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禛心中难免会有几分愧疚,微抿的薄唇,望着武秀宁的眼神越发地柔软,“今日的事爷都知道的,放心,爷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胤禛出身宫廷,对于女人那些不可言说的邀宠手段不说一清二楚,却也知晓一二,平日里只要不过分,后院妻妾争宠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揭过了,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宽容养大了这些人的胆,纵大了这些人的心。

“婢妾谢过爷。”武秀宁闻言浅浅一笑,并不追问,在她看来,只要胤禛愿意插手,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胤禛见她如此淡然的回应,不由愣在当场。

武秀宁见绿芜端了茶水进来,立马伸手为胤禛奉茶,举止优雅,动作大方,颇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胤禛喝完茶,心情也平复了,他虽然讶意武秀宁的表现,但是真正来说他是欣赏武秀宁的表现的,毕竟累了一天,又被打脸,换成谁也不想总在这种烦心的事情上打转。

“都退下吧!”胤禛眯了眯狭长的眼,微微摆了摆手道。

苏培盛见状,立马会意地领着屋里的下人一并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两位主子。

“过来!”

武秀宁看着坐在炕上的胤禛,此时的他没有白天在人前的严肃清冷,脸上带着一丝不羁的神色,却显得格外地吸引人。熟悉他的武秀宁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他,反而是众人眼中的他才是所谓的伪装。

她举步走到他跟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胤禛便一把将她拉到了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环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手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

武秀宁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哆嗦,想起身,却被他搂得紧紧的,根本动弹不得。

“别动,爷就想着跟你说说话。”胤禛嘴上说得严肃,可握着她柔荑的大掌却捏着那软呼呼的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把玩磨蹭。

这举动闹得武秀宁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瞬间软了下来,“那……那爷想说什么?”

胤禛眯着眼看着怀里这个娇娇俏俏的娇人儿,明明什么都还没说,可就是一个神情就莫名地让他觉得整颗心都软软的,道:“爷答应给你一个交代,却不一定能让你满意。”

“婢妾不明白爷的意思?”

“这……”胤禛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良久,他才说道:“是爷的疏忽,有些事情根本没有所谓的公平。”

不只是她,就是他,又何尝得到过所谓的公平。

能在这后院传流言的肯定都是这后院里的人,不管是福晋还是侧福晋,抑或是其他人,胤禛都不可能因为此事而重惩对方,至多不过就是禁个足,训斥一二。

“爷也不必太过计较此事,反正又不是婢妾一人被针对。”武秀宁笑了笑道。

“难不成有个伴,你还觉得是好事?”胤禛神色微怔,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由地清了清嗓子道。

武秀宁见他这样,微微笑了笑道:“那倒不是,只是觉得既然不是单单针对婢妾一人的话,这就说明此事并不是婢妾的问题。”

她虽然不是顶顶聪明的人,可也不蠢,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冒然出手对上在后院积威已久的乌拉那拉氏和李氏,那是自找死路,但坐以待毙也不是她的风格,所以她们将手伸到她这里,她就借着胤禛这把刀剁了她们的爪子,让她们知道什么叫疼!

“说的有理。”胤禛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心里却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她没错,那么有错的人为什么还能这般明目张胆地构陷于人呢?

说到底,还是他太过放任这些人了。

正院那边,胤禛一进揽月轩,这边就已经收到消息了。

曲嬷嬷拧着眉,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难看,她们挑唆李氏是为了让她和武秀宁相斗,然后引出乌雅氏,借机恢复后院原本的秩序,却不想李氏手段这般不济,也不知道是她没把武秀宁一个新人放在眼里还是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竟然只是简单让人传了几条流言,就想逼人就范,若不是她们发现得早,又让人跟着放出一些流言来,指不定等到最后才知道白忙了一场。

“李侧福晋绕了这么大一圈竟只是抛出几条流言,看样子这是防着咱们呢!”

乌拉那拉氏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样,明明是想让李氏打头阵,却不想李氏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竟然懂得迂回行事,“看来李氏很看重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曲嬷嬷点点头:“李侧福晋的确很看重这一胎,从有孕到现在防得非常紧,咱们的人就是想下手也找不到机会。不过咱们的人发现一件事,李侧福晋和德妃之间似乎出现了分歧,就是不知道这分歧是不是跟两个新人有关?”

她眉头紧皱,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以往李侧福晋仗着有德妃撑腰可没少找自家主子的麻烦,现在两人闹矛盾,她们就应该借机做点什么,至少不能再让李侧福晋有仗势欺人的机会。

相较于曲嬷嬷的忧心冲冲,乌拉那拉氏倒是有些不以为然,她与李氏本就是死对头,两人斗了这么多年,从一开始的绝对上风到现在的不分上下,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德妃的功劳,可知道又怎样,她还能去找德妃算帐不成。

若真能找德妃算帐,她也不至于忍这么长时间,甚至让李氏冒头。

现在二人出现分歧,在她看来反而是一件好事,不值得大惊小怪,毕竟对于德妃,李氏真的不算什么!

说白了,没有李氏,还会有宋氏、武氏、乌雅氏……

这些女人,对于她四福晋的身份而言,其实并不重要。别看德妃利用这些人上蹿下跳的闹得厉害,可只要她不出错,胤禛不点头,纵使她将这后院塞满,又能拿她怎样?

“行了嬷嬷,依着德妃的性子,肯定是不会让李氏脱离自己掌握的,毕竟李氏想要的东西太多,一个侧福晋的身份只不过是让她现在觉得满足,一旦这后院有了其他可以跟她抗拒的人,又或者等到孩子们日渐长大,她便又开始打起别的主意了,到时德妃只要勾勾手指头,纵有再大的矛盾,李氏还是会凑上去的,咱们拦了也白拦。”

“也是。”曲嬷嬷点点头,“那揽月轩那边就这样一直放任么?”

这说的自然是反话,若真要放任,就不会挑得李氏动手,且当初会放过武秀宁只是碍于福晋另有打算,现在武秀宁超出了她们的预料,那么就一定要有防范,不然再出一个李氏,这后院怕是就不那么好掌握了。

乌拉那拉氏蹙着眉头,目光望向窗外的暮色,淡淡地道:“当然不能放任,嬷嬷让宋氏跑一趟,先探探武氏的底,能为我所用倒罢了,若是不能,等腾出手来再收拾她。”

对于后院的女人而言,胤禛和孩子就是她们的全部,不管得不得宠,心里总归还抱有几分期盼的,所以胤禛的一举一动不只是乌拉那拉氏关注,其他人也一样关注。

说来胤禛算得上清心寡欲之人,他后院的女人并不算多,有名份的加上新入府的武秀宁和乌雅也不过六个,除开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和侧福晋李氏,也不过宋氏、郭氏和安氏三个格格,没名份的侍妾通房人数不多暂且不计。

早先武秀宁和乌雅氏没有入府的时候,后院里就乌拉那拉氏和李氏斗得最凶,其他人偶尔也会有争端,却少有闹到胤禛面前去。毕竟当初的胤禛虽然没有觊觎大位的心思,可架不住有个会惹事的太子,所以常年跟在太子身后背锅收拾烂摊子的他根本没有精力去管后院。

可人的容忍度总归是有限的,等到胤禛生出野望时,即便没有脱离太子,可终归不再像从前那样时时围着太子转。

时间多了,打算多了,在府里的时间自然也多了,而恰恰这个时候,武秀宁的出现就宛如打开了魔盒的钥匙,促使着从前一直隐在暗处的争端慢慢地浮出水面,纵使如今的胤禛还没有下定决心插手后院诸事,但只要种子有了温床,适当的浇水施肥,总有长成参天大树的一天。

后院的那些流言蜚语瞧着是小事,可是只要胤禛着手管了这一件事,那就迟早要管其他的事。

弘晖病逝就是一个契机,一个让胤禛彻底见识到后院争斗有多残酷的契机,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彻底看清乌拉那拉氏等人的真面目,以至于原本可以消弥的隐患直到进了宫才算告一段落。

这无关于他的办事能力,而是女人多了这争斗也就自然而然地多了,所以隐患只是告一段落,并不是彻底消除。

胤禛突如其来的选择就像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打了某些人的脸,亦引得原本认为没有机会的宋氏等人蠢蠢欲动。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