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秀宁安安静静地坐月子的时候,乌拉那拉氏和李氏算是彻底对上了,两人原本因着胤禛的关系,由明转暗,行事多了几分小心翼翼,下手却更显狠辣。

李氏为人贪婪又与乌拉那拉氏有仇怨,但凡有机会找茬,她都不可能放过,会借德妃之手对付她,一是因为当时的她的确没有选择,二是她不甘心一辈子居人之下,连自己的儿女都得看人眼色,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德妃的手段越来越狠辣,行事也越来越没有顾忌,若说之前她只是心大想摆脱,那么现在她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

德妃那样的举动哪里只是想把爷的后院掌握在手中,她看着明明是想让爷断子绝孙,做到这种地步,哪里像是为人额娘的,是前来索命的厉鬼还差不多。别说什么苦衷,她觉得那都是借口,这世上有什么苦衷能把亲儿子的血脉一网打尽?

综上所述,李氏一面跟乌拉那拉氏死劲斗,一面将德妃的所作所为慢慢地透露给她,她要让乌拉那拉氏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德妃主导,她不过就是个执行者。

只要乌拉那拉氏和德妃彻底对上,她和她的孩子才能彻底安全,毕竟乌拉那拉氏真的疯起来,李氏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且上次她生产被算计也让她意识到思懿院中有内鬼,只是这个内鬼到底是谁,现在她尚不确定,而就是这个不确定她才会想着先将德妃抛出去。

“玉燕,让弘昀他们身边的人都打起精神来,别让人钻了空子。”

“主子放心,奴婢每天都会亲自检查一遍,几位小主子身边的人也照常敲打。”玉燕轻应一声,如实将几位小主子那边的情况一一禀报给李氏听。

府里的气氛越发地紧张了,福晋刚失去了大阿哥,心性不稳又急于打压后院众妾氏,难免有犯众怒之嫌,而胤禛历来重规矩,他不容许妾氏的挑衅乌拉那拉氏这个嫡福晋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乌拉那拉氏这个嫡福晋就能随便处置后院的妾氏。他能体谅乌拉那拉氏的悲痛,却不能容忍她一直带着这种暴躁的情绪在府里刁难众人。

但乌拉那拉氏本人原就是那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她恨德妃推波助澜,恨李氏心狠手辣,恨老天不公,夺走她唯一的儿子……反正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都促使她钻到死胡同里再也走不出来。

此番就算是得知主谋是德妃,乌拉那拉氏也并不觉得意外,相反地她心里早有准备,毕竟李氏再能,她也是在自己手下,真正能不惊动她做下这些事的人,除德妃之外,她还真想不出有第二人。

“嬷嬷,你看看她们这算什么?狗咬狗吗?”乌拉那拉氏得到玉竹传来的消息,冷笑一声。

曲嬷嬷看着神情变得越发尖锐的乌拉那拉氏,心里一阵叹息,这样的消息对她主子而言,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重要的是大阿哥已经去了。

“主子,德妃娘娘这是想做什么?她为难您,为难后院的妾氏都不奇怪,可她为什么要动主子爷的子嗣,那不也是她的亲孙子吗?”这一点曲嬷嬷还真想不通?

“亲孙子?嬷嬷是在说笑吧!对于咱们德妃娘娘而言,她的亲孙子只有十四阿哥的才算,咱们爷的都是拦路石。”乌拉那拉氏倒是看得清,可能是她从来就没有对德妃抱有希望的关系,看得比旁人清楚得多,特别是失去弘晖的这段时间,她暗地里想过很多事情,等她将从前忽略的一些东西统统窜连到一起,赫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德妃在断胤禛的后路。

这种事情看似骇人听闻,但事实证明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德妃做不到的。

德妃既然敢把事情做得这么绝,想必是笃定胤禛即使知道了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是,不只是胤禛,就是她明知道弘晖是死于她手,她还是得恭恭敬敬地待她。

“嬷嬷,我记得乌拉那拉家在宫里好像还有些人吧!”德妃既然害死她的儿子,那她肯定是要回报一番的。

“主子说的是,宫里乌拉那拉家留得人不多了,现在都隐在暗处,随时可听福晋调遣。”曲嬷嬷虽然不知道乌拉那拉氏要做什么,但还是如实回道。

“那就好。”乌拉那拉氏冷笑一声,语带恶意地道:“德妃不是能生吗?十四阿哥我动不了,那我就让她再怀上一胎?”

“主子,你是要……”曲嬷嬷听了她的话大惊失色。

“对,我要用秘药,那个药能使人有孕,但却会耗尽对方的精血,最后孩子生不生得下来两说,但对方不死也残,如此才能消我心头之恨。”乌拉那拉氏如是想着。

曲嬷嬷看着乌拉那拉氏微微泛红的双眼,就知道她忍不下去了:“主子,你要知道德妃娘娘贵为四妃之一,手中又握有宫权,永和宫里咱们的人不多,真要做成此事,那这枚棋子也就废了。”

“是吗?可我不做这件事,那些人又能留给谁用?我自己吗?”乌拉那拉氏自嘲地笑笑,然后摇了摇头道:“嬷嬷,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我心有不甘,以往德妃为难于我,为了爷我能忍,可她千不该万不该动我的弘晖,那是我的命根子啊!”

乌拉那拉氏既然坚持己见,曲嬷嬷也不再多说,领命之后便直接出去了,一如主子所说,没了孩子,做得再多也是便宜别人,与其让主子一直憋着这口气,还不如让她任性一回,出了这口气,这样以后的日子才能过得更顺坦。

李氏期待着乌拉那拉氏将所有的火力转向德妃,为此,李氏不惜抛出德妃在府里安插的暗桩。

乌拉那拉氏也是不客气,看她的架势,即便猜到了李氏的用意,却也没有顺她的意。

德妃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即便她恨德妃入骨,却也知道要下手不是一时半会能成的,与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件事上惹人注意,还不如像从前一样,做自己该做的事,毕竟德妃也好,李氏也罢,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武秀宁一直呆在揽月轩里坐月子,每天都依姚嬷嬷的安排的调养身子,不管是好喝的难喝的,只要端来她都喝得一干二净,反正只要对身体好的,她全权配合。

正当她空下来同儿子兜兜逗乐的时候,澜衣从外面走了进来,凑到她耳边轻语几句,神情显得有些凝重。

武秀宁眉心微蹙,却没有将孩子交给奶嬷嬷,而是沉下心来,一直等到哄睡了怀中的兜兜,这才交给奶嬷嬷抱出去。

“查出来是谁动的手脚没有?”武秀宁脸上带着几分惊疑之色,显然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把手伸手她的揽月轩来。

澜衣看了武秀宁一眼,脸色难看地道:“奴婢也想不通,但是今儿个几个奶嬷嬷的吃食确实出了问题,要不是红菱这丫头细心,咱们可能要等小阿哥出事才能反应过来。”

“赏她。”武秀宁沉吟片刻,又道:“以后安排两个人专门负责奶嬷嬷的饮食,兜兜那边有姚嬷嬷在不用管,若姚嬷嬷忙,便让人盯着,莫让人钻了空子。”

她本以为乌拉那拉氏和李氏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分出胜负,现在看来,两人是旗鼓相当,就是不知道出手的人是谁?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还是单纯地容不得这后院有身子康健的孩子?

上一世她没有孩子,乌拉那拉氏等人都不可能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她身上,这一世她有了孩子,局势便有了变化,真细究起来,这后院的女眷似乎都有可能。

“主子,咱们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澜衣并不认为防守就能解决问题。

“谁说要算了,把这事告诉姚嬷嬷,她知道该怎么处理。”武秀宁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接手此事,更不适合动她手下的那些人,那么唯一能给她扳回一成的就只有姚嬷嬷背后的胤禛。

澜衣闻言,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原本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道:“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办。”

从前院回来的姚嬷嬷听澜衣说了此事,脸色立马就沉下来了,她倒是没想到这后院的人已经明目张胆到了这种地步,难怪主子爷不放心武主子,难怪主子爷要清洗这后院?

有她在这揽月轩震着,这些人都敢往里伸手,若是没有她在,别说小阿哥,怕是这武主子都难以熬到今天。说来说去,还是主子爷太过仁慈了,以至于这些人蹬鼻子上脸,忘了谁才是这府里真正的主人。

“澜衣姑娘放心,这事老身记下了,日后定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姚嬷嬷脸色微微变了一变,再抬眼不仅恢复了平静,甚至主动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

武秀宁平静地等着姚嬷嬷处理此事,姚嬷嬷不主动来找她,她也不主动问,她心里很清楚,只要是涉及后院的女眷,又或者宫里那位,就算她有再多的愤慨,那也只能按捺下来。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