下说:“我不像你这样勇于承担,我很自私……

如果,我是说,如果灵契团担心的是狼王的出现会统一兽族,担心他们会在狼王的号召下找到狼灵血威胁人族,那么,如果没有狼王呢?

林湘不会是狼王,她和我一起长大,她就是个离开了我照顾就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一塌糊涂的小女孩。

她不会统一兽族,不会威胁人族,我会带她离开,我会……替你对她好。”

常风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如鲠在喉。

他无法回应苏桓有关林湘身份的断言,他也没有资格回应苏桓的请求,他和她之间,是他亲手画上了句号。

常风最终说:“你不需要代替我……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对她好。”

“我一直都是。”

“也许你是对的。”常风轻轻说道。

常风压下心里的千丝万缕,看了看车窗外,路灯在不断后退。

他关上车窗,对苏桓说:“他知道我们来了。”

苏桓心领神会。

他们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走进了粤城分部。

苏桓抬头看了看,安保系统已恢复,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测下,而进门后,一路走来没有遇到一个人,显然是故意为之。

莫凡在大厅等着他们。

“长老。”常风叫了一声,苏桓只得也跟着叫。

莫凡摇了一下头:“我只是代理长老。”

苏桓忍不住说:“你代理的事情有够多的,比哪一届的正式长老都要忙。”

莫凡笑了:“苏桓,看见你还活着,我真的很高兴。

没有人比你更熟悉粤城分部的资料数据,自从上一次被袭,硬盘丢失以后,我们一直在想办法重组数据,有你在,这项工作可以事半功倍。”

苏桓眉头一皱:“你不是端了虎族吗?数据硬盘是他们拿走的。”

莫凡叹气说:“虎王是被擒了,但有几个虎子逃脱了,估计硬盘在他们手上,这是一个重大隐患。”

常风示意苏桓:“你去吧。”

莫凡说:“在你原来的控制室,四名术人,你随意调遣。”

苏桓又看了看两人,只得转身离去。莫凡没摆出把他们当囚徒的架势,他心里有气也不好发作。

莫凡定睛看着常风,说:“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我们好好谈一谈。”

回来的路上,常风料想过很多可能性,莫凡可能会不由分说再次把他投入监牢,也可能直接武力对待,要他交待一切,但断没想过他们的对话会以这种和平的形式展开。

常风说:“长老,我是回来领罪的。”

莫凡莞尔:“你有什么罪?”

常风说:“第一条罪名,分部被袭,作为队长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条罪名,我认为在荆长老的失踪之谜破解之前,林湘不该死,但我确实没有及时上报我对她的身份的察觉,也不该私自放走她。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既然自认有罪,那你为什么要逃呢?救你出去的是谁?”

“你知道是谁。”常风知道他隐瞒不了这件事,也没打算隐瞒。

“她轻易就将地牢砸破了,三百万年来,灵契团中没有人能做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莫凡往常风走近了一步:“意味着我们的敌人比我们更加强大。狼族是兽界至尊,独狼成王,所有兽族都在等一个强大到足以领导他们的兽王。

他们等她等了三百万年了,狼王是复苏狼灵血的关键。”

“她没准备与灵契团为敌。”

“她说的?你相信?”

常风无话可说,事实上林湘没亲口对此作过任何承诺。

何况,就算她承诺了,又能作数么?他能相信她吗?

“所以是真的?你和林湘?你对狼族动感情了?”莫凡语气中难以掩盖的失望。

常风再次哑然,好半晌才说:“我动过。”

“她现在在哪里?”

“事情关键不在她。”

莫凡的声音硬了起来:“我问你她在哪里。常风,上次把你关进地牢,我承认是我冲动了。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这么做。

灵契团现在所面临的危险是前所未有的,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我希望你回来接任利刃堂堂主。

但在此之前,你必须断掉和林湘的一切关系。

她是狼族,是命里注定的兽王,你是人族,是超能人,是灵契团中万里挑一的优秀战士,她必须死,她就是你天生的使命。”

“我和她已经没有关系。如果她伤害到人族,我不会手下留情。

但我不认为除去她是我们现在的第一要务。我请求异技堂启动地核能量监测,兽族的存亡,可能会影响到地核能量的波动。”

常风决定不再在林湘的问题上与莫凡纠缠,林湘就是他的软肋,他确实是做错了,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为此责备他,可是这对事情进展毫无帮助。

莫凡颇有点意外:“只要创世晶石能量稳定,地核能量波动就不会有问题。你为什么会想到要监测地核能量?”

“你应该清楚创世晶石产生了异象。长老堂出事的那天晚上,你进去祭祀殿了。”

莫凡并不否认:“我确实进去了。那天晚上情况特殊,七位长老进去后,就一直无声无息。

在场几位堂主商议后,决定让我作代表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又怎么知道创世晶石产生了异象?”

常风坦白:“荆长老曾带我到祭祀殿里,我亲眼所见创世晶石被红蓝黄三色光芒浸润。这些年来,荆长老一直在检测地核能量的波动。在他失踪以后,这些检测数据就全部被删除了。”

莫凡神色怪异起来:“你怎么知道数据被删除了?”

“田婧和萧奇说的。”

“你见过他们,他们人呢?”

“死了。”

“死了?”

“萧奇是田婧杀死的,田婧亲口承认了她是内奸,她想趁机除掉我和林湘,在搏斗中,她被杨一倩偷袭而死。”

常风没有说出心灵石的细节,他留了个心眼,尽可能地有所保留,他尚不清楚莫凡对此会有何反应。

“所以是死无对证?”莫凡不怒反笑,“就因为田婧承认了自己是内奸,而她想杀你和林湘,你就认为林湘没有与兽族勾结,认为她对灵契团、对全人族没有威胁,这是你的逻辑吗?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去猜测,我只告诉你一个事实,异技堂自从十八年前的意国大地震之后,就一直将监测地核能量波动作为一项常规工作。”

常风大感意外,他在灵契团从来没有听说过异技堂有持续监测地核能量情况,他说出他的疑惑:“你是说十八年来,没有间断过?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创世晶石能量稳定,为什么要持续监测地核能量?”

“正是因为在创世晶石能量稳定的情况下发生了那场大地震,异技堂才开始监测地核能量波动。”

“我们从来没有收到过相关数据……”

“数据从来没有过异常,也没有人认为有必要把这些正常的监测数据通知到全球近五万的超能人,但长老堂及各堂主每个季度都会收到监测结果。

你需要看我过去十八年来收到的监测报告吗?这不是什么机密文件,我随时可以调取给你看。只是,我不知道你期待从中看到什么。

或者,如果你仍有顾虑的,我通知异技堂韩硕堂主,让他安排一下,授权给苏桓查看相关数据,十八年每一天,全部记录在案。苏桓是你的人,这样你满意吗?”

莫凡的表情变得意味深长:“另外,作为代理长老,我没有资格进入祭祀殿,更加没有资格批准你进入祭祀殿去查看创世晶石。

我只能说,我在那天晚上所见的创世晶石并不是如你所说的散发着三色光芒,而是只有红光,灵契团内众所周知的、代表着人族力量的红光。”

常风骇然无比,如果莫凡所言不虚,那荆旆所做所说的一切将会完全被推翻。

三界分立的预言是假的,地核能量的波动是假的,林湘的身份也没有隐情,她寻找狼灵血,是为了兽族和灵族,与人族无关。

常风一下子如堕入了迷雾之中,真与假,虚与实,混沌不清,他没有准备好接受这样的结果。

莫凡继续说:“灵契团里,从来没有人对信念有过动摇。常风,我不希望你被利用。

为什么是你,我相信这不是偶然的。不要被感情左右,这场闹剧该完结了。

林湘必须死。”他顿了顿说,“我不会要你动手。但必须是你,向全世界公布她的身份。”

章节目录

狼灵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方菲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菲雁并收藏狼灵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