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雅氏心里暗道一声倒霉。

她原本是想过来找李氏商量对策的,毕竟从进府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承宠,即便有德妃的名头在哪里,也无法堵住所有人的嘴,且乌雅氏自己也不甘心就这样被胤禛忘到脑后。

可惜李氏不接招,只要涉及宠爱便顾左右而言他,这让乌雅氏显得十分的挫败。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心知只有抬出德妃才能勉强让李氏低头,但她心里也清楚德妃的名头并不好用,特别是在齐嬷嬷跟她详谈过后,她便再也打不起让德妃撑腰的旗帜了。

两人话还没说上几句,李氏便以休息为由准备打发她走,她心有不甘却也没法,谁知刚起身也不知道怎么地,左脚拌右脚竟摔了个跟头,虽然她没有扑到李氏身上,可李氏因着惊吓居然提早发动了。

她倒是想推卸责任,可惜思懿院不少人都看见了,没法她就只能在这里等着看结果了。

曲嬷嬷见她不吱声,上前两步,道:“乌雅氏,福晋在问你怎么会在思懿院?”

“没什么,就是过来窜窜门子,没想到回去的时候没站稳摔了一跤,竟吓得李姐姐提前发动,真是不该。”

“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摔倒呢?”

乌拉那拉氏眉心微蹙,心里却在阴谋化,猜测是不是德妃又动了什么心思,想借此陷害她?

对于德妃,乌拉那拉氏是真的觉得怎样揣测都不为过,那个老妖婆,连自己的儿子都能陷害,又何况是对她这个连面子情都没有的儿媳妇。

“曲嬷嬷,让府医过来给乌雅氏瞧瞧,别摔出什么伤来。”乌拉那拉氏朝着一旁的曲嬷嬷吩咐道。

“是,主子。”曲嬷嬷也不耽搁,转身就去将府医给请来了。

乌雅氏似想到什么一样,面色一变,想出声反驳,好在一旁的齐嬷嬷眼明手快地拦了一把,不然这真的意外就要被她吵出阴谋来了。

在后院,特别是在只有乌拉那拉氏的情况下,再犟的脾气也比不过别人手中的权利,与其因一时之气自讨苦吃,还不如大大方方地任其试探,反正她们这次是真的遇上了意外。

乌拉那拉氏见乌雅氏如此坦然,疑心稍去,等府医说了情况之后,虽然依旧警惕,却没再就此事继续折腾。

反正只要倒霉的不是她,李氏就是因此一尸两命,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惜,相反地无比痛快。至于她为什么这般谨慎,除了不想惹麻烦上身,再就是要给胤禛一个满意的回答。

乌拉那拉氏得到想要的答案,一面让人去给胤禛报信,一面让人搬了椅子出来,她就坐在院子里等李氏生产,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但她绝对会让她成为最后一次。

产房里李氏的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看样子生得并不顺利,相比乌拉那拉氏从容平静,乌雅氏就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齐嬷嬷站在乌雅氏身旁,见她这副忐忑不安的模样,不由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道:“主子,今天这一切都是意外,就算有什么事,那也怪不到主子身上。”

乌雅氏闻言一怔,抬头望去,见产房门口人来人生,心中不由地更慌了,“嬷嬷,虽然是意外,可谁能保证出了事情,爷不会迁怒于我。”

齐嬷嬷听了她的话,语带安抚地道:“李侧福晋这也不是第一次生产,再则这一次虽然是意外,但李侧福晋也到了要生产的时候,肯定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真的吗?可是我们并不能确定别人会不会对她下手?”

齐嬷嬷听着乌雅氏这般直白的话,眼里顿时露出些许惊讶之色来。

她说的这种情况的确存在,尤其是乌拉那拉氏,她连武秀宁一个新人都容不得,更何况是已经有了一子一女的李氏。别说她们什么都没有察觉,就是察觉有异,她们一主一仆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要为了一个李氏跟身为嫡福晋的乌拉那拉氏拼命不成?

这又不是三两句话能解决的事,要豁出命去,谁愿意为不相干的人拼命?

齐嬷嬷心中觉得荒谬,面上却不能声色,直接道:“主子,咱们再等等,主子爷和其他人应该快来了。”

乌雅氏闻言顿时放下心来:“若是爷他们能早点过来,我反而能松一口气,毕竟我不是武秀宁,爷的怜惜一时半会的怕是用不到我身上来。”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乌雅氏回过头去,便见胤禛走在最前面,宋氏等人跟在他身后,脚步匆匆,均是一脸的担忧的模样,看得她直想捂眼。

不过这也是常态,不管她们私下里斗成什么样,至少在爷们面前,那都是感情和睦的‘亲’姐妹。

胤禛一过来,乌拉那拉氏立马起身,等到胤禛坐下后,乌拉那拉氏不等胤禛开口,就将情况一一复述了一遍。

胤禛闻言差点连标准的冷脸都绷不住,他本来还想着是不是有人动了手脚,现在看来倒真像一场意外。

“好了,先等等看。”

站在众人之中的武秀宁更是差点笑出声来,原本她还在奇怪怎么上一世能瓜熟蒂落的李氏这一世却提前发动,原来是乌雅氏的关系,只是不知道是真意外还是假凑巧。

其他人表情各异,但能看出来心情都不错,想来李氏得罪的人也不少,至少在场的没谁是真心希望她安好的。

乌拉那拉氏坐在胤禛身边,她既然早有安排,自然就不担心结果,毕竟最差也不过就是让李氏顺利再生下一子。

产房里,李氏此时的心情跟乌拉那拉氏差不多,她自己也觉得这次早产的原因无比的荒唐。

明明摔跤的人又不是她,甚至对方也没扑到她身上,她仅仅只是吃了一惊居然就发动了,这样的原因真的够荒唐。

别人摔跤她惊个什么惊,好在接生嬷嬷说了,她这一胎胎位极正,不然她这是要莫名地受人牵连,遭遇险境呢!

只是这毕竟是生孩子,胎位再正,那也不是不疼。

即便李氏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再生她依旧觉得疼,而且还是在这么突然的时间,好不容易恍过神来,知道胤禛过来,她怎么可能不委屈,又怎么可能让屋外的那群贱人抢了爷对她的关注。

想到这里,李氏的叫声更大了,每叫一声都还叫一下胤禛,那一声声呼唤犹如杜鹃啼血,哀怨莫名,委屈至极。

“曲嬷嬷,派人过去提醒一声,让李氏别把力气都放在叫喊上,用心生孩子更重要。”乌拉那拉氏看着这个时候还不忘争宠的李氏,直接就气笑了。

她总算知道自己这些年为什么斗不赢她李氏了?

先不说身份地位,就说这脸皮,能有她这般厚脸皮的,岂今为止,乌拉那拉氏也就见过她李氏一个,这都生死关头了,她还惦记着争宠,她就不怕自己力竭,一尸两命?!

乌拉那拉氏真心觉得荒唐。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