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秀宁既然敢把事情全权交由姚嬷嬷处理,就不会半途再找人,而且就她身边的人而言,似乎也找不到另外一个比姚嬷嬷更有能力的人来处理此事。

只是她心里总是忍不住会琢磨乌拉那拉氏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德妃,要知道上一世直到死,乌拉那拉氏也没从德妃那里讨到什么便宜,而这一世乌拉那拉氏因为种种原因早早地对上德妃,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

虽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但武秀宁是打心眼里希望这两人都讨不到好,毕竟对她而言,这两个都是敌人,若非能力有限,她怕是想在她们身后一人补上一刀。

正想着,奶嬷嬷将弘昱给抱过来了,虽然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但武秀宁每天都会抽时间同他亲近玩耍,母子俩每每就这么依依呀呀的也能玩上好一会儿。

虽说康熙特地为弘昱取了名字,但武秀宁私下里还是为儿子取了个小名叫兜兜,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将他兜起来带在身边。

眼瞧着小家伙打起小呵欠,武秀宁不由爱怜地亲了亲他的额头,抱着哄他睡觉,此时澜衣从外面走了进来,凑到她耳边轻语几句,神情显得有些凝重。

武秀宁越听眉心就皱得越紧,可她依然没有唤奶嬷嬷进来,而是沉下心来,一直等到哄睡了怀中的兜兜,这才唤奶嬷嬷进来,让她将孩子抱回去休息。

“可曾查出来是谁动的手脚?”武秀宁脸上并没有太过意外的神色,之前乌雅氏竟然专程过来提醒,她就做好准备等着对方出手,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居然还是冲着孩子来的!

真是可恨!

澜衣看了武秀宁一眼,脸色难看地道:“人已经逮到交给姚嬷嬷,只是奴婢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咱们做了防范,还会有奶嬷嬷中招,这次若不是红菱这丫头细心,指不定小阿哥就要受罪了。”

“赏她。”武秀宁沉吟片刻,又道:“以后安排两个人专门负责奶嬷嬷的饮食,甚至还要盯紧两个奶嬷嬷,不能让她们联手,不然一旦她们齐齐被收买,我的兜兜怕是就要步大阿哥的后尘了!”

说到这话时,武秀宁咬紧了后牙槽,那一副恨不得咬死对方的表情就能看出她心中的愤怒。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能引出问题的往往都是身边的人,武秀宁对其他人做不到全心全意的信任,那就只能让她们互相监督,从根本上杜绝隐患,毕竟对方再能收买,还能把整个揽月轩的人都收买了不成?

“奴婢明白。”澜衣显然也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防范,不能杜绝。

“澜衣,你带着人把揽月轩上上下下都给我仔细地搜一遍,俗话有一就有二,今天能抓到一个暗桩,明天就能抓到另一个,可我不想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窜来窜去!”

“是,奴婢马上就去办。”澜衣一听这话,表现得比武秀宁还积极。

武秀宁看着急急忙忙跑出去的澜衣,也知道她这是为了弘昱的安全着想,毕竟大人还好说,孩子一个小心就会夭折,她们谁也不想这个小生命受到伤害。

带着被抓到暗桩去审问的姚嬷嬷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个死士,都到了这个地步,宁死都不肯开口,这便从侧面证明她背后的人不是一般人,毕竟没点底蕴,哪里来得能力培养死士。思及之前提及德妃要动手的事,姚嬷嬷一阵冷笑,原本她还想着会不会是福晋,现在想想大半可能是德妃,上次的事火候不够没能让胤禛下狠心,现在这样也好,德妃不管不顾,最好主子爷能不死不休,如此,才对得起主子的在天之灵。

倒是福晋那边,她尚摸不准她的心思,虽说她动用宫中势力的消息确定,但她什么时候动手,又以什么方式对付德妃,他们却是一点苗头都没有,这让他们行事有些受阻,若是可以,姚嬷嬷倒是想帮福晋一把,狠狠地坑德妃一把。

有些人就算身份再高,也改不了骨子里的小家子气,德妃便是如此,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不给她教训,她可能一辈子都认为自己背叛的决定是理所应当的。说来说去,当年的主子太仁慈,现在的主子爷也太仁慈,不然如何能让德妃蹬鼻子上脸,忘了自个的身份!

“也罢,既然不肯开口,那就处置了,反正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姚嬷嬷冷冷地看了被折磨的血肉模糊的死士一眼,语气淡漠地吩咐,转身离开地牢的瞬间脸上的表情便恢复了平静,好像她说的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一个不相干的物件。

前院书房里,胤禛听完姚嬷嬷的禀报后,双目微闭,却掩不去眼底的冰寒,他以为之前的一切足以给德妃教训,让她看清自己的态度,懂得分寸和收敛,现在看来倒是他的容忍和退让养大了她的心,让她完全不把他的想法放在心上!

“都查清楚了?”他若是要对付德妃,就得把证据握在手上,至少抛出去的时候,能让人相信他的反击只是迫不得已,不,事实上他针对德妃的反击每一步都是被德妃逼出来的。

德妃对他这个儿子有多冷淡,有多狠心,没人能比他这个当事人更清楚,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德妃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却还不知悔改,这到底是他太仁慈还是她心狠毒?

“回主子爷的话,奴才顺着姚嬷嬷提供的线索再三确认过,全部属实。只是府里现在还有不少暗桩和眼线,若是彻底清除,怕是还要费上一番功夫。”苏培盛小心翼翼地看了胤禛一眼,说话略微有些迟疑,但这份迟疑不是因为线索有误,而是因为担心胤禛不能接受。

胤禛抬眼看了苏培盛一眼,沉吟片刻之后,微抿的薄唇说出一串冰冷的语句来:“那就再费一番功夫,爷不希望府里再跟永和宫有任何牵扯,如有发现,论重罪处!”

昨日种种昨日死,今日种种今日生,佟额娘刚逝时,知道要回德妃身边时,他心里其实还是带有一丝期盼的,毕竟是他的亲额娘,他不可能真的做到无动于衷,只是碍于佟额娘在,他不好做得太明显。

但还不待他表达自己内心的渴望,德妃就给了他当头一棒——她拒绝养他,她说他是佟额娘的儿子,不该回永和宫,后来皇阿玛不得已将他养在身边,周遭不少人都说他是唯二被皇阿玛亲自教养的阿哥,将来一定会有大造化,当时他隐约还觉得有些高兴,觉得得不到亲额娘的认可,能得皇阿玛的认可也不错,谁知这个时候德妃却表示愿意接他回去了。

他不愿意受旁人影响用恶意去揣测德妃的举动,而且他用百分之百的孝心去弥补年少无知时对她的伤害。可惜他做得越多,对方越是觉得理所当然,不仅没有一丝感动,相反地得寸进尺,不仅想掌握他的命运,还想绝了他的子嗣。

想到病逝的弘晖,他就不自觉地将所有的事情往德妃身上套,若说之前他还有所顾忌,那么现在他对德妃再无半点情谊。

“果然,德妃只是老十四的额娘,不是爱新觉罗·胤禛的额娘。”胤禛喃喃自语,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里此刻虽满是黯然,眼底却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决绝。

一个人的心再大,总有被伤透的时候,不管表面装得再淡然,心中的痛楚却是无论如何都忽略不了的。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