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八阿哥胤禩可谓是出尽风头,不管是康熙的青睐,还是裕亲王福全的夸奖,都让胤禩的名头直击太子和大阿哥。一方突起,另外两方自然要想法救场,而其他人纵使有心,却无心攀比,最终便只能冷眼旁观,看个热闹!

武秀宁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不说一颗心都落在胤禛身上,但也把大半的心思放在他身上,注意到他的情绪在短时间内恢复后,就知道他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透彻,至少他一直都明白自己要什么,又该做什么!

眼下胤禛是太子的人,有太子挡在前面就由不得他出头,不然虽说太子,就是康熙怕是也要推翻之前对胤禛的好印象,现在这样正好,太子、大阿哥以及胤禩三方对垒,这不仅拆了一对同盟,也搅浑了一池水。

本来八阿哥养在惠妃的名下,早早地便归在了大阿哥的阵营,这次八阿哥突然冒头,除开康熙的心思和安排之外,也并不排除八阿哥自己的野心,但不管如何,八阿哥和大阿哥之间,还有谈,但与太子之间,那就真的只能说是不死不休,至于三阿哥等人,暂时还没有对上!

这样的局面看着矛盾分明,实际上暗涌不断,若非有康熙在上坐阵,这暗涌怕是早就变成明浪了。

既然胤禛端得住,武秀宁自然不需要一个劲地盯着他,放松下来,便留在揽月轩里陪儿子,此时的弘昱,虚岁两岁,实岁一周岁多一点,一如武秀宁所料,很是活泼好动,明明走得还不稳当,可这小胳膊小腿就是闲不下来,但凡揽月轩的地盘,都是他探险的地方!

本来武秀宁是想训练弘昱走路的,可惜小家伙根本不配合,撅着小屁股像只小鸭子一样,摇摇晃晃地往前跑,自顾自地也不管别人担不担心!

好在弘昱不爱哭,就算摔倒了也不会耍脾气,爬起来继续,但要是武秀宁在的话,小家伙就会眨巴着黑葡萄似的眼睛,可怜兮兮地伸着小胳膊要抱抱。

“额娘,抱!”再次摔倒的弘昱转头看向跟在身后的武秀宁,伸出胖胖的小胳膊求抱。

“还调不调皮啊!”武秀宁看着小家伙那赖皮的模样,心里一阵无奈,弯腰将他抱到怀里,伸手刮刮他的鼻子,笑问。

“兜兜,不调皮!”一岁多的孩子,说话都是一个字或者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

弘昱相较一般孩子说话早,如今虽然还不能流利地说话,但是喊人或者表达自己的需求已经做得很好了。

“真的不调皮,那为什么额娘说不要跑那么快,你都不听话呢?”武秀宁故意板正脸逼他玩。

“要跑,要长大!”

“要长大是吧?那你就得乖乖吃饭饭,不然可长不大哦!”武秀宁抱着弘昱往屋里走。

外面的天气虽然不错,但是太阳太大,晒太久了也不好,所以每天武秀宁都会带着弘昱到院子里玩上大半个时辰,至于府里其他地方,除胤禛的书房之外,弘昱也就在过年时去了个正院。

不是武秀宁太小心,而是后院的女人们太厉害,她就算有胤禛当后盾,也不敢轻易拿自己儿子的命去试探她们的底线。

“吃肉肉!”有武秀宁这个爱好美食的额娘在,弘昱对美食那是十分热爱的,只可惜他现在能吃的也就那几样,可论起挑剔这一点他像极了他阿玛。

“吃是要吃,但不是只吃肉肉,还要多吃菜菜!”

“不吃菜菜。”弘昱皱着小脸,一脸不情愿地道。

“要是额娘的兜兜不肯吃菜菜,那肉肉也没有了,全部都给阿玛吃!”武秀宁不放松的说道。

“额娘坏坏,不给兜兜肉肉吃!”

武秀宁可不管他是不是闹不脾气,她很多对孩子提要求,但是一旦她提出了,就必定要遵守,比如不让兜兜甩开身边伺候的人,又或者饮食上要均匀,反正都是一些为了他身体着想的要求,纵使胤禛也不能说出一个‘不’字来。

“那坏额娘问你,你不吃菜菜,只吃肉肉,以后长不大怎么办?”武秀宁基本是不会对孩子发脾气的,她知道小孩子的天性,却不能纵容,毕竟她看似风光,实则四面是敌,她不敢冒险,就只能趁着弘昱年纪还小,想办法拘着他,引导他,在他还不知道反抗的时候,把该教的都教给他!

“这……”弘昱对着小手指,有些说不出话来。

“既然还没有想到,那就先吃菜菜,等你想到可以说服额娘的理由,那咱们再改!”武秀宁一脸好笑地道。

“那好吧!”苦着一张小脸的弘昱叹着气点了点小脑袋。

武秀宁看着故作大人样的弘昱,眼露宠溺,却并不松口,在对待弘昱的态度上,武秀宁的态度和胤禛的不说正好相同,却也有着丝毫的不同,胤禛看得是大方向,而她注意每个细节的培养,该管的绝对要管,因此弘昱再受宠,小屁股也照样遭殃!

姚嬷嬷等人看得心疼,却不敢阻拦武秀宁,毕竟她们心里都清楚,孩子小时候不教,等长大了再想教就晚了。

母子二人稍作洗漱之后,用了些点心,等玩累了的弘昱睡着,武秀宁便让一旁的奶嬷嬷把人给抱下去了。

“娘娘,竹意轩乌雅格格身边的大丫鬟俏君求见!”红菱进来禀告道。

“让她进来。”武秀宁眉梢微微挑了挑,随后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

“是。”红菱出去不久,便领着俏君从外面走了进来。

“奴婢给武格格请安!”俏君进来之后,很是规矩地冲着武秀宁行礼问安。

“请来吧,你们主子打发你过来有什么事?”武秀宁淡淡地问道。

“回武格格的话,我们主子昨儿个得了盆上好的牡丹,今日见天气甚好,故请武格格去赏花!”

“有劳乌雅姐姐惦记,我待会儿就过去。”

自打齐嬷嬷病逝,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和乌雅氏之间的联系就少了,换作从前,乌雅氏无事便会到她这揽月轩来坐坐,她闲暇时也会去竹意轩看看,但近半年她们连见面都仅仅只是点头,何谈其他?

记得几天前在院子里遇见乌雅氏时,对方仅仅直接连点头都省了,现在倒好,直接派人来请,说是赏花,其实应该是有事相求吧!

这人就是这么现实,都说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这劣根性可不只是男人有,女人也一样。

武秀宁当然不会直接拒绝乌雅氏主动抛来的橄榄枝,不过适当地拿乔还是需要的,毕竟她不能让乌雅氏产生一种她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错觉。

虽然武秀宁一直知道她和乌雅氏之间不会产生什么真正的交情,但乌雅氏的做法依旧让她觉得心寒,因此她现在的心态完全不同于之前合作时的惺惺相惜,透着一股子果断算计!

当然,只要乌雅氏不对她和她的孩子动心思,武秀宁自然不会对她赶尽杀绝!反之,她不会给任何一个敢于算计他们母子的人生路。上一世她孤立无援,受尽苦楚,这一世她既然选择了一条翻身做主的路,就不可能像乌拉那拉氏毫无根据,肆意地摧毁别人的人生,但这并不表示她就好欺负!

武秀宁的揽月轩离乌雅氏的竹意轩本来就很近,所以并不急着过去,而是将揽月轩里的事情都安排妥当,这才带着澜衣慢悠悠地走了过去,毕竟就几步路的距离,着实不需要多少时间。

进了竹意轩的门,远远地便见着乌雅氏在那边小声地哄着女儿,母女言笑晏晏,亲密无间,好一幅温馨的母女图。

走到近前,武秀宁还未出声,乌雅氏便将女儿交给一旁的俏琳,道:“等了你好半天了,快来入座吧!”

“可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吗?”武秀宁也不推脱,直接就在乌雅氏对面坐了下来。

“武妹妹还是和过去一样,快人快语,如此,我也不好拐弯抹角。”乌雅氏倒是想独立解决这件事,可惜她就算得了梦境里的提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获得成长,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谨言慎行。

对于武秀宁,乌雅氏是防备的,也是嫉妒的,但也是无可奈何的,她没有能力改变胤禛对她的看法,也没有能力让德妃放过她,如此种种就造就了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的她。

“昨儿个宫里传来消息,德妃娘娘以我的家人做威胁,以此要胁我同福晋对上,可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乌雅氏的话带着一丝疑问,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如今就是一个表面光,她不认为德妃还有专门对付她的必要。

“乌雅姐姐的意思是……”武秀宁眯着双眼,嘴角噙着一丝淡笑看着她问。

乌雅氏见武秀宁不回话,便知她在等自己主动开口,心里不由地有些发虚,收拾齐嬷嬷的事,是她拒绝的也是她主动的,辜负了武秀宁的一番心意还防着她,说到底是她小人之心。

“我的意思很明白,德妃娘娘的目的绝对不只是福晋这么简单,我现在把我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只是想让武妹妹自己做个选择,毕竟德妃娘娘这人从来都不会给人留余地。”

若德妃真的懂得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她这个侄女就不会恨她入骨了。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