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胤禛拿着下面送来的折子,粗略地看了看,便开始处理手头上的事务。

康熙给每个儿子分府时给得银子都一样,至于阿哥们的生母贴补多少,他是不管的。德妃作为胤禛的生母,那是连样子都懒得做,可谓是一分未给。若非佟皇后有私产留给胤禛,他这手头上怕是不会像现在这般宽裕,但现在的宽裕仅仅只是暂时的,野心滋生的他为了大业,自然是要积极扩张自己的产业,以赚取更多的银子。

这也是胤禛为什么连休沐都这么忙的原因之一,至于其他原因大多都与太子闯祸有关。

等到事情告一段落,端着茶盏喝茶的胤禛突地想起昨儿个他让苏培盛查后院流言的事,不由问了一句:“昨日那些流言查得怎么样了?”

虽然事情都摆在明面上,但他还是需要知道掺和进去的人到底有那些,妻妾之间适当的争斗他能容忍,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觉得享受,但无端打压新人,未免就显得太容得人了。

毕竟这新人三年一次,他能拒绝一次,难不成还次次都拒绝不成。

“回主子爷的话,流言最初来自思懿院,正院那边也有插手。”苏培盛想着大半个后院一起打击两个新人,他一个奴才都觉得难看,更何况是向来重规矩的主子爷。

胤禛本以为后院那些流言蜚语是李氏的手笔,而乌拉那拉氏只是放任才造成如今这种局面,没想到除了李氏,乌拉那拉氏也掺了一脚,这样的结果难免会拉低乌拉那拉氏在胤禛心中原本的好印象。

“查清楚了吗?”胤禛眉心蹙了蹙问。

若当初胤禛提出拒绝新人入府时,乌拉那拉氏没有拒绝,更没有一力主张新人入府,那么她着力打压新人,胤禛还不会多想,可惜这前后不一的举动不仅让胤禛动了疑心,还产生了别的想法。

“回主子爷,都查清楚了。”苏培盛沉吟片刻,到底没敢说这事打从一开始就是正院挑得头。

他倒不是想维护谁,而是主子爷没细问,他自然也不好太多嘴。

有时候糊涂一点过得更轻松,更何况这乌拉那拉氏到底是府里的女主人,为了府里的和谐稳定,少说两句很有必要。

胤禛颔首:“以后揽月轩的膳食从爷这边出。”

端着茶盏正准备给胤禛换茶的苏培盛顿了一下,随后隐去眼里的惊愕,低声道:“奴才这就去安排。”

胤禛点了点头,丝毫没有通知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的意思,想来乌拉那拉氏表里不一的举动到底还是在他心里留了疙瘩。

他没有出言处置乌拉那拉氏,就是给她这个嫡福晋最大的体面,但是行事向来睚眦必报的胤禛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罢休的。

“派人去问问她的口味,再找一个手艺好的厨子。”

“奴才明白。”

胤禛不再说话。这件事情是他应了她的,他必定是要做到的,毕竟流言的事情他给不了她一个完整的交代,那就只能从其他方面补偿那个娇娇气气的小人儿。

见状,苏培盛也不再多说,他今日个受到的惊吓太多了,这神有点缓不过来,压根就没有心思再想其他事了。之前他不多嘴,现在他更不会多嘴,毕竟胤禛才是他的主子,他选谁他就忠于谁,即便现在他的选择并不算明确,可这并不妨碍他偏心。

胤禛的小厨房历来就是单独使用的,从宫里到宫外,谁都不曾掺和,就是地位尊贵如福晋,宠爱如李侧福晋,那也得吃大厨房,至于加菜什么的,端看自己手中的银子够不够。

现在武秀宁异军突起,不仅连连让主子爷破例,还成了府里第一个和主子爷共享小厨房的人,这待遇,也难怪苏培盛心里感慨连连。

胤禛扫了一眼书桌上的折子,思及上面提及的问题,站起身:“行了,让人准备准备,爷有事要出去一趟。”

苏培盛连忙打了个千,快步走到书房外,唤来两个小太监,一面吩咐他们跑腿,一面快速安排胤禛出行的事。

送走胤禛的武秀宁心情大好,她原本想着新人承宠三天是规矩,却不想突如其来的打压竟给了她立足的机会,既然她能连续承宠四天,那么就能争取第五天第六天。

乌拉那拉氏自以为后院尽在她掌握之中,李氏自以为自己就是胤禛心头的白月光,而乌雅氏自以为有了德妃便能为所欲为,可是她们都忘了,这贝勒府真正能做主的人是爱新觉罗·胤禛。

不管出手的人是乌拉那拉氏,还是李氏,抑或是她们都有插手,这事都不那么容易解决,特别是胤禛昨儿个还答应过给她一个交代……

没人比她更了解胤禛对于子嗣的重视,上一世乌拉那拉氏也好,李氏也罢,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缘何还能保持基本的体面,不就是因为她们有子嗣吗?现在只不过是让人暗地里放些流言蜚语,虽说显得容不得人,可到底没人受伤,更没有丢命,最终不是三言两语揭过就是草草了事。

她不可能追着胤禛处置她们,那么她就只能借着胤禛的愧疚来加大自己的优势,继而成功在这后院占据一席之地。

“格格,竹意轩的乌雅格格病了。”绿芜快步走进屋里,看着心情不错正倚窗赏景的武安宁,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

武秀宁面上一惊,倒是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夜的关系,乌雅氏竟把自己给折腾病了。

“可请了大夫?”

“已经请府医过去看了,说是高烧不退,颇为严重,奴婢半道上遇见的,随意问了两句,这才知道原由。”绿芜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巧,更没有想到乌雅氏会这么弱。

乌雅氏可是进府就闹事的主,而且身后还站着一个德妃娘娘。不管她身份高低,至少明面上没有人做得太难看。

“是吗?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武秀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明显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上一世的乌雅氏从开局就占尽了先机,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她那边,若不是她作天作地最后把自己给作死了,她就算不得宠爱也能在这后院占据一席之地。

可惜这一世一切都不一样了,武秀宁抢回了原本就属于她的运道,甚至一路进击夺了胤禛的喜爱,甚至是愧疚,却没想到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她就已经承受不住,把自己给折腾病了。

这下子倒是顺了乌拉那拉氏等人的意,不管乌雅氏是怎么病的,有着鲜明对比的她们这下子就算不想记恨对方都不行了。不过相比病倒的乌雅氏,武秀宁更好奇她延长这承宠的时日之后,贤惠大度的乌拉那拉氏到底要怎样来劝她雨露均沾?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