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武秀宁见着阳光正好,让人在院子里铺了一层厚厚的羊毛毡,然后把弘昱放在上面,让他爬着玩。

对于养孩子,两世为人的武秀宁也只能算个新手,若不是有姚嬷嬷在旁帮忙,她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如此还不知道要给别人钻多少空子呢!

这后院的女人要没个孩子,无论多受宠,最终都会败在时间上,她有过上一世的经历,这一世自然不可能再走同样的路,至于后院的那些女人,她不会盲目报复和算计,却也不会心软地想着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每个人的路是好还是坏都源自于自己的选择,武秀宁如此。

“啊……啊……”翻过身的弘昱趴在武秀宁腿上,小胖爪子巴拉着武秀宁的衣服,流着口水的小嘴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吸引她的注意。

“额娘的小兜兜是不是渴啦?”武秀宁看着白胖可爱的儿子,一颗心软乎乎的,双手抱起弘昱,让他坐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接过绿芜递来的水,小心地喂了他两口。

胤禛近来都是踩着点来后院的,虽然时不时地还是会去其他人的院落,但留宿的次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至于两个新人,人是很积极,无奈年纪小,姿色又一般,错过了进府的福利,不说彻底凉凉,却也难以引起胤禛的注意。

讨好胤禛身边虽然也是争宠的一种方式,毕竟后院的女人多了,总会有人被遗忘,这个时候有人提上一两句,不说立马得宠,至少能有个印象。

可惜的是这些人并不好讨好,特别是苏培盛,油滑的很,连乌拉那拉氏和李氏都指使不动他,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婢妾给爷请安。”武秀宁一见到出现在院门前的胤禛,立马起身行礼。

“奴婢给主子爷请安。”

“起来吧。”胤禛应了一声,伸手握着武秀宁的柔荑正要坐下,就感觉到小腿一紧,低头便看到弘昱露着无齿的小嘴正对着他笑。

胤禛放开武秀宁的手,双手微微用力,便将弘昱给抱了起来,果然弘昱笑得更约会了,双腿一阵晃动,小手更是去碰触胤禛,嘴里还欢快地发出“啊……啊……”的声音。

这一副活泼健康的样子看的胤禛更是高兴,而且弘昱亲近他的举动更是让他备感窝心,对比前几天见到的弘昀他们几个孩子时的场景,也莫怪他更喜欢缠着他玩耍的弘昱!

越是喜欢就越是关注,结果就是胤禛更加喜欢跟这个小家伙相处!

弘昱抓着胤禛的手指,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一副跟胤禛谈天说地的模样。

武秀宁看着无比欢乐的儿子,一脸的笑意,并没有碍于所谓的规矩而阻止他们父子亲近,毕竟规矩什么的端看你怎么用,且有一个乌拉那拉氏在前面示范,她又怎么可能重蹈覆辙。

“爷今儿个可忙?”武秀宁将澜衣端来的茶放到一旁,轻声问。

“无事。”胤禛简练的回答却让武秀宁听明拖拖拉拉了话中的意思,转头的瞬间便直接示意澜衣将胤禛的晚膳安排在揽月轩。

等玩累了的弘昱被抱下去休息,武秀宁也没再继续留在院子里,而是同胤禛一起回了内室。

“弘昱被你养得很好,一看就知道以后会有大出息!”胤禛心情很好地说道。

“弘昱年纪还小,婢妾尚能照顾,日后大了,还得爷多花心思教导才行。”武秀宁没想把一切都握在自己手上,从她父母身上她学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子女需要母亲的教导,也需要父亲的呵护,这些是相辅相诚的,一味地强势只会把孩子逼进死胡同。

武秀宁的表哥是一个例子,那是一个被母亲的期望和父亲的偏心压垮的孩子,弘晖亦是,小小的肩膀上担负着太多不属于他的责任,以至于他在找不到疏导的情绪下早夭。

当然,或许这其中还有别的原因,但就武秀宁看来,孩子需要的不只是母亲,还需要父亲,有着上一世记忆的武秀宁不想再走弯路,所以她会根据自己的处境来调整自己的心态,甚至是思考自己的行事是否周全。

要知道,随着她的重生,已经有不少事情发生了变化,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对她是否有影响,她都得考虑进去,特别是孩子,她得吸取这后院女人们的教训,努力不让自己铺她们的后尘。

武秀宁并非怕事,而是不希望苦了孩子。

“爷的儿子自然得由爷亲自教导才是!”胤禛握着武秀宁的手,欣然说道。

对于儿女,胤禛是用心的,可惜他的处境不允许他放太多的心思在后院,再加上对永和宫有期盼,这才造就了之前的局面,而今,他既然看透了,放下了,自然不可能再像之前那般放任自流。

“爷既然答应了,那日后等弘昱长大了,婢妾可就真的不管了。”武秀宁笑道。

“要是你真的能放开手,爷也无话可说。”胤禛想,武秀宁这样的性子,娇娇柔柔的,教导女孩子很好,男孩子的话,还是他来的好!

满人崇尚武力,胤禛也不例外,即便他的骑射功夫在众阿哥中并不出色,但他依旧勤勉,甚至寄希望于下一代能为自己出一口气,只是自打他大婚之后,子嗣不多,身体不好,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活泼健康的,自然是想好好教养了。

“有爷在,婢妾有什么不能放手的。”武秀宁看了胤禛一眼,见他眼神戏谑,小脸微红,敛神的瞬间,很是洒脱地说道:“而且,对于婢妾来说,只要孩子平安健康,婢妾就知足了。”

胤禛对武秀宁一直很放心,也知道她进府之后一直谨守底限,从不越矩,如此他才会放任自己接近她,继而心悦于她。

“既然宁儿都这么说了,爷得多花点心思才对得起宁儿的一番期待。”胤禛嘴角微扬地说道。

胤禛对宠爱的人历来纵容,可以说只要不越他的底线,他的态度始终如一,至于那些不知分寸的,念着旧情,胤禛会敲打,会冷落,但不会一丝情面都不留,不然乌拉那拉氏被夺权后的日子不会过得这般安稳。

武秀宁用力地点点头,明显是希望胤禛多用心的,就算将来她的弘昱不能成为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可至少也要有自保能力,而不是像八阿哥他们忘乎所以之后,连退路都没有一条。

“那婢妾就先替弘昱谢谢爷了。”武秀宁冲着胤禛行礼,嘴里说着玩笑的话。

“等弘昱再大点,爷会把他挪到前院,到时你可别舍不得!”胤禛看着俏皮的武秀宁,提前给她打预防针,毕竟当初的乌拉那拉氏和李氏可是万般不舍他把几个孩子挪到前院去。

胤禛的做法自然是为了孩子好,可惜他到底还是低估利益对人的诱惑,最终导致了弘晖的病逝,现在他改变了对后院的看法,也做了一定的调整,若是再有人敢冒大不韪对他的儿女下手,他不介意惩处对方!

武秀宁早就发现了,胤禛这人看着清冷不讲情面,实际上最是护短,别看他总是冷着一张脸,好似什么都以规矩为依准,可事实上他行事最讲情义,只要是他纳入羽翼之下的人,纵使在外再不好,那也容不得别人打脸!

尚不知胤禛底线的武秀宁,敢于试探,却也又仅止于试探,想来她心里很是明白他们之间的信任还不算彻底,所以行事多少还是有顾虑!

都说被偏爱都是有恃无恐的,武秀宁心里清楚她是被偏爱的,却不是唯一的,所以在年氏入府之前,她得落实自己的地位呢!

进入康熙四十六年,整个京城的气氛再不复往年的轻松,带着一股子风雨欲来之感,特别是康熙看重八阿哥的消息引起一阵动荡,惹得不少人或动摇或投奔。

这从前两年就能看出苗头,但今年似乎格外地明显,明显到不需要猜测,硬生生地就摆在了众人的面前,即便很多人都明白康熙的用意,但面对机会,却很少有人愿意放弃。

目前胤禛有利,胤禩势头最猛,但最为焦躁的却是地位一向稳当的太子,他从出生便是太子,这么多年过去,即便有大阿哥时不时地争锋,可所有人心里都认定他会继承皇位,可就在他无比相信这一点的时候,胤禩一鸣惊人,而一向维护他的康熙却再没像从前一样打压他,这倒应了旁人所说的替代之言!

如此,九龙夺嫡的序幕正式拉开,谁也无法预料到以后的结局,若不是活了两世,武秀宁也不会想到之后的一切竟那般的戏剧化!太子也好,其他人也罢,他们谁能想到同为儿子,竟有着那般天差地别的待遇,所以,等到一切被看穿之后,所有人的表现便脱离了康熙的掌控,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前行!

因此,前朝后宫从这一年开始真正地热闹了起来。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