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秀宁在屋里休息,澜衣和绿芜也不打扰,她们两个在揽月轩的分工一直都很明确,作为武秀宁身边的大丫鬟,她们自然是事事都以武秀宁的利益为先。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特别是李氏生产时的尖叫声,吓得两人心里一阵发麻。

若说她们之前还百般期望武秀宁有孕的话,那么现在她们开始有些害怕了,毕竟这种事情她们只听说过,根本没有亲眼见过,好不容易见到,却是这般骇人……不是她们要小提大作,而是亲眼见到的和别人说的那些话都让她们觉得害怕。

“绿芜,主子这个月可有换洗?”澜衣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伸手将绿芜拉到走廊角落,低声问道。

“呀,你不问我倒是忘了,主子似乎从上个月开始就没再换洗了,我本以为和从前一样,只是暂时的,可是主子这个月似乎也没有换洗……”绿芜偏头想了想,突地脸色大变。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们才想着不希望武秀宁这么快有孕,谁知就有了情况,这事还真是……

澜衣看着绿芜那惊骇的模样,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见无人注意她们,忙道:“先不要声张,等确认了结果再说。”

绿芜听了澜衣的话,重重地点了点头。

现在这个节骨眼,府里的目光虽然都集中在思懿院,可谁能保证消息泄露之后,其他人不会眼红?

与其因为一时不慎惹得别人眼红算计,不如先将此事按下,等到适当的时机再爆出。

“你说的对,这事儿别说咱们还不确定,就是确定了也得先看主子的意思。”绿芜拍着胸脯,一脸认真地道。

“你知道就好,这事儿真要如咱们所想,接下来要做得准备就多了。”澜衣面色有些凝重地看了武秀宁的屋子一眼,道:“李侧福晋这一胎也不知道生得是男还是女,总之后院众人这心思一起,谁也难保她们生不出旁的心思。”

对这后院的女人,她们可是一个都不相信,行事总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她们总没错。

宠爱这种东西本就虚无漂渺没个定性,她们不可能完全寄希望于别人,且主子自己的诸多筹谋她们也看在眼里,所以相较于相信别人,她们更相信自己的主子。她若觉得这后院都是敌人,她们就不可能相信这其中还有朋友。

以前主子没怀孕,福晋那些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这真要是有孕,那些人怕是要无所不用其极地算计自家主子了。

“你说的对,那些人本就对主子受宠眼红不已,若主子再有孕,她们怕是就真坐不住了。”绿芜想着后院那些人的作派,眼里满是防备。

“好了,不管结果如何,咱们得先跟主子确认一下结果,毕竟这府医说是府里的人,可谁知道是谁的人。”澜衣对府里的人那是一个都不相信,不然武秀宁不肯诊平安脉,她也配合演出。

两人略作收拾,又派人去小厨房拿了武秀宁惯常喜欢的甜汤和点心,这才一起进了屋。

武秀宁此时的心情略显复杂,见着澜衣她们拿来的甜汤和点心,很自觉地伸手端了碗甜汤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一世吃得苦太多了,这一世她尤其喜欢甜食,不管是汤还是点心,心情越不好越喜欢甜的。

澜衣和绿芜瞧着武秀宁微微蹙起的眉心,你看我,我看你,两人互相催促,谁都不肯先开口。

武秀宁抬头看了她们一眼,瞧着两人那别扭的模样,轻笑一声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咱们主仆之间还有什么话不好说吗?”

澜衣见武秀宁一脸笑意盈盈的模样,也不好再瞒,便道:“主子,你已经两个月没有换洗了,会不会已经怀上了……”

“你说什么!?”武秀宁一脸不敢置信地站起身上来。

澜衣和绿芜从来都不是那无的放矢之人,特别是她的事,两人历来重视,若不是真有可能,她们是绝对不开口的,但孩子一事对于武秀宁的影响太深了,眼下这个消息对于武秀宁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

孩子一直都是她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上一世她还来不及想就已经失去了资格,等到回头,孩子就成了她的梦魇,更成了别人打压她的手段和理由。

她太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之前在思懿院她还在盘算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得偿所愿,谁知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居然就的要实现了?

别看她表面平静不受影响,其实心里一直都很焦急,虽说现在只是有可能,但这样的消息依旧让她觉得冲击,甚至有些懵。

澜衣和绿芜站在一旁,看着武秀宁脸上复杂的表情,说不清是期盼是喜悦还是渴望,但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武秀宁身上缭绕着的那一丝淡淡的喜气。两人虽然没见武秀宁明确地发表意见,却能看出她的意愿。

“主子,咱们是不是要暗地里找个大夫瞧瞧?”澜衣见她久久不语,不由轻声问道。

武秀宁低笑一声,满是嘲讽地道:“自然是要找个大夫来确认一番。”

别看胤禛对乌拉那拉氏起了疑心,但此时的乌拉那拉氏依旧是这后院的掌权人,那府医就算不是她的人,也不会为了她一个小小的格格得罪她,所以为了安全,她得想办法找可靠的人为自己的把脉。

只是这贝勒府又不是菜园子,哪里是想进就能进的。

不过因着李氏生产的事,府里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等她平安产子后,那些人怕是更顾不上她了。

话说她手头上的那些产业胤禛是知晓的,毕竟生意越做越大,彼此间来往联系也越来越多,若没他的首肯,她就算收买再多的人也不可能瞒住乌拉那拉氏。说到底,这事成与不成,看得不是她,而是胤禛。

况且她这事真要论起来也是好事,就算最后被发现了也能糊弄过去,即便是乌拉那拉氏不满,看在胤禛的面上,她至多也不过是酸上几句,不算大事。

可她到底要怎么说动胤禛呢?

绿芜见武秀宁拧着眉,以为她是在为难,不由地说道:“主子若是没有适合的人选,不如给夫人送信,让夫人挑个可信的人,这样也不怕别人说漏了嘴。”

既然是要瞒,那就得做到面面俱到,不然中途出了岔子,连累的可是自家主子。

“嗯……”武秀宁低应一声,手指轻敲炕桌,片刻才道:“行,先给我额娘送信,让他们挑个合适的人,等我这边确定好再说。”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