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四贝勒府的时候已然是深夜了,府里一片寂静,隐约可见的红色装饰带着一丝喜气,武秀宁跟在胤禛身后下了马车,刚走几步便见到站在廊前的乌拉那拉氏。

看样子乌拉那拉氏快他们一步回府,甚至早早地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等胤禛。

这一个男主子,一个女主子,不管是恩还是怨,都轮不到两个妾氏来插嘴,所以不用胤禛吩咐,武秀宁就很自觉地同乌雅氏一起回了后院。

再说了,依礼胤禛今儿个本来就是要宿在正院的,这是属于正室的福利,轻易不敢妄动,除非胤禛有宠妾灭妻的打算。

乌雅氏没武秀宁那么会看眼色,得失心重的她急于冒头,却又抓不到机会,原本她还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勾搭一把,谁知还不待她开口,武秀宁率先选择了告辞,这下子她哪里还有机会开口。

满腹牢骚的乌雅氏看着急着回后院的武秀宁,一脸笑意地凑过去道:“武妹妹今儿个可是真风光。”

武秀宁抿了抿唇,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直打颤,话语里也不自觉地带了一丝颤音:“乌雅姐姐说的是什么话,难道说我被人为难在你看来还是好事啰?”

“怎么会,我就是随便说说的,毕竟爷今儿个可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呐!”

武秀宁闻言眉梢微挑,她知道乌雅氏这是在嫉妒,可是她凭什么要听她这酸言酸语,“乌雅姐姐对今儿个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误解,主动找茬的人不是我,想要给人难堪的也不是爷,听你这意思,好像是我主动挑事,是爷故意给人难堪?”

路见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既然敢于主动找茬的,那就得有被别人铲平的觉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乌雅氏张了张嘴,表情有些讪讪地道。

她敢讽刺武秀宁,却不敢指责胤禛,不管今天的事情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都轮不到她来指手划脚。

“那乌雅姐姐到底是什么意思?”武秀宁转过身,目光清冷地对上乌雅氏。

“我……”乌雅氏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日之事,她有幸灾乐祸,亦有嫉妒不甘,说到底她只是见不得别人得好处,自己却什么好处也捞不着。

武秀宁可不管她是什么想法,既然早就决定做敌人,那她就不可能对她客气:“乌雅姐姐若真是羡慕,以后遇上八福晋,乌雅姐姐可别忘了把握机会往上冲,免得别人再抢了你的风头。”

“你——”

武秀宁看着乌雅氏气红的脸,不以为忤,甚至有些咄咄逼人上前两步继续道:“我如何?难道我有说错吗?想要得到就必须先学会付出,乌雅姐姐不要以为自己失去良多,事实上打从进府那天开始,你什么都没有付出,你只是一味地在索取。”

“我没有。”乌雅氏飞快地反驳。

她不知道武秀宁的话对不对,她只知道她已经成了胤禛的女人,那她就必定要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即便她的所作所用需要牺牲别人,她也在所不惜。

只是她一次次地争取换来的是一次次地失望,如此她怎么可能不去嫉妒轻易而举得到这一切的武秀宁。

武秀宁不知道乌雅氏内心的想法,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注定成为敌人的人,不需要任何怜悯:“乌雅姐姐,我希望你明白,有些东西不是我抢的,而是你还有府里的其他人推到我面前的,毕竟我只是一个新人,再耀眼也左右不了其他人的决定,且你真的以为爷会宠我只是因为你当日跋扈的举动吗?”

“不然呢?”她一直是那样认为的,也为此一直后悔自己的冲动。

“天真,若真的只是这样,那你就把爷想得太过肤浅了。”武秀宁轻笑一声,明显是在嘲笑乌雅氏的单纯。

若胤禛真的只是一个只看美貌的男人,那也轮不到她武秀宁来冒头,毕竟宫里赐进府的妾氏谁还没个美貌,可真正能得宠的也就那么几个。

说白了,天时地利人和一个也少不了。

乌雅氏看着浅笑盈盈犹如雪中红梅的武秀宁,一脸锲而不舍地反问道:“那你告诉我要怎样想才不肤浅?”

武秀宁听了乌雅氏的话,目光落在她带着一丝急切的面容上,忍不住想,上一世乌雅氏跋扈冲动,这一世乌雅氏就算变了态度,也改变不了狭窄的心胸和短浅目光。

“这一点你应该问你自己,又或者问你身后的这位嬷嬷。”

她就不信德妃会毫无目的地安排她进四贝勒府,说穿了,上一世也好,这一世也罢,德妃其实都把她当成一个搭头。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个搭头最终抢了乌雅氏的风头。

乌雅氏看着丢下这一句话就径自离开的武秀宁,双眼微眯,她心里清楚武秀宁这样的举动并非是给她留余地,可能是为了挑唆她同其他人对上。

武秀宁可不知道乌雅氏的想法,若是知道,她肯定会笑出声,她会这样半道丢话离开,的确是有意挑唆她转移视线,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她这个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说不通,不想再浪费唇舌。

齐嬷嬷看着乌雅氏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一紧,暗自琢磨着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同她开诚布公地谈谈。

正院那边,乌拉那拉氏看着坐在炕上喝茶的胤禛,目光微闪,今儿个是除夕,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得将胤禛留下。

进宫之前,她并不担心,却不想会因为一个武秀宁落得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地步,说来,还真是可笑!

胤禛在来之前,心里就已经有了打算,他不急于收回乌拉那拉氏手中的权柄,自然也不会彻底扫了她的脸面,但他必须让她知道自己的底线。

“爷,今日之事是我处事不周,妾身这厢给爷赔礼了。”乌拉那拉氏私下里其实也是有温柔的一面,只是因着种种原因,两人渐行渐远,再也没了从前的亲近。

“这事确是你的责任。”胤禛抬头,目光微冷地看向乌拉那拉氏。

乌拉那拉氏见胤禛的态度一点都没有缓和,心中暗叫不好,她利用八福晋对付府里妾氏的事太过明显,只是以往都没有闹出来,而她又太过小看武秀宁,今天才会闹到胤禛面前,依着他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这事还真不是三言两语能糊弄过去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她要确保自己的地位不受威胁,要确保自己的地位稳固,那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依旧会这么做。

“爷说的是,这事责任全在妾身身上。”乌拉那拉氏犹豫了一下,然后很是郑重地冲着胤禛行了一礼,算是认错。

“嗯。”胤禛见乌拉那拉氏这只想快速揭过此事的态度,眼神微冷,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乌拉那拉氏是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人呢!

也罢,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足够的人手掌握后院的动向,为了不打破眼前的平衡,他可以不追究此事,但现在不追究不代表以后不追究。

“时候也不早了,就寝吧!”

“那妾身这就吩咐人准备热水。”乌拉那拉氏见胤禛愿意留下,满心欢喜地唤人进来伺候。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