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乌雅氏对德妃的防备如此之深!

武秀宁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德妃娘娘的手段的确厉害,可是现在她要为难的是乌雅姐姐你,而不是我!”所以,真正该想办法的人是你自己,就算德妃打得并不是乌拉那拉氏的主意,而是弘昱的主意,她前头不是还挡着一个李氏么!

乌雅氏听了武秀宁的话,淡然一笑,道:“武妹妹说的不错,可是武妹妹别忘了,这府里除了我,敢于同德妃娘娘合作的还有一个人!”

“那乌雅姐姐想如何?”武秀宁并不急,就算李氏也是敌人,该急的也不是她,她不能让乌雅氏产生一个错觉,一个只要她回头她就可以原谅且帮她的错觉。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事情摊出来讲,虽说现在最着急的人是我,可武妹妹也不得不防,毕竟谁也不知道德妃娘娘还有什么后招!”乌雅氏这话说的敞亮,倒也让人生不出厌恶之心来。

从得到梦境中的启示到现在,乌雅氏虽然有的时候难免还是会犯糊涂,但大多时候她很清楚人蠢就不要作,人傻就少说话,不然作死的是自己!

这世上从来就不缺聪明人,乌雅氏自以为聪明,却差点搭上一条命,而德妃不管是在利用她之前还是利用她之后,都不过是说了几句好听的话,连一点实质的好处都没有,她往上凑一次叫相信亲情,若吃了苦头还往上凑,那就叫找死,怪不得谁!

而且胤禛的态度很明确,不管是进府之前还是进府之后,他对乌雅氏都相当地冷淡,即便是宠幸,那也只是碍于规矩,并不掺杂个人情感,特别是他主动同永和宫拉开距离之后,他就算偶尔过来她这竹意轩,那也只是为了看孩子,而不是看她。可以说,她这个格格若非有一女傍身,怕是真要孤独终老了!

“乌雅姐姐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事情尚未发生,谁也不能保证结果,而且德妃娘娘产期在即,谁能保证她有多余精力用在我们这些小人物身上,毕竟我们再重要还能重要得过德妃娘娘肚子里的皇嗣?”话是那样说,但武秀宁并不打算出白工,该做的事她是要做,但该要的好处她也绝不放弃。

“那武妹妹要如何才肯出手!”乌雅氏敛去笑意,一脸认真地看向她问。

她也没想仅凭几句话就把事情办成,刚才不过是试探一二,能成最好,不能成再让出利益来,反正这事总得解决,毕竟放不下自己的家人,也不想总让德妃威胁!

“这可就得看乌雅姐姐的能耐了,德妃娘娘威胁乌雅姐姐对付福晋,无非就是为了转移注意力,那转移注意力之后,她想要得到什么,就得看乌雅姐姐能不能探听出来了?”武秀宁笑道。

乌雅氏闻言,面色微红,她只顾着试探讲条件,到忘了以德妃的心计,绝不可能做这种突兀之事,轻咳两声,她这才将家人传来的消息一一说了,甚至连思懿院那边打听来的消息也一并说了。

其实自**雅氏知道德妃是拿她的命当探路石后,便跟家人通了气,现在不只是她们一家,还有好几家都起了异心,毕竟谁也不想当别人的垫脚石,一个家族可以不在乎一个女儿,但好不容易才培养出一个女儿的小家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利益,所以得知自家女儿是垫脚石后,这原本想凭着女儿的出头的雄心就彻底转化成了恨意。

若非如此,德妃有孕后,怎么可能被折腾的这么狠,更甚至还让人算计到了她面前,说来说去,不过是原先为她卖命的人,现在已经不那么卖命了,甚至很多时候,还会对别人的手段视而不见。

“原来如此,看来李侧福晋和德妃娘娘之间的合作很是紧密,爷都明确表示要同永和宫拉开距离了,李侧福晋还往上凑,想来德妃娘娘许得好处很是诱人呐!”武秀宁笑着说了两句,又道:“既然李侧福晋想一条道走到黑,那么乌雅姐姐不妨先照着德妃娘娘的话做,必要时也可以将德妃的强迫以及李侧福晋的心思透露给福晋,到进不用乌雅姐姐出手,这危机也能自行解除!”

德妃的处境武秀宁知道的并不清楚,隔了一道宫墙,即使有姚嬷嬷带来的消息,也很难判断真假,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德妃这一胎怀得并不安稳,不然这永和宫也不会怨声载道,备受宠爱的十四阿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避而不见。

这可不是母子情深的体现啊,满心满眼都是十四阿哥的德妃,现在也有了力不从心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为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继续委屈十四阿哥,而十四阿哥又是否能一直体谅德妃的不易?

武秀宁是真的想知道结果,毕竟这四贝勒府上上下下就没谁没吃过德妃的亏,是德妃的亲儿子尚且不能避免,她们这些家眷就更不用说了,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德妃临近产期居然还惦记着她们这些小卒子,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该觉得荣幸呢还是该觉得好笑呢!

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值得德妃日夜惦记,恨不得这四贝勒府全死绝了才甘心!

想到这里武秀宁突然才发现乌拉那拉氏那边这段日子安静的有些过火,就好像事情已经做成了,就等着结果,等等,若是事情真的成了,那她要从哪方面入手?

肚子?她怎么忘了依着德妃如今的地位,她在乎的东西无非就那几样,根本不好入手,若是从德妃的肚子入手,不管是不是平安生产,都消耗了德妃的生气,分化了她和十四阿哥的母子之前!

果然,这会咬人的狗不叫,而乌拉那拉氏在蛰伏了一段时间之后,阴起人来更是厉害,方方面面都算计到了,那真要跟她对上,怕是讨不了好,但要是让她和李氏,或者和德妃对上,对她们来说,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她们这些小卒子,想要的只是安安稳稳的生活,并非你死我活的争斗,既然对方容不下她们,那她们凭什么承受这不公平的一切,若不是她记得上一世的种种,她又凭什么扛住德妃、乌拉那拉氏的雷霆手段!

“有武妹妹这话,我也就放心了。”乌雅氏见武秀宁肯帮着自己出谋划策,心里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武秀宁见状,有趣地挑眉道:“这还要多谢乌雅姐姐的信任了。”

乌雅氏失笑,道:“不,应该是我多谢武妹妹不计前嫌,还愿意帮我解决这个**烦!”

“那也是乌雅姐姐想得透彻。”武秀宁笑了笑,随后又道:“有些事情虽然冒险,但有利于大家的,乌雅姐姐就算做了,我也不会介意,好了,我也打扰乌雅姐姐多时了,就告辞了。”

只要对方一直通透,这一辈子总能在这后院占据一席之地,虽说之前乌雅氏的举动让她颇为心寒,但细细想来,她们之间其实也没什么交情可言!

既然是互利互惠,这样的距离才是最好的,走得太近反而容易失去警惕之心,就这样不远不近地处着,也能时时提醒自己,这后院的人只能合作,不能亲近,如此谁也不欠谁!武秀宁心里想着,然后一脸失笑地回了揽月轩。

武秀宁回了揽月轩后,第一件事就是让绿芜去打听正院那边的消息,近几个月的都要,甭管有用无用,先打听来了再说。

几天后,武秀宁刚哄睡了弘昱,就见绿芜和澜衣脸色凝重地走了进来,等武秀宁让奶嬷嬷将弘昱抱下去后,绿芜才上前将打听到的消息一一说出。

“主子,福晋那边确实同宫里有联系,且似乎是真的做了什么?”

“可有打听到详细的经过,毕竟有些事情知道的越清楚才越是有利于咱们的行动。”武秀宁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不算详细,但奴婢听正院的粗使丫鬟说,有一次晚上她路过院子时,恰好听到曲嬷嬷跟什么人说话,当时她急着回去倒没仔细听,更没在意,要不是奴婢问起她指不定早就忘了。”

“怎么说?”难道还有什么内情不成?竟然能让绿芜和澜衣都变了脸色。

“主子,那粗使丫鬟说的随意,说是听到什么用药成功,生产即拖垮身子,因着后院没有人有孕,她只以为是下人之间的龌龊,没太在意,但奴婢记得主子之前曾说过,德妃这胎来得太过突然,怕是做了什么手脚,两者联系到一起,奴婢大胆猜测,德妃会怀上这胎怕是要归功于福晋!”

“什么?”武秀宁一脸惊讶,她虽然预想过乌拉那拉氏对德妃的肚子动手,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而且对方做了这么多事居然连德妃这个当事人都瞒过去了,这结果还真是出乎意料

“主子,这事奴婢虽然是靠猜测,但是这事本身就透着一股古怪的意味,而且奴婢怕有错,多花了点时间打探,发现曲嬷嬷很早之前就跟宫里有了联系,一开始非常的频繁,等德妃娘娘有孕之后就平静了下来,近来次数慢慢地又增加了,前几天还传过一次消息,具体内容是什么,奴婢不知道,但眼瞧着德妃娘娘的产期越来越近,这能做手脚大概也就只有这里了!”正院那边的行事谨慎到这种地步,可见筹谋之大,算计之深!

听绿芜这么一说,之前很多想不通的事情此时都有了答案,她就说,德妃一把年纪了,宠爱不显,虽然不至于一副日落稀山的模样,却也少有宠爱,怎么突然之间就有孕了,看来没有乌拉那拉氏的算计,德妃未必能怀上这一胎,毕竟她可是清楚乌拉那拉氏手上有着不少前朝秘药。

世家大族,底蕴深厚,指得可并不只是简单的地位、人脉,还有暗藏的势力以及别人触及不到的阴私。

上一世后院这么多人中招都未曾将乌拉那拉氏扯出来,一是她手中有权,二是她手里握有的东西少有人知,若非上一世武秀宁几十年如一日地讨好乌拉那拉氏,她也不可能知道乌拉那拉氏手里有什么!

说来正是因为知道,她才没想一开始就对上乌拉那拉氏,反而是她立起来后,才敢这般堂堂正正地算计于她,说来说去,她有上一世的记忆帮忙,也有上一世的记忆带来的影响。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