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月轩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布局摆设以及一概应用都中规中矩的让人挑不出丝毫的毛病,这便是乌拉那拉氏的处事之道。

武秀宁嘴角讥诮地笑了笑。

她还记得上一世她得胤禛宠爱,虽然没有张狂,却架不住后院的人自动臆测。

当时乌拉那拉氏什么都没做,好声好气地安慰她,甚至罚了那些背后咬舌根子的人。

武秀宁当时对她可是颇为感激,甚至私下里还暗自劝过胤禛两回,话里话外都在为乌拉那拉氏说好话,事情虽未成,却也是她的一番心意。

可惜好景不长,明明还没到三年一次的选秀,府里却一个新人接着一个新人的往外冒,胤禛虽然依旧宠她,却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再加上孩子的关系,慢慢地她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众人边缘化了。

而操纵这一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感激并且效忠的乌拉那拉氏,虽然这些真相还是钮钴禄氏告诉她的,可武秀宁知道她说这些并非为了她好,也不过就是为了让她难受罢了。

澜衣将东西归置好,出来便见着坐在窗边的武秀宁,眼见她神情复杂地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由地轻声唤道,“主子,已经申时(15:00-17:00)了,不如奴婢让人送些热水过来,主子先梳洗打扮一番吧!”

武秀宁觉得澜衣说话的语气就跟笃定胤禛会来一样,心中失笑,可是她却不能确定今晚胤禛到底会不会来她这个揽月轩。

后院里的事情瞧着就是一群女人在争风吃醋,可实际上却是各种势力交织,胤禛就算再喜欢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德妃的脸。

更何况,宫里匆匆那一面,她为了一个公道可逼得几位阿哥们不得不沾手此事,想来他们就算不跟她一个小女子计较,却也不至于有什么好印象。

“听你这意思,说得好像爷一定会来我这边一样,你们可别忘了今儿个进府的可不只我一个。”武秀宁抿了抿嘴唇道。

澜衣和绿芜不知武秀宁真正的想法,还以为她是紧张,不由笑道:“主子这么好,主子爷肯定知道。”

武秀宁笑笑不说话,她好与不好对于胤禛而言真算不上什么,毕竟她只不过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印象可能还不好,真论起来这原本五五开的机会好像瞬间变得没什么可能了。

“主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澜衣清亮的声音唤回了武秀宁放空的思绪。

她连忙收敛心神,起身的瞬间,举步走进了净房。不管胤禛今晚来不来,该摆出来的态度她还是要摆出来的,不然被人套上一个不把主子爷放在眼里的名头,她这日子怕是会不好过。

等到武秀宁从净房里出来,还来不及开口,便听到屋外传来一阵阵笑声,不用看也知道是从离得最近的竹意轩那边传来的,明显乌雅氏是认定了胤禛今夜会去她那边。

也对,有德妃撑腰,她的确有底气。

“瞧瞧他们那得意劲儿,主子爷都还没来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主子爷已经去了竹意轩。”绿芜探头看了对面一眼,一脸没好气地嘟囔。

“绿芜,主子的事情莫多说,有些事情咱们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让人听了去,还以为是主子授意的呢!”澜衣轻斥两句,行事虽然稚嫩却隐约地透着一丝细致沉稳。

对于这两个性格各异的丫鬟,武秀宁还是信任的。只是经历了上辈子的种种,她心里清楚在后院这块地方是容不得她们犯错的。

“澜衣,你总是这般小心,这屋里就主子和我们两个,发发牢骚也没什么,你这般小提大作的,可是要吓坏人的。”绿芜撅着红唇,看似不满,但是从她降低的音量上看,她还是有把澜衣的话听进去的。

她们都是打小在武秀宁身边侍候的,态度难免比旁人亲近几分,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不然一般的主仆之间如何能有这样和谐的相处方式。

“你还好意思说,这里不是武府,而是贝勒府,规矩众多,咱们初来乍道,还是多注意一点的好,不然被人抓住把柄,主子也救不了你。”澜衣嗔怪了几句,就像往常一样半真半假地提醒她。

武秀宁瞧着两人你来我往地斗嘴,倒也不担心,毕竟上辈子没有她的提点,两人也做得很好。倒是她这个主子浑浑噩噩,不分里外,引狼入室,以至于她自己也好,澜衣和绿芜也罢,都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吵了。绿芜,澜衣说的对,在这贝勒府里,咱们毫无根基,行事最好还是收敛些的好……”武秀宁正说着,忽而听到一阵脚步声,三人下意识地转身向外,探头望去。

来人正是对面竹意轩的乌雅氏,此时她身穿一件桃红色的旗袍,梳着简单的小把子头,可把子头上却戴满了珠翠,件件精致,样样贵重,端是光彩照人,想来为了今日能拔下头筹,她可是没少花心思准备。

“我早武妹妹一步进府,便自称一声姐姐。”乌雅氏上前几步,目光打量武秀宁片刻,见她容色绝丽,眼里不由地闪过一丝嫉妒,语气不阴不阳地却很是自觉地给自己挑了一个‘姐姐’的身份。

“乌雅姐姐客气了。”若是上辈子的武秀宁肯定要被乌雅氏这般唐突的举动弄得手无足措,可这一世的武秀宁却知道凡事不可退让太过。

退一步是客气,退两步那就是应该,退三步便是习惯,继而再退便是退无可退,所以从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与其因为自己的软弱和善良被人逼到无路可退,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坚定立场,反正谨慎本分也换不来一世安稳,与其憋屈地在别人的欺骗和算计中走投无路,那还不如趁着自己还有选择时肆意痛快。

乌雅氏看着娉婷玉立美丽温婉笑颜如花的武秀宁,心中腾地升起一股嫉火,皮笑肉不笑的应道:“既然武妹妹行事如此不拘小节,不如遇事就退上一步,帮帮姐姐我啊!”

此言一出,澜衣和绿芜都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明明是她自动找上门来的,又是她自己姐姐妹妹地乱称一通,现在倒好,三两句话便直接要求别人遇事就让,这是什么道理!

武秀宁却一点都不恼,甚至对乌雅氏笑了笑:“乌雅姐姐心直口快,说话难免会有些疏漏的地方,我虽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架不住其他人会误会,且遇事自有爷和福晋做主,哪儿就轮到我一个小小的格格来说成与不成。”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