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外面不远处,几个阿哥带着随从站在不远处,目光中蕴含着一丝诧异,明显是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啧啧,真没想到这选秀才进行到一半,什么都还不知道这些秀女就已经斗得你死我活了,真要是如了她们的意,还不翻了天去!”胤俄嘴角微撇语气讥诮地道。

选秀女对于众多的秀女而言的确是个飞上枝头的好机会,用心准备尽力争取不算什么,急功近利,无所不用其极就难免让人看轻。

倒是那被欺负的秀女,瞧着应该似乎并不一样,以少胜多,那就证明对方不仅不怕事,还是个有胆量的。

胤俄摸着半光的脑门,看着一直没有从屋子里出来的秀女,这好奇心蹭蹭往上涨。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做阿哥打扮的人,不提那些随从,就说他们这些人,若是让院里的秀女见着,这一个个的怕又是另一副嘴脸了。

几人神情各异,听到胤俄的话也没有急于开口。

“七哥,你说这被欺负的不会正好就是你的心上人吧?”胤禟似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一脸疑惑地道。

被称之为七哥的男子脸色一变,抬脚就往院子里走去。

胤俄见状,连忙跟了上去,嘴里还不停地叨叨:“人多欺负人少,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不是碍于选秀,爷还真想把她们都丢出去,免得污了皇阿玛他们的眼。”

跟在他们身后的人见状,纷纷跟了上去,眼见他们进来,院子里不由地传出一阵惊呼声,随后不管是被武秀宁打出来的还是一直看戏的秀女见状都纷纷变了脸色。

院子里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不少,原本站在门口的秀女也一下子不见了,意识到不对的武秀宁绷着一张脸,双手不自觉地握紧刚才做为武器的枕头。感觉到有人往这边走来,她身子微微前倾,带着一丝攻击的意味。

胤佑走在最前面,到门口时看到靠在墙边的武秀宁,眼里闪过一丝惊艳的同时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不是她就好。

胤俄跟在他身后进来,看到屋里情形,再看武秀宁狼狈的模样,‘啧’了 一声,语气不屑地道:“那些秀女还真是又狠又没用,几个人合起伙来欺负这么一个小丫头居然还能被打出去,真是丢人。”

他转身看着走进来的胤禛,似想到什么一般,又道:“四哥平日里不是最重规矩么?这些秀女学了这么久的规矩却是这般作态,四哥难道不该管管么?”

“十弟……”同胤禟一起进来的胤禩见胤俄又开始找胤禛的麻烦,不由地有些头疼。

胤禛没有理会他,只是淡淡地看了武秀宁一眼说道:“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这些秀女既然进了宫那就自有管教她们的人,十弟既然觉得不公,自可打发人去寻这边的管事姑姑。”

“你——”胤俄听了胤禛的话,气了个倒昂。

他是真的很讨厌胤禛这副死人脸,从很早之前开始,管东管西的烦死个人,一点都没有八哥的识趣。现在他们都长大了,管不了就摆出这凡事以规矩为重的嘴脸,着实惹人讨厌。

胤俄最讨厌的就是胤禛这副冷冰冰的模样,他才不相信他真的无欲无求呢,刚想开口,就见一旁的胤禩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

武秀宁在胤佑他们进来之时就愣住了,上一世可没这一遭,她没躲过那些秀女的算计,也没见到胤禛他们出现,更甚至她很久很久以后才勉强把这些阿哥给认全,却不想刚回来第一天,就有五位阿哥主动送上门,这还真是让她受宠惹惊呢!

她虽然不知道他们过来的目的,但是她心里清楚仅凭她一个勉强够得上选秀资格的小小的秀女,压根就不可能引想他们的注意,即便她被德妃召见过,也不值得他们亲自跑上这一趟。

这些人过来这里,想必是为了其他秀女才是。

若与她无关,她理应避让,毕竟就她现在这秀女的身份,着实敏感,同阿哥们有所纠缠对她来说有弊无利。

可这一刻,她根本避不开,甚至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让他们离开?

“苏培盛,去请个医女来替她看看。”

胤禛根本不管胤俄是什么表情,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坐在床铺边面色惨白的武秀宁,眼里闪过一丝惊艳。这宫里的美人何其之多,不说个个都属于他们,却也培养了他们的高眼光,即便清冷如胤禛,见到武秀宁的那一刻,眼里也不自觉地闪过一丝惊艳。

武秀宁表情怔愣地望着他,分不清他这样的吩咐到底有什么用意?

一如胤俄对胤禛的抱怨,武秀宁对胤禛也是有埋怨的,但凡他能一直留一丝注意在她身上,又或者时常见上她一面,她也不至于被钮钴禄氏搓磨至死,还死得那般惨烈。

站在胤禛身后的苏培盛闻言愣了愣,虽然不清楚胤禛的用意,却还是打了个千,转身去请人了。

武秀宁眉头微皱,神色透着一丝疑惑,她可是知道冷淡如胤禛,轻易是不可能帮人的,但现在他却突然出手相帮?

为什么?

武秀宁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胤禛还是透过她如墨一般的眼眸读出了她的意思。

胤禛微微眯了眯眼,薄唇微抿,扬起一抹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弧度,淡淡地道:“遇上了,便顺便处理了。”

遇上了而已。

这还真像他这个铁血帝王的回答,只是为何上一世的她就在离他不远处,他能想起她却从来都没怀疑过为何一直都遇不上她?

武秀宁知道这世上没有谁有义务一定要帮谁或者一定要护着谁,可她到底是他的女人,她宁可胤禛是真的忘了她,也不愿意他明知道她还在,却让她在钮钴禄氏的搓磨中挣扎求生痛苦求死!

她紧紧地握着拳头,垂下眼睑的瞬间遮住眼底几乎喷涌而出的不愤,若不是身份不对,她几乎想要冲上去扯着他的衣领质问他为何如此绝情,为何给了她希望却又让她绝望,为何……

“主子爷,医女来了。”去而复返苏培盛小声禀告。

胤禛看了一眼,随后指着武秀宁道:“帮她看看。”

医女闻言,立马拿着药箱来到武秀宁身边,替她把脉开药,原本她还担心武秀宁得了什么重症,还好只是水土不服,即便症状有些重,喝点药好好休息一晚的话,也没什么大碍。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