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秀宁从来都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即便上一世的遭遇让她心生戾气,但她一直坚守着自己底线,可以说她奉行的一直都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这一套,就算是上一世屡次欺负她的乌雅氏,她也没想过赶尽杀绝,但有的人可以因为同样的命运放其一马,那有的人就只能用性命来还上一世的债。

眼下乌拉那拉氏的手段的确够阴损,可不得不说对她也有好处,像德妃这样的人,即便她翻身也不可能明着对付,如此,拖垮德妃才是她们最好的选择,明显乌拉那拉氏在这一点上同她是一样的想法。

毕竟胤禛对德妃的执念太深,就算这一世及早醒悟,谁能保证德妃换了态度他就一定不会妥协,为了避免惹祸上身,不只是乌拉那拉氏和她,怕是其他人也没想过要德妃的命!

“真没想到福晋竟有这破釜沉舟的勇气!”也对,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德妃对乌拉那拉氏的刁难从未停止,就算丢了管家权,也得三五不时地被德妃召进宫去奚落。

记得上一世胤禛入主皇宫,乌拉那拉氏自然而然地就成了皇后,可就是那个时候,德妃也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甚至处处跟她作对,不,应该说是跟胤禛作对,毕竟当时的康熙明明表现得更加重视十四阿哥,可转头却立了胤禛为帝,偏心惯了的德妃自然不能接受那样的结果,作天作地,自以为能挽回一切,却不想最后不仅作死了自己,还连累了她放心尖上的十四阿哥!

说来说去,还是德妃太过看得起自己,也是,胤禛当初有多纵容她,那时的她就有多嚣张,可惜人的耐心是有限的,即便是亲娘,也不可能无境止地纵容,特别是他们母子压根就没有感情基础,一切不过是源自于胤禛对母爱的渴望,过了这个线,再多的渴望也会被现实取代!

等到德妃明白一切时,她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十四阿哥也彻底因她而凉凉了,至于胤禛虽然会因此而痛苦,但也不是不能承受。

不得不说,德妃这人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靠着自己的聪明哄好了康熙,却又因为自作聪明毁了自己和两个儿子。

“主子,那咱们可要动手阻止福晋的计划……”

“为什么要阻止!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有人知道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能为德妃一个嫔妃动手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成?更何况如今的德妃还在往府里伸手,而蛰伏许久的福晋也蠢蠢欲动,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搅浑这一池水,让她们自己去斗!”武秀宁垂着眼敛,沉声说道。

若是没有机会,她只能一直等着,毕竟重活一世并不代表她想做什么都能成,一切还得慢慢筹谋,至少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人摆布,不知反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活人永远都争不过死人,这一点看佟皇后就知道,毕竟当初的佟皇后会抚养胤禛也是有目的的,真要说什么深情厚谊也是后来处出来的,如今,人死了,留在记忆里的就只剩下美好了。同样的德妃若是死了,胤禛心里的怨气怕是就要散了,没等到胤禛彻底对德妃绝望,武秀宁是不可能让德妃死的。

不过德妃想要对付她,她却不会傻愣愣地等着人家算计,正好乌拉那拉氏动了,李氏也动了,再加上德妃的奸计,三人凑一起,不管谁跟谁斗,她就算不得好处,至少也能看一场好戏吧!

至于胤禛那边,她是不会主动去说的,毕竟她一点都不想德妃好,更不想好不容易脱离泥潭的胤禛再心软回去。

“可是主子,现在德妃针对的不是你吗?”德妃结果如何,绿芜一点都不在乎,她担心的是自家主子的安危!

“是我也不是我,依着德妃的性子,她既然想利用乌雅氏牵制福晋,又想利用李氏当后手,花了这么多心思,那么她的目的肯定不会是后院的妾侍,而是子嗣!”武秀宁说道,她从不小看德妃的黑心,也习惯用最恶毒的想法去揣测她,而每每如此她都能得出最靠近真相的结果。

“德妃她疯……”绿芜是想说德妃她疯了吗,只是碍于身份,及时住了嘴。

武秀宁并没有指责绿芜,因为她真正了解到德妃的心思时,她的想法跟绿芜一样——那就是一个疯女人,没有理智可言!

“德妃她清楚的很,爷在她心里是佟皇后的儿子,可不是她的儿子,她可以心疼十四阿哥,心疼她肚子里这个,却不会心疼爷,特别是在爷脱离了她的掌控之后,她走得每一步都是为了让爷投降。”武秀宁的话点到即止,毕竟她的很多结论均来自上一世的记忆,说的太多反而不好解释。

当然,她是信任绿芜的,只是她不确定她的这些话让姚嬷嬷听到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毕竟她与姚嬷嬷之间名为主仆,实为合作对象,双方只要不触及底线,一切好说,但她还是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怀疑,毕竟她还得倚重姚嬷嬷的本事和人脉。

“那主子打算如何?”

“还能如何?既然乌雅氏已经答应了那就等她和福晋对上,毕竟好戏才刚开场,咱们冷眼看着便是。”

武秀宁嘴上是这么说,转过身她还是坑了李氏一把,毕竟只有一个乌雅氏,这戏怕是唱不起来,与其闹个虎头蛇尾,还不如让她推上一把,让她们退无可退。

姚嬷嬷不知道武秀宁真正的想法,她对于德妃之敏感,那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所以一察觉到不去,立马就报给了胤禛,而胤禛在后院安排的暗卫自然也有消息,两两相对,李氏不想背锅都不行!

下面的人做事,行事举止看得都是主子的意思,胤禛既然能点头,那姚嬷嬷定然不会给李氏留面子,所以连解释都不需要,这些跟永和宫有过接触的人就直接让姚嬷嬷给带走了。

李氏见姚嬷嬷这利落的行事,气白了一张脸,但比起生气,她更痛恨透露消息的人,一次两次的都吃身边人的亏,这叫李氏如何忍!

“主子,看姚嬷嬷的架势,应该是主子爷的吩咐!”玉竹有些心惊地道。

李氏突地一巴掌煽到玉竹的脸上,冷喝道:“本侧福晋还用你提醒,不是爷的吩咐,姚嬷嬷别说把人带走,就是她自己指不定还得留下来!”

被打得有些发懵的玉竹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李氏,等察觉到李氏眼底的冷光,这才一脸惊慌地收回眼神,垂下头来的瞬间,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

李氏冷笑地看着玉竹,查了这么久,她竟然没看出来自己身边的内贼居然是她最信任的大丫鬟,难怪怎么查都查不出来,躲在她身边让人怎么查,这根本就是灯下黑。

若不是永和宫的人送来消息,她怕是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查清事情的来胧去脉,可就是这样她还是吃了亏,不然她才跟永和宫的人接上头,怎么爷那边就得到了消息,姚嬷嬷还来得这么快!

一想到她好不容易策反的那几个效忠德妃的奴才就这样被姚嬷嬷给带走了,她不由得怒火中烧,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就不该答应德妃的要求,换来一个根本就没用上的消息。

早知道会损失这些人,她还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可惜她答应了德妃,那就不得不出手,至于玉竹这个小贱人,她并不急着处置,人都损失了,她若是不利用她一把,如何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对她的信任!

六月里天朗气清,景色正美,沉寂许久的乌拉那拉氏突然借着自己的生辰的名头,约后院众妾侍午后到花园一聚。

收到消息后,武秀宁并未觉得讶意,这鱼饵已经抛出去了,后院要是一点水花都没有才叫怪!待武秀宁将弘昱安排好,临行前嘱咐绿芜几句,这才带着澜衣前往花园赴宴,至于姚嬷嬷,则被留下来照顾弘昱。

四贝勒府的花园并不像其他府邸弄得精致花俏,很是清幽,这个时候景色正美,想来在这里办生辰宴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往年乌拉那拉氏遵从胤禛节俭的行事作风,生辰宴都没有大办,毕竟胤禛一个男主人的生辰宴都简简单单,她一个女主人如何能越过去,至于不过就是办个品茶品花宴,约上阿哥福晋以及相好的命妇一起热闹,拉进关系的同时还能打击一下妾侍们给自己出口恶气。

像现在这样,不请外人,只妻妾共处,说白了,乌拉那拉氏是要脸,怕人知道她没了管家权,是一个名不副实的嫡福晋!

转过回廊,便到了花园,入眼的便是一片精致的绿意,如今这个时节,正是花草茂盛的时候,四周都是美景,简单装扮一下便可以直接开宴,且不会让人有种被慢怠的感觉!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