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瞧着事情马上就有转机了,乌雅氏忍着气,趁着今儿个天气好,想出去转转换换心情。

竹意轩的位置不偏不倚,但是离园子到底还是有些距离的,左不过是几步路的事,有心想换换心情的乌雅氏倒也没在意。

跟在乌雅氏身后的齐嬷嬷已经被乌雅氏的暴脾气给吓怕了,好不容易熬过三天,只要不出意外,主子爷今儿个定然会到竹意轩来。可乌雅氏不愿意老老实实在呆在院子里,她怕对方生事便只能跟在后面。

这一路上倒也没什么事,即便遇上那酸言酸语的格格侍妾的,乌雅氏也不是好欺负的,那张利嘴怼天怼地怼空气,更何况只是怼几个格格侍妾。

被怼得不轻的几个格格侍妾纵使心有不甘,可说不过就是说不过,再加上乌雅氏是德妃的侄女,嘴硬怼上两句倒罢,真动起手来,倒霉的还是她们,所以最终也不过酸两句,浑当给自己一个安慰。

闹了这么一出,乌雅氏也没什么心思逛园子,正想着打转回去时,突然听到前面假山处传来一阵说话声,原本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院子里丫鬟婆子,甚至是小厮,无事时嚼舌根子,本就是常事,但让她在意的却是‘武格格’‘乌雅格格’这样的称呼,涉及自己,她自然要弄清楚。

“你说今晚主子爷会去揽月轩还是去竹意轩?”一个丫鬟语气暧昧地低笑道。

“你这小蹄子,主子的笑话也敢拿在嘴边说。”另一个丫鬟笑着打趣一句,又道:“说起来我倒是觉得揽月轩更有可能,毕竟主子爷从未为谁破过例,可偏偏就为这武格格破了例,你说这是为什么?还不是武格格合了主子爷的心意呗!”

明明是一句玩笑话,可是这丫鬟的语气却一点都不含糊,话里话外都捧着武秀宁:“你瞧着规矩是规矩,可这规矩也是人定的,主子爷若是想改,难不成还有人能反对不成。”

“说的也是,可惜了那位乌雅格格,虽然是德妃娘娘的侄女,可谁让她不讨主子爷欢心呢!”

乌雅氏满脸铁青,越听就越气,气得浑身直发抖。

“好啊,这样嚣张的奴才我还是第一次见,对主子评头论足,真是不知死活东西……”

“格格,冷静一点,难道你不觉得这事来得太过巧合吗?”一旁的齐嬷嬷眼神闪烁,乌雅氏生气是因为涉及自己的利益,而她作为局外人,看到的东西明显更多一些,这根本就是一场有预谋的算计。

“什么!”

“格格,有些话咱们回去再说。”齐嬷嬷看着她一脸错愕的模样,低声道。

别看乌雅氏冲动鲁莽,可论聪明她还是有几分的,再加上齐嬷嬷这几天反复给她洗脑,她虽然没有全部听进去,但是却认定齐嬷嬷是个有本事的,所以眼见她说的这般郑重,她难免会受其影响。

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竹意轩,乌雅氏虽然没有冲出去处置那两个丫鬟,但是她们说的那些话却不断地在她脑中盘旋。

一想到那些话,乌雅氏就恨不得将那两个说闲话的小丫鬟给杖毙了。

自打进府之后,但凡遇上这武秀宁她便事事不顺,先是被她抢了先机,然后又被乌拉那拉氏等人挤兑排斥,如今就连这府里的下人都开始讨好武秀宁而视她于无物,这叫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她现在真的恨死武秀宁了,若不是齐嬷嬷拦着,她真想冲到揽月轩去找她分出一个高低来。明明一直有优势的人是她,凭什么占便宜的人却是武秀宁。

“嬷嬷有话就说吧!”深吸一口气,乌雅氏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道。

齐嬷嬷见乌雅氏从冲动到强行压下怒火,心中虽然无奈,倒也还算满意,至少比从前来得有长进,知道压抑自己的脾气:“格格难道不觉得那些话明显就是故意说给你听的吗?”

“嬷嬷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要算计我?”乌雅氏一脸狐疑地望着她问。

“格格,这新人连续承宠三日也不是没有,武格格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是最后一个,好不容易这三天你都忍过了,还差这半天吗?”齐嬷嬷抬头微微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解释道:“你想想进府当天,若是你没闹那一场,主子爷看在德妃娘娘的份上也不至于打你的脸,现在三天过去了,依着规矩,轮也该轮到你了,可就是有人见不你好,偏偏就在这个当头引你闹,到时格格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还不知道会便宜谁。”

乌雅氏想着进府那天的情形,目光如刀子一般冰冷,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那嬷嬷认为这件事是谁指使的?”

“老奴不知,但肯定不是武格格。”

“为何?”

“因为武格格只是一个刚进府的新人,武家也不过只是一般官宦人家,还没能力在贝勒府后院安插人手。”齐嬷嬷看着努力探索真相的乌雅氏,用心帮她分析真相。

进府不过三天,能闹出这种事的人,无非就是嫡福晋、侧福晋以及扎根后院的格格们。

当然,那些侍妾通房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她们没胆子直接掺和,除非身后有人撑腰,否则不会明知乌雅氏身后有德妃撑腰,还不管不顾,直截了当地算计于她。

“嬷嬷的意思是福晋?李侧福晋?抑或是其他的格格?”乌雅氏沉默片刻之后,神情略显难堪地看着她问。

她本以为有德妃撑腰就能轻而易举地在四贝勒府的后院里占据一席之地,可惜还不待她的出手,武秀宁便以几乎势不可挡的姿态站稳了脚跟,比起她来,她失了先机,又丢了优势,好不容易等来一个机会,却遇上这种事,明显这后院并没有她想得那般简单,德妃娘娘的面子也没她想得那般有用。

“依着福晋的性子,肯定不会这么直接,但也绝对跟她脱不了干系,毕竟这后院已经出了一个李侧福晋,那么福晋就不可能再容忍第二个李侧福晋出现,而格格与正得宠的武格格都有可能,所以她必定会出手,只是不知道她是从何处着手?”齐嬷嬷冷笑地道。

乌雅氏闻言,心思凌乱,她总以为有德妃在,她就可以高枕无忧,现在看来,一切是她太想当然了,“嬷嬷,依你所言,福晋既然出手了,那李侧福晋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所以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怕是真的进府即失宠了。”

“老奴尽力而为。”对,她尽力而为,至于成与不成,最终看得还是乌雅氏自己的选择。

“嬷嬷尽力就好。”乌雅氏望着院外的渐渐变得萧索的庭院,喃喃自语道。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