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院这边,乌拉那拉氏比武秀宁更关注永和宫的消息,在得知德妃生了个死胎后,一向端庄的乌拉那拉氏褪去眼底凌厉,笑得无比畅快,这样的结果虽然不至于让她觉得志得意满,可至少也让她出了一口恶气。

“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乌拉那拉氏坐在炕上冷笑道。

德妃风光之时,不只是把胤禛往泥踩,她这个四福晋也一样,每每不是打她的脸,就是拿她当十四福晋的陪衬,现在正好,她算计了一出,原只是想拖垮德妃,让她再不能得意,没想到这老十四倒是神助攻,竟在这个时候同德妃动手,那场面,没亲眼看到,还真是可惜了。

“主子,德妃现在落了难,肯定会想法子翻身,咱们还是要防着些!”曲嬷嬷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原本她还想着弃车保帅,现在这样正好,没有任何损失,还达到了目的。

虽说主子现在不得宠也没有权,但只要她还是四福晋,那就有翻身的机会,毕竟孩子这种事,生养和抱养有的时候也就那么一回事,曲嬷嬷虽然希望乌拉那拉氏得偿所愿,但她心里更清楚乌拉那拉氏已经没了这个机会,但是,抱养的也不一定不孝顺,只要去母留子,好好教养,跟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

主子就是太倔了,这才把自己困了起来!

“的确要防着点,我花了这么多的心思,才把德妃拖下台,怎么可能再让她重新爬回去。”乌拉那拉氏冷笑一声,她心里恨毒了德妃,恨不得她死,又怎么可能希望她继续风光。

若不是顾忌胤禛对德妃的百般容忍,她要的就不只是拖垮德妃的身体,而是直接要她的命,毕竟后宫那天不死人,主子奴才看似不一样,可死了都一样。

曲嬷嬷知道乌拉那拉氏的想法,毕竟她**拉那拉氏出生就跟在她身边侍候,她想什么,她就算猜不出个十成十,也能猜个七八成,而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要谨慎小心,避免她一直钻牛角尖,“那主子是打算……”

“不,我没有打算,我要等着德妃自己动。”防范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而现在该防范的人不是她,她何必躲在暗处装小心。

曲嬷嬷见乌拉那拉氏神情凌厉,就知道她是不准备放过德妃的,不过她心里更清楚打蛇不死后患无穷,斩草除根,明显更让人安心。

宫里的高位妃嫔数量是有限制的,一个嫔位都能惹来腥风血雨,就更别提妃位了,也就是说,为了可能空出来的妃位和嫔位,这后宫但凡有心思的嫔妃都会摩拳擦掌地冲着德妃去,到时她们隐在这些人身后,就算做点什么,也不算会太显眼!

如此情况下,倒是有利于她们的行动,毕竟就她们现在的处境,很多事情其实一点都不方便,毕竟作为福晋没有实权,家族又没落,靠得只是从前的底蕴和积累。

若是想走得更远,事必要培养更多的势力,而不是一直处于消耗的状态。

“主子心里明白就好,不过主子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早晚还是要看开的。”曲嬷嬷隐晦地提了一句,也就不再继续了。

乌拉那拉氏眼神闪烁,心里却很明白有些事情,她纵使不愿也不得不面对,但她现在的心态却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我明白,只是嬷嬷,我还需要时间。”乌拉那拉氏顿了顿,垂目说道。

“老奴明白。”曲嬷嬷很自然地就接受了乌拉那拉氏的理由,毕竟她只是提醒,不是想替乌拉那拉氏做决定,且这后院的妾侍虽多,真正适合的人却很少。

日子一天天过去,后宫的争斗再激烈,也不会影响宫外的四贝勒府,最多就是没了德妃的要胁,李氏和乌雅氏过得更加自在。毕竟没人愿意让自己的头顶悬上一把随时会落下来的剑,像现在这样自行做主,可比别人指手划脚来得舒服。

武秀宁也没想打破现在这个僵局,毕竟真正的风暴越来越近,她一个小格格,就算翻了身,那也仅限于后院,与其上蹿下跳,为人所不容,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想办法多赚些银子,多置些产业。

胤禛越是往上走,日后她需要的银子就越多,很多事情看似平和,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她只是冷静了,妥协了,并不是真的解决了。

康熙四十七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除了开年还算平静,争斗那是随着天气越显剧烈,前朝如此,后宫亦如此。

德妃和后宫嫔妃之间的利益之争,同四贝勒府后院妻妾的仇恨,如此种种交杂在一起,纵使德妃手段通天,那也是双拳难抵四手,着实吃了不少亏。如此,不仅没能让德妃挽回康熙的心,就连她的身体也越拖越不好!

而作为德妃放在心尖上的十四阿哥,躲了一段时间,见没什么风声,倒是又回永和宫看望德妃,只是这个时候的德妃已经是自顾不暇,再不能向从前那般给他帮助了,这也使得原本野心勃勃的胤祯在短时间内栽了不少跟头。

胤禛冷眼看着,不仅没有伸手帮忙,甚至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教训了胤祯两次,为得就是让他看清楚自己的斤两,别像个愣头青一样总是被别人耍得团团转。可惜他尽了兄长该尽的义务,胤祯却一点都体会不到他的苦心,反而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如今,在众人眼里,八阿哥胤禩的确就是一个好烧的热灶,只要添柴,就能得到好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以及幕僚的分析,胤禛不说完全领会康熙的用意,却也能明白大部分,这让他原本满是不愤的内心慢慢地变得平静下来。

越是冷静就看得越是清楚,有别于胤禩的迷失,胤禛变得越来越冷静,顺带地也将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给收敛起来了,行事越发地规矩,这样的作派落在康熙眼里,是纯孝,落在大阿哥太子以及八阿哥眼里,那就是纯臣。

所以,在斗成一团的夺嫡队伍里,胤禛算是唯一可以置身其外的人,只是胤祥并不能领会胤禛的用意,好几次都跟胤祯起冲突,胤禛倒是劝过两回,可惜嫉恶如仇的胤祥行事向来都随自己喜好,即便很多时候会顾及胤禛的利益,但更多的时候,他行事随心,不管不顾,若不是闹得太过被康熙训斥,他依旧不知收敛。

胤禛为此也颇为头疼,这一天夜里,躺在床榻上休息的他对着武秀宁,就着胤祥近来的表现说了几句颇为忧心的话。

“爷与其这般担心,不如想法劝劝十三爷,毕竟皇上的喜好已经摆在哪了,再不改,恐惹祸上身!”武秀宁说这话时也是再三斟酌的,对于康熙圈禁胤祥的事,她虽然不是清楚,但就这时局,她知道胤祥再继续下去,怕是又要走上一世的老路了。

黑暗之中,胤禛闻言,不由地皱紧眉头,武秀宁的话难听,却正中他的下怀,他总觉得老十三再这样下去要出事,可他偏偏不自觉,还越闹越凶!

“话是这样说,但老十三却没有之前那般听得进爷的劝告了。”胤禛低声道。

他心里清楚老十三是那个位置动心了,不然他不会行事不会这般急迫,说穿了,他也是想拼上一把,为他自己,也为了他这个四哥,毕竟他们兄弟二人,不管是谁坐上那个位置,最起码都还有对方一条活路!

“十三阿哥既然已经有了打算,那爷该支持的,毕竟这人总得为自己拼上一次!”武秀宁眼神晦暗不明地道。

武秀宁一开始是想帮着胤祥避过这一劫的,但是现在听了胤禛的话,她突然觉得会落到圈禁的下场,也许只是胤祥改变命运的一种手段,成了,功成名就,输了,成王败寇。

武秀宁仔细回想上一世的种种,可惜上一世的她活得太过卑微,每日每夜能想到的也就是那些后宅小事儿,根本没管过外面的狂风暴雨,毕竟胤禛那样的性格,就算受了委屈,他也是选择独自承受,而不是向人倾诉。

她自以为他不需要倾诉和安慰,却忘了无人倾听,他纵使有满腹委屈,又向何人说?

胤禛微微转头,目光透过黑暗落在武秀宁的脸上,这话听着似乎只是一句感慨,可他偏偏就听出了一丝感同身受,就好像她也曾为此不顾一切过?

“是这样吗?可爷总觉得自己若是不阻止,老十三肯定会出事!”胤禛并不是一个喜欢说心里话的人,但武秀宁不同于其他人,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在别人面前说不出来的话,在她面前,他总是很容易说出来。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胤禛自己也说不清,但就是有这样的直觉,而靠着这样的直觉,他躲过了不少算计,当然,他也因为不相信这样的直觉,在德妃手里吃尽了苦头。再遇上这样的事,自然就由不得胤禛不在意。

“可爷并不能勉强十三爷,有些事尽到心意就好,不然爷不仅改变不了结果,还平白让十三爷埋怨。”武秀宁说这话也并非无的放矢,而是推己及人,从胤祥的角度出发总结的。

胤禛闻言,一阵沉默,良久才低声说道:“爷会再劝劝老十三,他能听进去最好,不能听进去,便只能听天由命!”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