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管事一向平和的姚嬷嬷突然大刀阔斧地整治起风里的风气来,说是为了一振府内风气,实际上不过就是找个由头对府里相关势力进行清洗,势力之大,惹得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的后院再次喧闹起来。

如她预想中的一样,胤禛这个万事皆忍的人被逼急了,那也是要见血的,别看他总是冷着一张脸,事事都不在意的模样,可心里自有算计,指不定那小本本上记了多少仇,一旦给了他算账的机会,倒霉的只会更倒霉。

这次的事情乌拉那拉氏虽然被人当成替罪羊使,可她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就理所当然地要承受损失,至于大小那就看胤禛的心情了,反正顶着一个四福晋的名头,乌拉那拉氏再难过也不会比她们这些妾侍来得难过。

李氏等人虽然有动作,但为了不牵连进去,也仅仅只是四下观望,毕竟后院的女人想要培养几个得用的并不容易,毕竟她们大多出身普通,手里也没有大把的银钱替她们往外撒,所以没人愿意冒险,更没人愿意在这个当头吃亏。

武秀宁冷眼看着,时不时地伸一把手,原以为她这已经算得上落井下石了,却不想偶然之下竟发现严肃如姚嬷嬷,居然暗地里也在挖坑?面对这一情形,武秀宁只能说因果报复,姚嬷嬷的举动很明显就是在为佟皇后和胤禛出气,这德妃以为自己脱离了旧主上了位,就可以忘掉前尘往事,更无语是将自己内心的委屈和怨恨发泄在胤禛身上,她以为再无人能阻止她,却忘了最难对付的不是坐在上位的康熙,而是隐在人群之中的小人物。

想到胤禛登基,德妃病逝的事,武秀宁突然觉得这个结果其实颇有些耐人寻味,很多人都传言胤禛弑母,可她心里清楚,这些不过是别人散播的谣言。

当然,德妃真正的死因她并不清楚,毕竟当时的她不过一个嫔,就算有请安的资格,可也得人家德妃愿意相见才是,但是看了姚嬷嬷的举动,她突然觉得也许德妃的死有一部分是她自己过于自负,另一部分估计就是姚嬷嬷这群人的功劳了。

于是,为了能早日让姚嬷嬷为她所用,武秀宁不仅帮着姚嬷嬷抹了痕迹,还适当地表露自己对德妃的敌意。上一世她不知背后有德妃的手笔,自然也恨不上德妃,这一世既然知道德妃插手了她的命运,那她肯定也不能对她太客气。

甭管是谁,拿了她的要还回来,欠了她的她自然也要拿回来。

永和宫内室,德妃看着齐嬷嬷自四贝勒府里送来的消息,面色狰狞,很显然是没有想到胤禛会在这个时候如此果断地动手清洗府中势力,以至于她的势力损失大半,布局更是被搅得七零八落,不成气候。

“混帐,老四这是想干什么,他不是一向都向佟佳氏么?现在怎么心慈手软了?难不成就因乌雅氏有孕,他便能放下成见了?”德妃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句就好似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娘娘,会不会是咱们的人露了马脚?”玉嬷嬷想着之前的种种,迟疑地道。

“本宫不管他们是不是露了马脚,本宫只知道因着他们的关系,本宫数年来的布局就这么一败涂地了”德妃眯着眼,心中懊恼太过相信这些人的能力,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再懊恼也没用,想到之前的计划,她不由地冷声道:“玉嬷嬷,乌雅氏这般先放下,既然老四已经做了选择,那本宫就成全他,放过乌雅氏。”

德妃对胤禛这个第四子一开始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她的亲骨肉,她不可能一点都不在乎,但是有昔日的佟皇后在,她纵使有再多的感情也会因着她的算计和阻拦被消磨殆尽。

有六阿哥后,德妃想既然不能两全其美,那老四便是佟皇后的儿子,老六便是她的儿子,各不相欠,可老天不公平,硬是让她的老六被人害了。当时她虽然伤心却也没有绝望,可连续两胎都是公主,她才慌了神,想着再去争夺老四,可惜那个时候的佟皇后已经将胤禛身边围得跟铁桶一样,甚至教得胤禛连她这个生母都不认了……好在老天终究还是公平的,她有了老十四。

老十四是她盼星星盼月亮才得来的幺儿,是她的精神支柱,也是她的精神寄托,她觉得自己所有的荣光都应该寄托在他的身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佟皇后病逝了,然后皇上将老四给她还回来了。

就算皇上的心意是好的,可就凭胤禛曾经是属于佟皇后儿子这一点,她就打从心里不能接受他再成为自己的儿子,更何况,是在她被拒绝了无数次之后。

但谁能想到她的拒绝不仅没能解气,相反地给了皇上亲自教养老四的机会,这可是老十四都得不到的殊荣,老四怎么配!

为了不让胤禛得实惠,她主动道歉,要求抚养老四,也不知道皇上是恼了她之前的举动还是因着佟皇后对老四起了怜惜,竟当场就拒绝了她,惹得她再三请求,这才算接回了老四。但从那以后她却再也无法将老四当成自己的儿子来看待,因为每每看到他,她不仅会想到佟皇后,想到自己包衣宫女的卑微身份,还会想到皇上为他刁难自己……不是她狠,而是在她心里,不仅认定了胤禛就是佟皇后的儿子,还认定胤禛就是她的克星。

既然不能推脱,那就只能无视,但老四不愧是佟皇后养大的,冷心冷肺,对她这个生母不睦,对弟弟也不友爱,这样的儿子她为什么要在意,再说了,若不老十四年幼,需要人辅佐,她或许都不会让老四活到现在,毕竟宫里夭折的孩子多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德妃既然打着这样的主意,自然就得想法把胤禛握在手中,乌拉那拉氏那样出身显赫的儿媳妇从来都不是她的选择,可惜嫡福晋的人选根本轮不到她来过问,更轮不到她来做主,她只能作罢,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老四福晋比她想得争气,大婚不久就生下了嫡长子,甚至手段圆滑的让她都钻不了空子。

好在这嫡福晋她不能上手,妾侍却是她能张嘴安排的,李氏和宋氏只是顺手,其他人不过就是表象,做给皇上看的,不然为何个个如花似玉!

“娘娘的意思是?”玉嬷嬷低声问。

“老四让本宫损失了这么多的人手,本宫不做点什么可不就让人小看了么?既然老四选了乌雅氏,那就对武氏动手,本宫倒要看看他能保几个?”德妃从不心软,特别是对敌人,不然她凭什么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玉嬷嬷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却琢磨着要从什么地方入手,毕竟这种小事着实用不着德妃亲自动手。

“既然老四不明白本宫的心,那本宫就只能用事实告诉他,忤逆本宫的代价很大的。”德妃这个人本就凉薄,只要是让她划到线外的,是生是死又与她何干,胤禛虽说是她的儿子,但她不诚认,任他们是亲母子,那也不得不做敌人。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