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妃对胤禛这个第四子一开始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她的亲骨肉,她不可能一点都不在乎,但是有昔日的佟皇后在,她纵使有再多的感情也会消磨殆尽。

有六阿哥时,德妃想既然不能两全其美,那老四便是佟皇后的儿子,老六便是她的儿子,各不相欠,可老天不公平,硬是让她的老六被人害了。当时她虽然伤心却也没有绝望,可连续两胎都是公主,她才慌了神,想着再去争夺老四,可惜那个时候的佟皇后已经将胤禛身边围得跟铁桶一样,甚至教得胤禛连她这个生母都不认了……好在老天终究还是公平的,她有了老十四。

老十四可是她盼星星盼月亮才得来的幺儿,是她的精神支柱,也是她的精神寄托,她觉得自己所有的荣光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佟皇后病逝了,然后皇上将老四给她还回来了。

就算皇上的心意是好的,可就凭胤禛曾经是属于佟皇后儿子这一点,她就打从心里不能接受他再成为自己的儿子,更何况,她是被拒绝了无数次的。

皇上的旨意最终还是推脱不掉,她接受胤禛回来,却无法再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因为每每看到他,她就会想到佟皇后,更忘不了自己曾是一个低下的包衣宫女……不是她狠,而是在她心里,她已经认定了胤禛就是佟皇后的儿子,而只有老十四才是她的儿子,她的依靠。

既然不能推脱,那就只能忽视,但老四不愧是佟皇后养大的,冷心冷肺,对她这个生母不睦,对弟弟也不友爱,这样的儿子她为什么要在意,再说了,能帮助老十四成就大业,对老四而言也不是没好处,反正都是辅佐,辅佐太子是辅佐,辅佐老十四也是辅佐。

为了不让他生出私心来,德妃从一开始就不敢给他指太过的满人妾氏,每一个都是她精心挑选的汉军旗出身的秀女,无一例外,全是貌美如花的女子,至于子嗣,在宫里时她不敢做得明目张胆,等到了宫外,她便利用李氏和乌拉那拉氏之间的矛盾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乌拉那拉氏就算知道实情又如何,没有证据,难不成她还敢对她这个婆婆动手不成。

“娘娘,听说贝勒府里那位武格格已经有了身孕,再过些日子就要生了,您看?”玉嬷嬷得了李氏的好处,自然是要帮着说上两句话的。

“不急,都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不着急动手,毕竟盯着咱们的人不少,刚动了手脚,再不消停,怕是就让人钻了空子了。”德妃不是心软,她若真的心软也就走不到今天这个地位,她只是谨慎,只是不想让人抓到不该抓的把柄影响了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玉嬷嬷闻言也只能作罢,毕竟于她而言,主子的安危可比小恩小惠重要的多,再则,该说的也说了,李侧福晋那点银子没白出。

“本宫何尝不想他们兄弟友爱,可惜老四不明白本宫的心,那就只能由本宫自己亲自来引导和完成。”德妃可不管这些,她这个人本就凉薄,只要是让她划到线外的,是生是死又与她何干。

胤禛虽说是她的儿子,但她不诚认,任他们是亲母子,那也不得不做敌人。

一转眼就到了武秀宁生产的日子,感觉到下坠感的她并没有急着叫姚嬷嬷,而是让澜衣和绿芜搀着她往准备好的产房走。

这段时间她找姚嬷嬷、接生嬷嬷打听了不少事情,虽然她上一世并没有亲生经历过,但是冷眼看着别人生,总能看出一些门道的。

若她不能生,倒也罢了,可上天怜悯,她的人生重新开始了,除开一开始的戾气以及怨恨,更多的她是想过得比上一世更好的。

“绿芜,可以去通知姚嬷嬷她们了。”硬生生地拖了近一个时辰,武秀宁才肯让绿芜去叫人。

“奴婢这就去。”绿芜一听,立马和澜衣一起将武秀宁扶到床榻上,这才快步跑了出去。

“主子,你这又是何必呢?”澜衣看着忍得脸色苍白且满头大汗的武秀宁,不忍心地道。

“澜衣,我不能拿我孩子冒险,福晋现在看着消停,实际上却比从前更能折腾,你没瞧着李侧福晋已经被她折腾的不敢正面硬怼了吗?”武秀宁疼得直抽冷气,话语里虽然都是抱怨,但更多的却是甘之如饴。

澜衣扶着武秀宁躺好,手中拿着帕子帮她擦掉脸上的汗水,然后趁着人还没来,仔仔细细地又将产房给检查了一遍,唯恐她们一个注意,这里就让人钻了空子。

等到姚嬷嬷她们过来的时候,整个揽月轩都动起来了,因着胤禛上心,姚嬷嬷给力,之前就演练地过几遍,所以这个时候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胤禛得到消息后,先让苏培盛去请太医,他自己则快步从前院赶了过来。不管武秀宁的这胎是男还是女,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希望,他需要健康的子嗣来证明自己和其他兄弟一样,也可以有很多健康的子嗣,而非像他们说得那样,他福薄,留不住子嗣。

到了揽月轩,胤禛目光隐晦地看了出来的姚嬷嬷一眼,见她点头,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迫切地想要知道武秀宁和孩子的情况,至于乌拉那拉氏等人,此时此刻,胤禛压根就顾不上。

其实他对后院的争斗还是略有耳闻的,自打得知乌拉那拉氏并非他所知道的那样贤惠大度,他就已经开始着手对后院的彻查,只是因为人手的关系,还不待他清理完毕,弘晖便出了事。

此事让胤禛觉得悲痛的同时也坚定了彻查的决心,他能在朝堂上立足,自然也清楚若是他再不将后院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后院的子嗣,他怕是一个也护不住,到时岂不坐实了外面的传言,他为人福薄,留不住根。

福薄!那个福薄的人能登上皇位,说来说去,这不过是他那些兄弟针对他的算计,他能忍,却不能如他们的愿。

产房里,姚嬷嬷拿着汤匙小心翼翼地喂武秀宁吃东西,武秀宁一口一口地吃着,尽管疼得她直抽气,她也强忍着把一碗糖水蛋给吃了个干净。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即便她推迟了两个时辰才通知姚嬷嬷她们,但是她的体力已经消耗大半,若不及时补充,她怕是熬不过。

姚嬷嬷看着配合自己的武秀宁,垂下眼睑的瞬间隐去眼里的欣赏,一个真正的母亲莫过于此,她本以为主子爷在乎的是子嗣,现在看来子以母贵和母以子贵是相辅相诚的,至少这位主子在主子爷的眼里较其他人不同。

一旁的接生嬷嬷各司其职,出身皆为胤禛旗下包衣,拖家带口,牵一发而动全身,且在武秀宁指定人选之后,姚嬷嬷便会意地让人将她们的家人给看了起来,以此防范有人被收买和威胁,再者有澜衣和绿芜不错眼地盯着,倒也不怕她们会做手脚。

吃完东西的武秀宁深吸一口气,她听说生孩子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一点在李氏身上她就见识过,但她不同于李氏的娇养,自打有孕开始就很注意锻炼,怕得就是自己没体力,现在看来,她还算是有先见之明。

“啊——”感觉到一阵撕裂的疼痛自身下传来,武秀宁不由地尖叫出声。

“格格,格格,已经看到头了,再用点力,再用点力……”几个接生嬷嬷你一言我一句地,纷纷安抚起武秀宁来。

她们这些做接生嬷嬷的其实最怕给贵人接生,一个个娇贵的很,都说了要省着点力气,可一个个的都不放在心上,一开始就是一阵叫唤用尽了力气,等到真正该用力的时候又没了力气,闹得她们也很无奈。

若最后大小平安还罢,有个万一,遇上那知情识礼的还好,顶多就是斥责几句,若是遇上那不讲理的,丢掉小命都是轻的,一个不好,还会连累家人。

因此,遇上武秀宁这样配合的产妇,她们还是高兴的,毕竟听话的产妇总能规避大部分的危险,她们也能省掉不少的麻烦,毕竟做接生嬷嬷的,除非背后有主,抑或是被人威胁,谁也不想做那缺德之事,致使自己丢掉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名声,陷入危险之中。

失去名声就等于丢掉饭碗,这样得不偿失的事,她们轻易不敢做。

门外,胤禛听着产房里传出来的尖叫声,莫名地有些心慌意乱,若非乌拉那拉氏她们来得巧,他怕是要忍不住去产房问情况了。

“给爷请安。”乌拉那拉氏携后院众人上前两步向胤禛行礼问安。

“起。”胤禛转头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薄唇微抿,吐出一个字来。

乌拉那拉氏侧眼看着眼露焦急期盼之色的胤禛,想到早逝的弘晖,心里一阵懊恼悔恨,若不是她太过大意,也不至于让德妃李氏得到。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大局已定,她要做的是稳住自己的地位,再伺机报复。

至于武秀宁,这是一个意外,一个她来不及收拾就已经成气候的意外,若她能对上李氏,她反而合意,可惜的是武秀宁太过油滑,竟有些不知从何着手的错觉?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