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秀宁表情恬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拈着一颗果子,就好似这殿内的一切都没有她这颗果子来得吸引人。

乌雅氏坐在旁边,美目含情,目光频频注视着坐在前方的胤禛,可惜胤禛一点都没有回应的意思,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康熙等人身上,这让乌雅氏有些气馁的同时,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一旁的乌拉那拉氏和武秀宁。

她倒是盼着两人能闹起来的,可惜这两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沉得住气。

因着她的梦是继继续续的,有很多事情她都只能知道一个大概,比如乌拉那拉氏和武秀宁最终还是联手了,不,与其说是联手,不如说是武秀宁投靠了乌拉那拉氏,但是现实中的武秀宁并没有投靠乌拉那拉氏的意思,难道这其中是因为乌拉那拉氏的算计最终导致了这个结果?

乌雅氏脑子里一片混乱,李氏对她的态度简直是不屑一顾,明显德妃的威信在四贝勒府里并不好用。为了得宠,乌雅氏不得不结合梦境中得到的启示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为了确认德妃的态度,入宫之后乌雅氏便趁机见了德妃,一如她所想,德妃表面热情,态度敷衍,一如梦中所显示的那样根本就不重视她这个侄女,搞清楚事情之后,有些意尽阑珊的她再没心思同德妃周旋,简单地应付几句,留下齐嬷嬷便回了偏殿,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正好看到武秀宁被人找茬的一幕。

当时她是真恨不得对方一巴掌打花武秀宁的脸,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知道武秀宁依旧是进府之时她认识的那个武秀宁——伶牙利齿行事阴狠。

不过正是因为这一幕才让她确定武秀宁不是那么好拉拢的,除非乌拉那拉氏使了什么手段,逼得武秀宁不得不妥协,否则就武秀宁清高傲气的脾性,如何肯投靠于她。

想到这里,乌雅氏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提醒武秀宁一下,但下一刻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只要武秀宁倒了,她才有机会上位。

乌雅氏看着正同诸位皇子福晋敬酒的乌拉那拉氏,眼里闪过一丝寒芒,随后又垂下头,慢慢地品起面前的水酒来。

相较乌雅氏的掩旗息鼓,武秀宁在注意到八福晋等人过来时就回神了,她最是清楚乌拉那拉氏的手段,每每在人前,端是一副贤惠大度的模样,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总能煽动正室对妾氏的敌视。

今晚,估计还是同样的戏码,毕竟除了这个她乌拉那拉氏也没别的手段可使了。

八福晋、九福晋和十福晋遇上宴席向来都是一起行动的,这不,人还没有走近,便已然听到八福晋郭络罗氏张扬的笑声。

武秀宁正坐在桌后,脸上的笑容微微深了些许,眼见乌拉那拉氏动作轻快地起身相迎,眼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丝寒芒。

乌拉那拉氏,果然还是那般迫不及待想要算计于人。

她的眸光收回来之前,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不远处正同十三阿哥说话的胤禛。此时宴会已然进行到了一半,康熙为了体现自己亲和,已然走到皇室宗亲之间去了,身边跟着太子,那父慈子孝的画面半点看不出不久前那浓郁的**味,其他阿哥面色似见多了这场面,虽有不愤,却也无奈,谁让康熙才是真正当家做主的人呢!

“四嫂,不是我说你,年年都带那些小妖精,你不累,我们瞧着都替你累。”八福晋历来快人快语,与其说她情商低,还不如说她是被宠得忘了形。

几个相互见礼,乌拉那拉氏听了八福晋的话也仅仅只是笑了笑,并不反驳。她需要好名声,也需要敲打示威的机会,但这些又不能全部由她自己来,所以各式宴会就成了她的首选。

而八福晋等人就成了为她打抱不平的对象,她们的言行越是激烈就越是能引起周边其他正室的共鸣,继而李氏也好,其他人也罢,都会被人喷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乌拉那拉氏有些出神,心里琢磨着要怎样才能更好地打击武秀宁她们的信心,毕竟出师不利,再失败,今儿个她怕是也没那个心思继续折腾了。

自古讲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她出师不利,已然失了先机,若再不行,就只能收手,不然闹得难看了,不仅会惹得康熙等人的不满,就是胤禛怕是也要对她起疑心了。毕竟这一次胤禛突然出手,不管从哪方面看都让她觉得心惊。

“四嫂,你在想什么呢,难不成还真被几个小妖精给吓住了!你啊,就是脾气太软,才会让人爬到自己头上来。”八福晋见乌拉那拉氏不回话,还以为她是有什么顾虑,不由地为她打抱不平起来。

对于她的这些话,乌拉那拉氏还是很受用的,毕竟要有人帮着她出头,她才能继续保持自己贤惠形象:“什么吓不吓的,有些事看得最终还是爷们的选择。”

乌拉那拉氏这话倒也直接,妾氏什么的敢于嚣张,可不就是因为有爷们撑腰吗?站在她身旁的人福晋等人闻言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各异。但都沉默了起来,即便强势如八福晋,不也只能眼看着丈夫纳小么?

“四嫂这话没错,这妾氏之所以嚣张,还不都是让爷们惯出来。”九福晋轻叹一句,说到小妾嚣张,谁还能比她府里的多。

乌拉那拉氏闻言一愣,她倒是忘了这九阿哥有多浑,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府里拉,这后院的妾氏比谁都多,九福晋没少吃亏。

“这也是办法的事。”乌拉那拉氏状似不经意的一句感慨,却让八福晋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八福晋在一众福晋当中算是比较说得上话的,府里虽然有侧福晋有格格,却都不敢跟她放肆,更不要可能闹着来参加这种宴会。但就是这样,八福晋依旧容不下这些人,这次选秀据说还当众顶撞康熙,说是不接受新人进府。

“什么没办法,就是你们性子太软了,才由着这些上不台面的东西上蹿下跳,带坏了爷们,又败坏了风气。”八福晋说这话时,眼神颇为不善地扫视四周。

不少在八福晋手上吃过亏的妾氏纷纷避开眼神,明显是不想招惹这位煞星,而武秀宁没有刻意躲也没有刻意表现,一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这傲人的美貌偏偏就让人看不顺眼了。

“那边那个最出挑的应该就是四嫂带过来的新人吧,果然是好颜色。”八福晋冷眼长相绝丽的武秀宁,眼里满满都是厌恶。

乌拉那拉氏好似没有注意到八福晋眼里的厌恶一般,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的笑意道:“都是德妃娘娘亲自挑选的,自然也是好的。”

“四嫂这话说得自己都觉得假,又何必要说给我们听,再说了,不过是一个妾,有什么好嚣张的,不过就是没遇见能收拾她的人。”八福晋冷笑一声道。

乌拉那拉氏也不恼,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脸上换了几分略带认真的表情道:“八弟妹既然知道是假话,那也应该明白,有些事即便是假的,咱们也得当成真的,不然这日子要怎么过,总不能寻死觅活,丢了自己的脸面,无端让人看了笑话。”

几人之间的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八福晋阴沉着脸同乌拉那拉氏对视着。良久,她愤而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往武秀宁的方向走去。

有些人不收拾,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尊卑,什么是分寸。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