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胤禛身后的武秀宁也是满脸的愕然,显然是没有想到李氏争宠的手段已经到了这般的登峰造极的地步。

李氏怕不是想得宠想疯了吧?

她现在是提前生产,还是因为意外提前生产,不管原因大小,这生孩子都是要人命的,一个不好那可是一尸两命。

可人家李氏硬是心大,似乎笃定自己会安然无恙地生下孩子一样,虽然结果的确是这样,但是谁能保证中途就真没个意外?

回想上一世李氏自这胎之后就再没了动静,武秀宁之前还想着也许是弘晖之事让她彻底失了宠才造成的,现在想想指不定就是因为她心大伤了身子,又或者乌拉那拉氏暗中出手才造成的。

目光微微扫了一眼端坐在胤禛身旁的乌拉那拉氏,武秀宁暗暗回想上一世被她安插在思懿院里的暗桩?

那个时候她在府里的境遇远远不如现在,眼瞎耳聋,根本弄不清情况,就更别谈后院阴私以及势力分布了,能让她知道的大多都是已经发生过的,甚至是别人闲话提及时她听来的几耳朵,连真假都分不清,就更别提详细内容了。

但是武秀宁记得有一次去正院时正好遇见乌拉那拉氏身边的曲嬷嬷和大丫鬟春诗凑在一起商量什么事,话中正好提及思懿院,那时她并没有在意,毕竟两方对立已久,说不清谁对谁错,也说不清谁赢谁输,反正双方之间一直都保持不死不休的相处方式。

那个丫鬟叫什么来着?

对,叫玉竹。

想到这里,武秀宁突然明白为什么后来乌拉那拉氏和李氏之间的矛盾一下子就爆发了,很显然这其中的***便是乌拉那拉氏借机对李氏下手,以至于李氏在得知真相后不管不顾地予以还击,至于这里头还没有别人的手笔,武秀宁并不关心,她只知道这件事对她而言是个不错的契机。

毕竟她还没有善良到主动帮乌拉那拉氏或者李氏规避危机,即便孩子无辜,可她就不无辜么?

恍然回神,耳边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细听全部都是在指责和讽刺李氏到了这个节骨眼还要不择手段争宠的事。

“你瞧瞧,难怪人家得宠,连生孩子还想着争宠,谁还比得过。”

“怪只怪咱们豁不出去,若是有李侧福晋这一半的脸皮,咱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啊!”

“姐姐说的是,咱们可没李侧福晋这么心大,都到这个时候还惦记着争宠呢……”

“谁说不是。”

“……”

这些话能传到武秀宁的耳朵里,自然也能传到胤禛的耳朵。

李氏做事的确让人不耻,行为举止都很上不了台面,胤禛诚认,却不得不为她兜着,毕竟她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他就算觉得不满,觉得恼怒,也得先替她遮掩,眼瞧着这些人越说越离谱,他不由语带隐怒地冷声喝道:“够了,这里没你们的事,都散了吧!”

“爷……”

“福晋不必再说了,李氏生产有你我在这里坐阵就够了,其他人都回去吧!”胤禛肃着一张脸,冷声道。

乌拉那拉氏见他态度强硬,也不再多说,转身的瞬间便示意众人都散了,这种笑话她早就看够了,多一次少一次根本不重要,她会阻止也不过就是职责所在。

自打宫宴之后,只认错不改错的乌拉那拉氏被胤禛打上了油盐不进的标签,再加上外头渐起的流言,胤禛忙于应对,再没进过后院,乌拉那拉氏有心想要缓和两人关系,却一直找不到机会,现在这个时机虽然不适合,但是把握的好,未必不能扭转局面。

李氏生产纯属意外,她不怕查,且勇于表现的同时还能达成目的,她何乐而不为。

坐回胤禛身边,乌拉那拉氏轻声道:“爷不必担心,虽说今儿个的事情着实是个意外,但是妾身已经让府医看过了,想必李妹妹很快就会为爷再添一子。”

“嗯。”胤禛表情淡漠地应了一声,他心里清楚乌拉那拉氏不会就这种事糊弄于他,但也不会再相信她这种口是心非的话。

有时想这蒙在眼前的纱一旦揭去,红果果的真相会抹去一切好感,胤禛现在对于乌拉那拉氏的观感就是这样。只不过康熙愿意看到和睦平稳的局面,胤禛就不得不压抑内心的不甘和愤怒,一一做给康熙看。

乌拉那拉氏见胤禛目不斜视反应冷淡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挫败,她都已经一退再退了……突地李氏的尖叫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目光转过去,眼见一向不动如山的胤禛竟换了个姿势,乌拉那拉氏眼里不由地闪过一丝杀气。

李氏当真是留不得!

但她心里更清楚如今的李氏不是她能动的,她若是真要李氏的命,她自己怕是也讨不了好,可一直这么放任下去,她的处境可能比现在还不如,还好她早有安排。

揽月轩里,刚多外面回来的武秀宁就跟没骨头似的直接趴到炕边的引枕上,神情慵懒,显然是胤禛的这个安排。

这主子之间的戏岂是这么好看的,一个不好那是要被记恨的,再说了那场面明显没有发挥的余地,站了也白站,与其吃亏受累,还不如早早回来休息,反正李氏是生是死,是平安还是倒霉,于她而言,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想到临走之时胤禛那安抚的眼神,武秀宁长睫微眨,红唇微扬,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今日的事情虽然出乎她的意料,但是胤禛在那样的场合还能注意到她,那就证明她武秀宁已然不再是这后院众多妾氏中的一个,而是能影响他情绪的人。

至于乌拉那拉氏算计李氏的事会不会成功,她并不在意,反正两人积怨已深,没有这件事也还有其他事,她一个小小的格格能起什么作用?

与其多管闲事成为出气筒,还不如冷眼旁观,多为自己打算,毕竟她进府也有大半年了,若是可以她是真的希望能有一个孩子,可惜一直都没有动静。

好在她没有着乌拉那拉氏的道,这段时间也努力调养,想来怀上是迟早的事。

说来说去,还是她太弱了,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不然她也不至于样样都小心,事事都谨慎。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