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门口,胤禛从宫里出来,想着康熙对老八的偏袒,他心中就一阵烦躁。

从几年前开始,康熙每次出巡都会让他监国,虽然做主的不仅仅只他一个,但从中能够看出康熙对他的宠信,而自打老八突然冒头后,康熙对他的偏爱明显到连太子的脸面都不顾了,就好像太子已然失宠,真正得康熙意的是老八!

这样的局面让不少摇摆不定的人直接投靠了老八的阵营,甚至老九帮着造势,突显得老八更为得人心,倒是太子以及他们这些兄长,个个都是无能之辈!

胤禛虽然能感觉到康熙定有别的用意,但作为儿子,他到底还是需要康熙这个皇阿玛的认可的,特别是在看清德妃的真面目后,他虽然也会对康熙失望,但过后依然会因为兄弟的刺激产生一种需要他认可的急迫感。

“听说福晋今日在花园设宴,后院其他人都去了?”胤禛转头问了一句。

“是的,主子爷,福晋办的是生辰宴,李侧福晋以及武格格她们都去赴宴了!”苏培盛看了胤禛一眼,如实回答。

“生辰宴,我记得福晋的生辰似乎不是今天。”胤禛对乌拉那拉氏再不满,毕竟是十几年夫妻,有些事情就算不说,潜移默化之下也能记在心上。

“苏培盛。”

“奴才在!”苏培盛连忙回答。

“挑几样福晋喜欢的东西送过去,就算是爷的一点心意。”胤禛没打算亲自过去,就这样隔着适当的距离相处,对现在的他们而言,似乎才是最好的选择。

之前的种种,胤禛可以不追究,却不能不在意,他这个人的确有心胸,但心眼同样也不大,不触及底线,他能原谅,触及底线,他或许不会要对方的命,但绝不对再给对方靠近的机会,乌拉那拉氏就是被他划分在羽翼之外的女人,他们之间的情份随着弘晖的病逝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如今他还保持着表面的和谐,也不过是为了后院的安稳,毕竟前朝事多,后院起火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对孤立无援的他而言,这些看似不大的事情其实都是不小的麻烦。

果然,一旦放下对德妃的执念,他看事情比从前来得清楚多了!

“嗻。”苏培盛领命,同时也提醒自己待会儿别忘了观察一下武格格的表情,免得主子爷问起来他回答不上来,以至于扫了爷的兴!

花园里,李氏环视一周,见众人因着自己的举动纷纷投来目光,心中一阵冷笑,目光在略过武秀宁和乌雅氏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

呵!这两个人一个夺了她的宠爱,一个拖了她的后腿,现在还在看她的笑话,真是不知是死活!

她们以为她只顾着对付乌拉那拉氏,就不会记恨她们么?

想都别想,她李氏历来记仇,向来只有她对不起人的,没有人能对不起她还活得好好的。

等她腾出手来,定然会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尊卑!

“这后院历来都只有福晋批判别人,哪里有别人批判福晋的份,而且就算有错,也得爷拿主意,至于妹妹我不过就是想提醒福晋一声,做事还是给人留余地的好,不然日后总是被人在重要场合扫了颜面,那也是活该!”李氏抬头挺胸,双眼直视乌拉那拉氏,很是强硬地道。

李氏这话一出,果然现场气氛立马变得僵硬无比,众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很僵硬,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好,毕竟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她们是真不愿意掺和进去,特别是在现在这种场合。

而且,李氏和乌拉那拉氏如今同时受胤禛冷落,得不到好处,自然就容易人心涣散,不如从前卖力,但就算如此,这两位也不是她们说不想理会就不理会的!

乌拉那拉氏眼里闪过一丝冷光,李氏说的是姚嬷嬷去思懿院的事,而乌拉那拉氏以为李氏是在讽刺她之前被八福晋奚落找茬的事,双方都没解释,但有致一同地心里记了对方一笔!

“李妹妹这话说的有道理,做人是得给人留余地,但也得看对方值不值得留余地!”乌拉那拉氏一语双关,没有正面回答李氏的话,也没有大事化小,而是直截了当地将责任反推了回去。

李氏看着寸步不让的乌拉那拉氏,心中的怒气更甚,正准备开口之际,听到一阵脚步声,放眼望去,正好看到苏培盛带着几个小太监端着托盘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来送贺礼的。

武秀宁挑了挑眉,本以为可以看到乌拉那拉氏和李氏彻底撕破脸,现在好了,胤禛这样横插一脚,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出戏都要提前结束了!

“奴才给福晋请安!”苏培盛上前两步,冲着乌拉那拉氏行礼。

“起来吧!”乌拉那拉氏在见到苏培盛过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调整好表情了,端庄高贵,举止优雅,怎么看也看不出刚才的讥诮和嚣张。

“谢福晋。”苏培盛站起身,挥手的瞬间,身后的小太监上前两步将托盘微微呈到乌拉那拉氏能看到的地方,道:“主子爷听闻福晋在花园里办生辰宴,故让奴才给福晋送来贺礼。”

“好,帮我多谢爷。”乌拉那拉氏点头,一旁的春诗和夏月立马上前接过托盘。

苏培盛见状也不再多说,转身的瞬间看向坐在一旁的武秀宁,见她嘴角噙着一丝浅笑,明显心情不错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受刁难,松了口气的同时,带着人往前院去了。

众人见苏培盛亲自送来贺礼,一时心思各异,李氏抿着嘴唇,可能是顾及胤禛的态度,最终还是将这口气给咽下来,而宋氏等人见乌拉那拉氏压制了李氏,一个个地又恢复了往日的谄媚。

至于武秀宁,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看戏的人,甭管谁输谁赢,都不会影响她,倒是一旁的乌雅氏,平白避过了一场灾难,毕竟在座的不管是乌拉那拉氏还是李氏,那都不是好惹的,真要惹怒了,对付一个格格,还是很简单的!

生辰宴最终以乌拉那拉氏技胜一筹而结束,武秀宁虽然只是一个陪客,但好歹看了一出好戏,至于其他人,李氏被怼得当众离场,宋氏等人对乌拉那拉氏再三讨好,一时间原本有些沉寂下来的乌拉那拉氏再次冒头。

虽然乌拉那拉氏并没有拿回管家权,但武秀宁知道胤禛的态度回暖会让乌拉那拉氏以及后院的人联想很多,甚至做出更多的事情来改变自己的处境。

不过今儿个这么一闹,乌拉那拉氏和李氏也算是彻底对上,也就是说,现在的格局是两虎相争,若再推波助澜一把,将德妃拉进来,这下子要不热闹都不行了!

生辰宴后,武秀宁忙着制造乌拉那拉氏和李氏之间的矛盾,顺带着再放出些许风声,让乌拉那拉氏得知李氏的手笔有一半是来自于德妃的指使,那剩下的,自然是有仇报仇了!

乌拉那拉氏这个人历来记仇,你以为她放下的时候,其实她比谁都记得深,甚至动起手来比谁都为得狠。

这一日,武秀宁正同弘昱坐在炕上玩抛球的游戏,别看这游戏大人玩着无聊,可对于弘昱这般年纪的孩子而言,能跟父母一起玩耍就是最开心的事!

“武主子,宫里传来消息,德妃娘娘发动了!”姚嬷嬷过来说这个消息时,一改往日的严肃,嘴角带笑,眼神清亮,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了!

“发动了?不是说还有一个多月吗?”武秀宁一惊,不自觉地坐了起来。

“是,但今儿个十四阿哥和德妃娘娘发生了冲突,争吵之下,十四阿哥无意推了德妃娘娘一把!”说到这里,很少笑的姚嬷嬷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无意?这个词用得好。”武秀宁笑道。

“武主子说的是。”姚嬷嬷点了点头。

若当初德妃能对主子爷好一点,也许姚嬷嬷的怨气还不会这么重,谁知这德妃不仅对不起旧主,还苛待自己的孩子,如此作为,也难姚嬷嬷他们这些老人会对她如此不满了!

“既然已经生产了,那咱们就直接等结果吧!”武秀宁话中有话地道。

她要等的不是德妃生男生女的结果,而是乌拉那拉氏用药之后的结果,虽然上一世的武秀宁对她手中的药品的种类不是很清楚,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端倪的。

“是。”姚嬷嬷点头行礼,出去之后却传了个消息,让人盯紧永和宫,看看最后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不知不觉中,夜色越来越深了,等到胤禛过来的武秀宁什么都没说,同往常一样,先给他准备一点好克化的食物,等他用过再侍候他梳洗,然后就寝。

她知道德妃生产的事肯定会影响到他,遇上这种事,他若是愿意说,那她就听,他若是不愿意提,她就当不知道,毕竟再亲密的人,也需要自己的空间。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