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约定的地方,不仅乌拉那拉氏这个设宴的人早已在座,就是许久未见的宋氏,投靠乌拉那拉氏的钮钴禄氏等人也早早地到了。

看来乌拉那拉氏并没有她想得那般稳如泰山,想来姚嬷嬷的举动到底是惊动了她,不然依乌拉那拉氏的性子,如何肯提前过生辰,还将她们这些妾侍统统请来一续。

“婢妾给福晋请安!”武秀宁冲着乌拉那拉氏行礼。

“起来吧!”乌拉那拉氏表情平和地抬了抬手。

经历了种种打击,乌拉那拉氏心是纵使有千般不甘,万般不愿,时间也会让她慢慢接受所有,更何况她从来都是理智的。

因着在座的其他人同武秀宁位份相当,即便行礼也都是平礼,没什么必要一般都是点头示好,其他的端看个人选择。武秀宁作为有子有宠的格格,底气肯定比其他人足,但没人主动挑衅的话,她也不会伸手打脸!

在座的甭管之前是否有恩怨,至少表面上没人想得罪武秀宁,就连吃了大亏的宋氏,心中再恨,见面时也带着三分笑,这就是现实,谁有宠谁有子谁就有底气。

武秀宁没想跟谁攀交情,自觉地挑了个不偏不倚的位置坐下来,别人不跟她说话,她也不觉得孤单,一个人欣赏风景,倒也挺自得其乐的。

宋氏等人也没想跟武秀宁说话,倒是钮钴禄氏想借机拉近距离,只是碍于乌拉那拉氏,这才歇了心思,但只要武秀宁看过来,她必定是笑脸相迎的。

很快,后院的妾侍一个接着一个过来,唯有李氏,总是最后一个到不说,那架子、排场可是排得比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还足,看那样子,不像是来参加宴会的,倒像是来找茬的。

因着李氏的位份只在乌拉那拉氏之下,众人之上,所以除乌拉那拉氏之外,其他人都要起身,武秀宁也一样。

“给福晋请安了。”李氏说着冲着乌拉那拉氏行了一礼。

“李妹妹贵人事多,我自是不好多说,不过既然是来晚了,自罚一杯还是要的。”乌拉那拉氏眼神平静,嘴角略弯,举止不紧不缓,一派大家风范。

作为福晋,乌拉那拉氏的确有坐等别人行礼的权利,别说李氏现在不得宠,就是得宠,这该守的规矩依旧要守。但是,乌拉那拉氏现在的举动明显有些怠慢,就好像整个宴会没有一个跟她平起平坐的人,她就可以连个正眼都不给别人,端是随意!

对于乌拉那拉氏的怠慢,李氏面上倒也看不出什么来,可说出来的话却意有所指:“既然来迟了,那这杯酒自然是要喝的,就是不知道这酒是否让人喝的安心?”

看李氏说话的语气和神色,也不知道是故意的或是一时气急,反正今日是乌拉那拉氏设宴,该怎么应对看得不是她,武秀宁默不作声,做好旁观者。要知道自打姚嬷嬷动手的那天开始,她就盼着乌拉那拉氏和李氏对上,不然这后院真平静下来,首当其冲要被针对的就是她这个有子且有宠的小格格了!

“倒是让李妹妹忧心了,这酒我先喝,若这还不能让李妹妹放心,李妹妹倒是可以再准备一个专门试酒的人!”乌拉那拉氏不为所动,似乎李氏的话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一下子,高下立现,明明是防着乌拉那拉氏的事,倒显得李氏咄咄逼人了,但李氏心里憋着一口气,半点没有退让的意思。

坐壁上观的众妾侍都很默契地没有说话,乌雅氏端坐在武秀宁身旁,目光紧紧地盯着两人,她可没忘自己之前可是答应过武秀宁什么!虽然没有她,李氏和乌拉那拉氏也对上了,可只是这样可不行,所以她必须抓住适当的时机加把火!

相较于中立的乌雅氏、武秀宁等人,早早投靠乌拉那拉氏和李氏那边的人却十分忐忑,既怕自己出头得罪人,又怕不出头被找麻烦,总之左右为难。

“试酒的人就不必了,毕竟有些药又不是立马发作,且以福晋的聪慧,要得可从来都不是别人小命!”李氏只要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策反的人没了,甚至还为此惹得一身腥,就撕碎乌拉那拉氏这个贱人!

乌拉那拉氏眯着眼,似乎对于李氏这不管不顾的态度有些疑惑,以往她们也不是没有针锋相对的时候,但彼此还是留一线,但现在李氏这一副要拼命的架势算怎么回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乌拉那拉氏断定,这其中必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不然李氏不会摆出这副玉石俱焚的作派,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乌拉那拉氏垂目,思绪翻转,大胆假设!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一旁的武秀宁,她突然想到前些日子姚嬷嬷似乎大张其鼓地去了一趟思懿院,难道是武秀宁做得手脚?不,姚嬷嬷是谁的人她心里很清楚,就算武秀宁得宠,就算武秀宁生再多的孩子,姚嬷嬷都不可能为她所用,如此,姚嬷嬷突袭思懿院就只能是跟永和宫里那位有关,毕竟姚嬷嬷的旧主和德妃之间的恩怨,根本解释不清。

以往姚嬷嬷顾及爷自动避让,而现在爷主动疏离德妃,难保不让姚嬷嬷起其他的心思,不过有一点她能确定的就是姚嬷嬷不会主动针对李氏,如此就证明李氏必然是跟德妃有来往才会引发这一切。只是,这一切明显与她无关,李氏为什么要针对她?

是德妃许了李氏什么好处?还是其他人推波助澜,惹得李氏误会了什么?

乌拉那拉氏脑海里浮现出种种猜测,但现实是如今的她已然不再是过去那个高高在上可以肆意掌握他人命运的嫡福晋了,从她失去弘晖,失去管家权开始,她就已经不可能再像从前那般光明正大地对眼前这些人下手了!

“哦,李妹妹说我不要别人的命,那李妹妹闹这一出又是为了什么?福晋之位吗?”乌拉那拉氏对于李氏的指责并不怵,就算昔日种种全都摆在眼前,可谁又有证据。

乌拉那拉氏表现得一点都不受李氏影响,态度依旧,架势端得比谁都足,那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直刺激的人怒火直冒!

李氏眯着双眼,手里端着酒杯,心里却思索着是不是该继续。

从天堂低落谷底也不过就是一瞬间,明明她依旧貌美,却再也吸引不了胤禛的目光,胤禛若来她这思懿院,必然是看孩子,而不是看她,如此大的落差怎么可能让习惯了众人追捧的她的受,而德妃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会让人给她送消息。

她心知玉竹的事不过就是德妃给的甜头,她不接也得接,毕竟一个玉竹已经让她接连失误和损失了不少人手和机会,她输不起,她的儿子也输不起。

为此,她不得不按德妃的吩咐做,至于乌拉那拉氏这边,她不过就是咽不下那口气(李氏认定姚嬷嬷所为是玉竹报得信,乌拉那拉氏的算计),这才趁着乌拉那拉那拉氏设宴找茬,为得就是给乌拉那拉氏添堵!

“福晋之位我可不敢想,我只是害怕福晋表面贤惠,暗地里又逼人撞墙!”

一句撞墙,惹得众人都看向了一旁的乌雅氏,毕竟当初那一闹,影响之大,到现在还未完全消散,李氏再提,众人心里难免会有顾忌,一时间,拿着酒杯的人再不敢喝这杯中的酒,就把这酒里真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能在后院里安稳地活下来的人都不是傻子,当时的事情她们都清楚有猫腻,不然也不会联合起来对付乌拉那拉氏,只可惜后来被乌拉那拉氏分而化之给打散了,可以说没有信任的团体,永远成了不气候!

现在旧事再提,也不过就是乱了人心,平白给乌拉那拉氏添堵罢了!

“是吗?那李妹妹倒是撞一个,别光说不练,你若是撞不死本福晋还不依,本福晋倒是要看看你死了,爷是不是能为了你废了我这个皇上亲赐的四福晋!”乌拉那拉氏之前败得那般突然,那是因为她这一路走来太顺了,顺到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栽跟头,现在她栽了中头,跌到谷地,看似难过,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沉寂一段时间罢了。

“你——”李氏看着乌拉那拉氏那嚣张的模样,冷笑一声:“福晋现在不装贤惠了,我就说嘛,这人怎么可能没有嫉妒之心,装得再好,也掩盖不了那副黑心肠!”

“所以,本福晋设宴,李妹妹是想趁此批判本福晋吗?”乌拉那拉氏沉下脸,一脸不屑地看着李氏问道。

李氏看着乌拉那拉氏这原形毕露的模样,越发笃定姚嬷嬷之事是她的手笔,虽然她恨不得当着所有人的面扒了她这身皮,可她心里也清楚,不是时候!

人脏并获才能说明问题,不然就算是事实那也是胡乱攀咬。

这你来我往的机锋看得众人心口直泛疼,好好的一个宴,就不能安安稳稳地让人吃个饭聊个天,非得闹得火花四溅……

“说来……”李氏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心道,来了,又来了,也不知道这一次两人是想决出胜负,还是直接撕破脸皮,她们只盼着别殃及无辜!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