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秀宁一个孕妇饿着肚子硬生生地陪了胤禛一天,已经是极限了,好在胤禛心里有数,等到第二天武秀宁睁开眼,澜衣她们不仅将各种吃食补品都准备妥当等她享用。

武秀宁想胤禛虽然伤心,但理智仍在,他明知其中有问题,可碍于种种原因不能大张其鼓地处置,便只能先选择安抚她,毕竟他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自然不想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有任何损失,不然这偌大的贝勒府怕是又要步上一世的后尘。

对此,武秀宁能理解,因为她心里清楚此时的胤禛还做不到掌控一切,眼瞧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行动不如过去那般灵活,很多时候的确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与其送上门去碍人家的眼,还不如在安全距离内看好戏。

两天后,一直闹腾的贝勒府终于消停了,弘晖阿哥在胤禛的安排下已经下葬了,因着是夭折的关系,并没有大办,而宫里也只是相应地赐了一些东西表示安抚,至于乌拉那拉氏悲痛欲绝之下做的那些事,都让要面子的胤禛给压下来了。

如她预想中的一样,胤禛还是那个万事皆忍的性子,别看他现在这样,可一旦给了他算账的机会,倒霉的只会更倒霉,而惨的只会更惨,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转眼间又到了请安的日子,武秀宁收拾收拾,带着姚嬷嬷和绿芜去正院请安,不过十来天不见,再次见到乌拉那拉氏,才发现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她竟憔悴至斯,明明不过二十四五的年纪,看着却像个老妇一般,毫无生气,只是她眼底的挣扎和疯狂,隐约昭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看来,弘晖的夭折对乌拉那拉氏而言也不是没有影响。

可武秀宁知道她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并不意味着是真的,因为这几天里,趁着爷还在悲痛之中,乌拉那拉氏暗地里的小动作可是一点都不少,如今看来,可怜之人还真是必有可恨之处。

因为怕自己身怀有孕的关系引起乌拉那拉氏的不满,武秀宁不仅是打扮,言行举止都很注意。

屋里过来请安的其他人也是如此,除了专业给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添堵的李氏,似乎再没谁敢在这个当头找不自在。

果然,注定成为宿命的对手逮到机会,势必是要狠狠打压一番的。

“给福晋请安。”不管李氏的动作有多么的敷衍,其他人该规矩还是规矩的。

“起。”有别于平日的端庄,此时乌拉那拉氏的声音里似乎都透着一股子冷意。

“谢福晋。”

然而众人的低眉顺眼并没有让乌拉那拉氏觉得满意,相反地她内心悲痛而焦躁,目光扫过李氏那貌似挑衅的神情,只觉得名为理智的那根神经‘啪’的一下就断了,就在众人还没回神之际,她已经抓着身旁的茶盏朝着李氏砸了过付出。

好在李氏早有准备,微微侧身就直接躲过了,末了,还一脸好笑地道:“哟,福晋的气性是真是越来越大了,妾身还什么都没做,福晋就动手,这真要做了什么,福晋还不得杀人呐!”

“你有没有做自己心里清楚!”乌拉那拉氏死死地盯着李氏,脸上的表情无比的狰狞,似乎死了儿子的她一下子挣脱了束缚,变得颇有几分不管不顾起来。

很明显乌拉那拉氏是认定弘晖的死跟李氏有关,不管李氏做什么她都认为是错,然后想办法找她的茬。

“至于本福晋有没有气性,岂是你一个侧福晋能置喙的。”

“福晋说的不错,我的确不能对福晋行事所有置喙,但福晋也别想随随便便把人当成出气筒,虽说我是个侧福晋,但也是上了皇家的玉牒的,可不是什么人说动就能动的。”李氏可不怕事,不然她也不会借着德妃的手要了弘晖这个大阿哥的命。

当年若不是她乌拉那拉氏暗地里收买弘盼身边的人,那些人怎么可能疏忽职守,以至于原本健健康康的弘盼染上风寒,没多久就去了。那时她还不是侧福晋,只是一个小小的格格,便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乌拉那拉氏并没有因此而收手,相反地她把事情做得更绝,如此她怎么可能再继续忍下去。

“李氏,你不会以为一个侧福晋就真的能爬到我这个嫡福晋的头上来吧?”乌拉那拉氏眯着眼,明显是打定主意要让李氏不痛快!

“福晋这是说的什么话,妾身一向遵爷的吩咐谨守规矩,哪儿像福晋这般,只要自己心里不痛快,就拖着所有人一起不痛快!”李氏凉凉地开口。

“李氏,你这是在指责本福晋吗?你这是以下犯上。”乌拉那拉氏咬着牙,眼中带毒:“别说本福晋没有提醒你,人呐,不能太得意,否则一朝从云端落到地上,那可是会摔死的。”

论打嘴仗的功力乌拉那拉氏并不弱,不然她凭什么以一力降十会,对上德妃和李氏都丝毫不落下风。

果然,李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显然她对乌拉那拉氏的实力并不小觑,甚至相当地忌惮,不然她说话不会藏一半收一半,可是偏偏,乌拉那拉氏到了这个地步还自以为是,明明只是一个无子无宠的货色,偏偏就想着压她一头!

哼,若不是她早从德妃那里得知她早年因生大阿哥而伤了身子,她肯定会把她用在自己身上的药再往她身上用一遍,天知道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凭得就是自己的肚子,没了肚子,没了鲜嫩的年纪,她凭什么跟后院的妾氏们争。

面对这样的现实,乌拉那拉氏就成了李氏的心魔,不除不足矣心安。

大阿哥初逝,不管是宫里还是爷对乌拉那拉氏的丧子之痛都抱有怜惜之心,但这也仅止是怜惜,并不会因此就另眼相待,毕竟这皇室里丧子无宠的并不只她乌拉那拉氏一个人。

“要来福晋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肯定是身有体会,否则这警世良言岂是谁有说出口的。再说了,妾身有子傍身,可不是谁想上手就上手的。”如今的李氏虽然不能拿弘晖的死刺激乌拉那拉氏,但她有儿子就是最好的利剑,由不得乌拉那拉氏不在意。

面对大阿哥病逝后第一次请安,眼瞧着妻妾之间的气氛这般激烈,武秀宁觉得她应该错过了不少好戏,但这一切并不重要,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重于一切,至于彻底对上的乌拉那拉氏和李氏,都不用武秀宁和乌雅氏出手,两人就能凭着互相伤害斗得你死我活。

直到三个月后,两人斗得越来越激烈,那种好似要拖着整个后院一起同归于尽的架势惹得胤禛侧目,后来不知道胤禛怎么敲打二人的,总之情况比起之前来说消停不少,至少不用再拖着后院的其他人一起斗。

康熙四十三年的四贝勒府注定是压抑的,失去了大阿哥的胤禛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受了什么刺激,下半年开始便频繁地开始流连后院,想来对于子嗣的需求,他比其他人来得更直接也更迫切。

武秀宁面对这一情形,虽然会觉得有些堵心,却更能看清自己的处境。她如今身怀六甲,本就不能侍候,且相较于她在胤禛心中的地位,也许比后院的人高一些,但还没有到可以为她改变初衷的地步,也罢,只要得宠的对象不是钮钴禄氏。

胤禛的举动使得那些原本不得宠又没有子嗣的妾氏们燃起了新的希望,一个个为了争宠,难免做出一些功利的事情来,但这又如何,她们有得利啊!

得偿所愿的乌雅氏倒是真的很感激武秀宁,她以为胤禛进后院第一个宠幸她都是因为武秀宁帮着她说了话,虽说她们的合作仅仅只是各取所需要,但实在的利益比所谓的血缘来得让她安全感多了,更别说德妃打从一开始就在利用她。

于是,乌雅氏对武秀宁的要求更上心了,但凡武秀宁开口,她都会想办法办到,其用心程度可比当初的德妃高多了。

借着这股风头,武秀宁将揽月轩的隐患一一扫除,眼看着她生产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她若是不做到万无一失,都对不起她之前做得那么多铺垫。

永和宫内室

德妃看着贝勒府里的暗桩送来的消息,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本宫还以为依着李氏的性子,这事定要拖上许久才能成,现在看来倒是本宫小看了李氏。”

“娘娘说的是,这李氏仗得就是能生,现在四福晋断了她的生路,也难怪她要下狠手。”

“本宫不管她是为什么下狠手,本宫只知道这四贝勒府里不能有儿子,特别是嫡子。”德妃眯着眼,心中虽然有一瞬间的愧疚和挣扎,可到底这一丝愧疚和挣扎都比不过她对老十四这个小儿子的感情,“玉嬷嬷,李氏现如今是顾不了太多了,且接下来本宫要对付的人已经不适合她出手了,接下来就得看你的安排了。”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