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的京城虽然不是最冷的时候,却隐隐能感觉到刺骨的凉风和时不时就来一场的风雪。

平日里,众人多数时间都待在屋里倒也不觉得有多冷,然而今天为了看好戏又或者说为了知道一个结果,一个个个地都守在这揽月轩外,一时半会不觉得有什么,可时间长了,穿得再厚也有些挨不住。

看胤禛一脸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外的模样,好戏没看着的众人心里都悄悄打了退堂鼓,只是没有适当的时机开口,便只能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微微动动脚,缓解一下自己被冻麻的腿。

产房里的武秀宁的叫声时高时低,没有李氏的夸张,也没有旁人的歇斯底里,有序的让人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在生产。

乌拉那拉氏在武秀宁有孕之后动了不少手脚,只是都没有成功,此时木已成舟,她反而谈定了。

站在胤禛身旁,她有心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无奈胤禛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这让她心里莫名地觉得挫败。她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做了很多有为常理,甚至是跟胤禛做对的事,但她无子无宠,就只能像一个溺水的人紧紧地抓住四福晋这个救命的稻草。

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再有子嗣了,那么多汤药喝下去,连点动静都没有,那只能说明她喝得只是一个安慰,一个可能,或者说一个不会有奇迹出现的可能,至于抱养,人选重要,对果也很重要,胤禛若是不点头,她做再多也惘然。

如今的武秀宁已经不是她说动就能动的,胤禛能把姚嬷嬷派到武秀宁身边,她若不管不顾还罢,若想保证自己的地位,就不可能当着姚嬷嬷的面冒这个险,毕竟人老成精,更何况还是从宫里出来的嬷嬷。

突地产房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声音高昂有力,一听就知道是个身体康健的孩子,只是不知道是男还是女?

乌拉那拉氏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发现武秀宁生产竟只用了旁人一半的时间,这到底是她的底子够好,还是她有什么特殊的养胎方法?

面对这满腹的疑问,乌拉那拉氏根本就没有发问的机会,等她回过神来,接生嬷嬷已经抱着孩子出来了,“恭喜贝勒爷,贺喜贝勒爷,武主子给爷生了一个健康的小阿哥。”

“好!很好!”心情激动的胤禛顾不得抱孙不抱子的规矩,伸手从接生嬷嬷手中接过襁褓,看着怀里吧唧着小嘴的婴儿,胤禛此时的心情相当地圆满,高兴之余,连连看赏:“赏,重赏。”

院中的人一听胤禛的话,都喜不自禁地冲着胤禛行礼道谢,唯有乌拉那拉氏和李氏因为胤禛的举动变了脸色,要知道不管是弘晖还是弘盼等人,他可是一个都没有亲手抱过呢!

乌拉那拉氏心中不平,心里不由地记了武秀宁一笔,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上前向胤禛道贺:“恭喜爷再添一子。”

“嗯。”胤禛轻应一声,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忙将怀里的孩子交给接生嬷嬷,示意她将孩子抱回去,侧头的瞬间看了一眼乌拉那拉氏以及那些冻得嘴青脸白的妾氏,淡淡地道:“都散了吧!”

“爷,武妹妹才刚刚生产完……”

“妾身告退。”乌拉那拉氏的话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李氏便恰是时候地出声打断了她自以为贤惠的提议,主动行礼告退。

胤禛见状,点了点头,显然比起乌拉那拉氏自经为是的贤惠,他更欣赏李氏的会看眼色。

“婢妾告退。”其他妾氏见状,立马附和,冻了这么久,她们也想早点回去休息。

乌拉那拉氏面色温和,眼里却不自觉地闪过一丝寒光,这李氏不仅害她的弘晖,事后还处处跟她做对,别看这段时间她略占上风,可每每只要有机会,她定然会恰逢其会地给她一刀,说白了,她仗着德妃的势,已经不把她这个福晋放在眼里了。

“妾身告退。”她不是不想留下,而是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产房里,武秀宁即便已经累得连睁开眼睛都觉得费力,却还是强撑着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这是她盼了两世才盼来的孩子,她如今能不重视。

“主子,小阿哥身子好得很,刚才太医也诊过脉,你就安心休息吧!”澜衣是个通透的,她猜到武秀宁的想法,将孩子抱到她跟前,等她看过后,这才低声劝道。

“那就好,我不盼着他有什么大出息,只盼着他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好。”武秀宁上一世背负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这一世心里又装了太多太多的事,有仇,有恨,有不安,有挣扎,亦有算计,但此时此刻有了这个孩子,她的心慢慢也开始有了归属。

“主子放心,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小阿哥的。”澜衣见武秀宁的眼睛都快瞌上了,还强撑着,不由地一再保证。

“好,那我睡一会儿。”武秀宁得了澜衣的保证,话音一落,便闭上眼睛直接睡着了。

她太累太累了,从她接近生产的这段时间开始,她这颗心就一直吊在半空中,即便学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准备,甚至还有姚嬷嬷帮着把关,可因着上一世的影响,她依旧害怕自己会着了乌拉那拉氏等人的道,毕竟人家刚没了儿子她就生一个儿子,这可不就是招人恨么?

她再也承受不了失去了,乌拉那拉氏等人的手段她太明白了,这次她是占了先机又得了胤禛的维护,这才能顺利生下孩子,再换个时机,她根本没有信心能过这一关。

而且,就乌雅氏提供的那些消息来看,想要绝了这后院子嗣的人绝不只有抱有私利的乌拉那拉氏,德妃似乎也是其中之一,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武秀宁知道德妃绝对是一个手段强劲的敌人。

她的身份就是天然的保护伞,大清以孝治天下,甭管生母养母,只要皇上不废了她的身份,他们就不能动她,至少明面上不能。

“主子,可是睡了?”姚嬷嬷从外面进来问。

“主子刚刚睡下,小阿哥也睡了,奴婢让绿芜守着主子,至于小阿哥,还得麻烦嬷嬷多费心。”澜衣一脸诚恳地说道。

对于姚嬷嬷,澜衣还是信任的,毕竟这揽月轩能一直维持风平浪静的局面,这一位可是花了大力气的,她们不能不知好歹。

“放心就是。”姚嬷嬷笑了笑,伸手接过澜衣怀中的孩子,看着睡得香喷喷的小阿哥,纵使姚嬷嬷已经被深宫争斗折腾得渐冷的心慢慢地又软了起来。

她的主子病逝时就曾吩咐过他们要好好保护四阿哥,说佟家不会看在她的情份上支持一个没有换玉牒的孩子;说德妃柔奸成性,是不会真心对待四阿哥;说皇上太忙,是看不到四阿哥受得那些委屈的……而事实是娘娘说的这些都一件件的灵验了。

都是阿哥,偏生这没娘的最可怜,他们竭尽所能想护着四阿哥,可惜奴才怎能跟主子拼,他们能做的也就那些事,且四阿哥又是个犟脾气,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愿他们这些老东西受累,现在好了,能帮着四阿哥看着孩子,不至于没有用武之地。

等安顿好了小阿哥,姚嬷嬷打发了接生嬷嬷,又吩咐揽月轩的小丫鬟看着早就炖好的补汤,这才出了屋子。

“如何?”坐在外面的胤禛一见姚嬷嬷出来,立马问道。

姚嬷嬷知道胤禛问的是什么,笑了笑轻声回答道:“主子爷请放心,武主子和小阿哥都很好,武主子有些脱力已经睡了,小阿哥刚喂过奶也睡了,主子爷也守了很久了,要不就直接在隔壁歇下吧!”

胤禛闻言点了点头,他忙了一天的确有些累了,再加上武秀宁生产,这精神一直绷着,现在一放松还真有些支持不住了。

翌日,等到武秀宁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她动了动身子,感觉到一阵疼痛,不由地皱了皱眉,刚想唤人就见绿芜走了进来。

“主子,你好些了吗?奴婢去叫姚嬷嬷过来。”

武秀宁看着边说边往外走的绿芜,一阵苦笑,她现在又渴又饿,只想先填饱肚子,可惜这妮子还是跟过去一样冒失,都不等她开口,就自顾自地出去了,真是……

等姚嬷嬷进来之后,事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完全不用武秀宁操心,此时此刻武秀宁才发现有一个有经验的嬷嬷有多么的重要。

真要是让她们主仆三人自己来,怕是要走很多弯路,毕竟在闺中,几人可没学过月子里怎么照顾人,在贝勒府,乌拉那拉氏也没那么好心,真要是走了弯路,到时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胤禛能让姚嬷嬷过来这一点让武秀宁相当地意外也相法地满意,毕竟上一世别说让姚嬷嬷照顾她了,就是说话都不一定能说上两句。

“主子,先喝点汤暖暖胃。”姚嬷嬷准备充分,每一样都做到恰到好处。

“嬷嬷费心了。”姚嬷嬷是胤禛的人,从某方面来说也是胤禛的眼睛,武秀宁相信她不会害自己和孩子,且用得好她还能加重自己在心中的地位。

“这都是奴婢该做的。”姚嬷嬷倒也不拿乔,从到揽月轩开始,她对武秀宁的态度就一直很规矩,明显她不只是把胤禛的话给听进去了,还做到了。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