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宫里,德妃午后小憩一会儿醒来,玉嬷嬷听着动静,带着小宫女们鱼贯而入地伺候她梳洗。

刚洗漱完,正准备梳妆之际,便见大宫女琥珀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低声在德妃耳边低语几句,一瞬间,德妃原本雍容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琥”

德妃话音一顿,她赐乌雅氏进老四府里,并不期盼她有什么作为,自家人自家清楚,她就算入宫多年再没回过家,可在选秀之前,她好几次将乌雅氏召进宫来小住,这些时间足够她看清乌雅氏的为人,自然而然地她也就不再对她抱有什么期望了。

会将她赐给老四,纯粹是老十四不愿意,而家族那边又闹得厉害,正好那段时日老四同她起了嫌隙,再加上康熙也对她冷待老四的事情不满,为了安抚老四和家族,为了平息康熙的不满,也为了敲打警告李氏,这才将乌雅氏赐了过去。

她的确不怎么在意乌雅氏的死活,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在意别人打她的脸,特别是老四,她可以不在乎这个儿子,却容不得他顶撞自己。

玉嬷嬷听了德妃微微带着一丝怒气的问话,也不再隐瞒,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

“蠢货!”德妃猛得伸手拍了拍桌子,看着梳妆台上摆放的东西因着自己的举动一下子变得东倒西歪,不由地抿着唇道:“让人传话给齐嬷嬷,让她好好教教乌雅氏,别让她一直以这副骄横跋扈又无脑冲动的模样见人,就算本宫真没想让她有所作为,可也不能任由她的莽撞冲动丢了本宫的颜面。”

德妃说完之后,素手轻抬,目光扫向一旁静候的琥珀,琥珀会意地伸手收拾起桌上的东西,半点痕迹都不留,就好像刚才发火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娘娘放心,老奴明白。”玉嬷嬷眼观眼鼻观鼻,似没有看到琥珀的举动一般,径自应承。

皇上喜欢德妃气质如兰温柔如水的模样,那发怒责罚什么的神情举动就天生与她无关,不然凭她一介包衣,凭什么踩着众多贵女成为四妃之一。

说到底,这人都得有两张皮,而后宫里的女人却有无数张皮。

德妃不管乌雅氏过得好与不好,她只知道现在乌雅氏还不能退场,至少在李氏低头之前,她还不能有事。

四贝勒府里,暂时没有收到德妃回应的齐嬷嬷沉默地守着乌雅氏不出头,武秀宁抓住机会自然也不会罢手,其他人纵使有想法,可惜乌拉那拉氏的挑拨和李氏的冒然出手就算没有惹毛胤禛,却也让胤禛动了敲打她们的念头,所以不用武秀宁费心思,自动配合她的胤禛直接以行动落实了她新宠的地位。

正可谓不鸣则矣,一鸣惊人,武秀宁仅一次就让后院的女人们开了眼界。

面对这种的发展,不仅仅只是有人坐不住了,就是乌拉那拉氏也没有想到对女人态度一向清冷的胤禛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来,毕竟就算是李氏,那也是依着规矩来的。何曾像现在这般,让他一再破例不说,还连续霸占了他十日,甚至还有继续的趋势,这样的结果谁能接受。

面对后院妾氏的殷殷期盼,向来喜欢彰显自己贤惠的乌拉那拉氏也是有苦说不出。

别人不知道,她还不清楚么?

武秀宁是新人不假,可她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新人了。

但这也不是不能接受,可真正让乌拉那拉氏破功的还是曲嬷嬷带来的另一个消息,端庄沉稳如乌拉那拉氏也忍不住砸碎了一地的东西。

“贱人,武氏这个贱人!”

她怎么能?

怎么敢!

乌拉那拉氏真的没有想到她一个嫡福晋都还在吃大厨房,武秀宁一个小小的格格却用起了爷一直单独使用的小厨房。

什么规矩,都是借口,之前还口口声声地拒绝她,转过身却给一个小小的格格这么大的福利,这是在打她的脸,还是在嘲笑她用尽手段,也走不进他的心?

乌拉那拉氏气得面色通红,脑子发胀,心口发疼,扬手的瞬间直接扫掉身旁的茶盏。

曲嬷嬷束手候在一旁,目光淡淡地那摔落在地,惹得茶水四溅的茶盏,既不开口,也不出声,直到乌拉那拉氏撒完气冷静下来,她才低声唤人进来将这满地的狼籍收拾干净。

“主子,主子爷此举是不是有别的用意?奴婢思来想去,怎么也不相信主子爷是那种能为女色所迷的人。”

“不管是与不是,有一点可以确认,爷这是打定主意捧武氏。”乌拉那拉氏冷声道。

胤禛能为武秀宁做到这一步,那就证明武秀宁之于他已经不再是一个玩物那么简单了。

曲嬷嬷听着乌拉那拉氏从牙缝中一字一句挤出来的话,就知道她已经怒到了至极,可这又如何?

主子爷才是这府里真正的主人,即便乌拉那拉氏贵为福晋,那也做不了他的主。

“主子既然什么都明白,那就退上一步,这后院总得有人争,主子才能掌握,毕竟仗着德妃娘娘跟主子相争的李侧福晋已经在这府里风光太久了。”曲嬷嬷实事求是地道。

乌拉那拉氏明知曲嬷嬷说的有理,也知道这才是目前最好的靠近,可她就是觉得心头气不顺。

胤禛的忽略,德妃的刁难,李氏的张扬,武氏的上位,还有这后院一样一样的麻烦……

乌拉那拉氏越想越觉得胸口堵得慌,她想不出来可以疏解内心郁气的方法,甚至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渐渐扩大。

“乌雅氏那个蠢货呢?”

“乌雅格格病了,府医每天都过去,现在还在养病,短时间内怕是不能出现了。”

“连病都病得这么不是时候,这个蠢货还有什么用!”乌拉那拉氏一脸阴郁,乌雅氏那样的蠢货,关键时刻用不上,要她何用?

倒是她身后的德妃,都闹到这份上了,她就不相信乌雅氏没有往宫里送消息,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半点动静,难不成还憋着什么大招不成?

“那宋氏那边,可还要她再跑一趟?”曲嬷嬷低声问道。

乌拉那拉氏皱眉:“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也是个没用的?”

“听说宋氏上门,武格格避门不见,宋氏这才无功而返。”

乌拉那拉氏闻言一脸不悦地道:“武氏说不见她就走,那本福晋还要她干什么,连个新人都制不住,也难怪当年占尽先机的她斗不赢李氏。”

她就是再不喜欢李氏,人家也是正儿八经的侧福晋,可宋氏呢,明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最终却只落到门庭冷落,连个女儿都养不活。

真是眼皮子浅的东西,该看重的不看重,该舍弃的不舍弃,该避讳的不避讳,难怪作为爷的第一个女人却混得连武秀宁一个新人都不如,真是丢人现眼。

乌拉那拉氏经过一阵发泄之后,神情稍稍平静了许多,原本杂乱的思绪也慢慢地捋顺了。

武秀宁的美貌会让胤禛注意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即便宠上三日,也不算大事,她会觉得气恼,却不会像现在这样慌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是她忽略的,才引得一向重规矩的胤禛做出这种反常的举动来。

“依着我对爷的了解,他即便对武氏有所偏爱,也不可能这般直接地**雅氏的脸?”

“回主子的话,那天咱们在后院放了不少流言,恰好十三爷也过来了,会不会是他们听到了什么引起了误会……”动了敲打后院的念头,曲嬷嬷琢磨着这句话,突地想起一件事。

乌拉那拉氏怔了怔,脸色微变:“原来如此。”

她道爷为何会有如此突兀的举动,没想到竟是因为她考虑不周扫了爷的颜面,这才造成这进退两难的局面。

“真没想到最终成全武秀宁的竟是我自己,这还真是讽刺!”

曲嬷嬷嘴唇动了动,却没敢继续劝,自家主子容不得人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而且她越是在意主子爷就越是容不得人,长此以往,这脚下的路只能越走越窄。好在主子大多时候还是理智的,即便这个结已然成了死对,但只要不影响大局,她也不好多劝。

“罢了,到底是我太过急切了,眼瞧着李氏要生,新人入府,种种事情交杂在一起,反而失了原本的分寸,使了这等上不了台的手段,这才落得被爷亲自敲打的局面。”

乌拉那拉氏有心计有城府,只是太过在意胤禛,又太恨李氏了,这才失了分寸,不然以她的性格,根本不会犯这种错误,更不会将武秀宁放在眼里。

但是一步错步步错,错误既然已经造成,为了防止自己泥足深陷,生生将大好局面一手毁掉,她有必要想法将一切都拉回正轨,不然她多得不只是一个敌人,失去的还有胤禛对她的敬重和信任。

“主子英明。”曲嬷嬷见乌拉那拉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想法准备帮她度过这个难关。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