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禛过来的时候,武秀宁刚从书房里出来不久,让小厨房送了一些小菜和粥,刚吃一口就见胤禛进来了,当下也顾不得其他,起身就迎了上去。

“给爷请安。”武秀宁冲着胤禛行了一礼,起身的瞬间看到胤禛微微有些泛白的嘴唇,就知道他这些天肯定没有好好用膳,不禁柔声道:“爷可用过晚膳?婢妾刚让澜衣她们摆了膳,爷不如陪着婢妾再用点。”

胤禛刚想说不用,可被武秀宁拉到桌前,鼻间缭绕着食物的香味,他才发现自己这一天竟是水米未沾。

“爷先喝点汤。”武秀宁接过澜衣递过来的碗,盛了一碗汤递到胤禛手边。

胤禛这个人说好侍候也好侍候,说不好侍候也不好侍候,摸准了他的心思,其实也就这么回事,唯一让武秀宁觉得头疼的,大概就是他这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的劲头。

胤禛看着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武秀宁,心里淌过一阵热流,等喝完汤,原本饿得有些发疼的胃瞬间变得服帖起来。

武秀宁挥退众人,只留了澜衣和苏培盛在屋里,二人就着清爽的小菜一起用膳,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武秀宁夹什么胤禛吃什么,一点都不挑剔,脾气好的让苏培盛都觉得自己怕是见一位假的主子爷。

用完膳,二人逗着睡醒的弘昱玩了一会儿,胤禛听到武秀宁叫弘昱兜兜也没吱声,明显这事他早就知晓了,看样子也默许了。

等奶嬷嬷把弘昱抱回去,武秀宁本想吩咐绿芜她们准备热水的,没想到还不待她开口就让胤禛给阻止了。

“爷……”武秀宁看着突地半躺在她腿上的胤禛,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就这样陪着爷说说话。”此时的胤禛是真的觉得累,他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的压力,他总以为自己能承受,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快被压垮了。

不是敌人有多勇猛,不是敌人有多厉害,而是他自以为能托付的亲人一次又一次地从背后捅刀子,一刀一刀又一刀,他鲜血淋漓,痛苦难当,他们却毫无感觉,末了,还觉得他付出的太少。

武秀宁安安静静地听着,她虽然没有想到胤禛会把话说的这么详细,但是她能从他的态度中感受到他对自己的信任和亲近,毕竟上一世她努力再多也不过就是让他肯说心里话,而这一世他肯主动跟她说起自己的过往以及内心的痛苦和纠结,那就说明她武秀宁之于他再不是那可有可无的存在。

“爷是想问婢妾对德妃娘娘的看法,还是想让婢妾从一个女人的角度为你分析德妃娘娘的用意?”武秀宁等胤禛说完后,想了想才问道。

“那就说说你身为一个女人,从中看到了什么?”胤禛自然不会认为武秀宁是了解德妃的,相反地他觉得女人从女人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可能会找到一些共同点。

他虽然对德妃早已不抱有希望,但他还是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既然爷想听听婢妾的看法,那么婢妾也胆大一回,不过若有婢妾言语之间对德妃娘娘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爷不要计较,毕竟婢妾不是德妃娘娘,有些事情可能看到皮毛,却不可能完全正确。”武秀宁说这些也是想给胤禛打一个预防针,以防胤禛想不开而心生芥蒂。

胤禛看着武秀宁担忧的眼神,倒也没有多想,点头道:“爷自然知道你说的只是你的想法。”

胤禛是相信武秀宁的,毕竟她才是受害者,一次两次,没有缘由就被针对,最后还加上弘昱,他虽然心思重,却也不是不辩是非,而且他会让她说也只是想将此当成参考的一部分,并没有其他意思。

他做了这么多最终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肯定是不甘心的,不然他也不会动用宫里势力去对付德妃,说来说去,他只是想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那婢妾就说说自己的浅见。”

武秀宁并没有大肆评价德妃,她只是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阐述母与子之间的关系,作为一个肯为孩子付出一切的母亲,武秀宁感觉不到德妃的不得已,或许一开始她对胤禛也是有感情的,但这些感情并不足矣让她理智地对待这个孩子,且在她眼里,地位、身份以及利益都比这个孩子来得重要,不然为何理所当地享受自己合孩子换来的富贵却一点都不觉得心虚?

难道就因为孩童时的胤禛伤了她的心,这母子情份就彻底被抹杀了,不,她也曾三番四次地回过头,但她想要挽回的不是胤禛这个儿子,而是胤禛这个阿哥的身份给她带来的利益以及便利,不然怎么会在有了六阿哥、十四阿哥后,便果断地抛弃他!

即便闹到这个结局双方都有责任,但母子心结难解,至少可以做到相安无事,可德妃偏不,她想要一个儿子当另一个儿子的垫脚石,便毫无顾忌地害他的妻儿,这样的人愧为母亲,更愧为人!

当然,武秀宁没有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她的想法里显然也是带有情绪的,毕竟谁三番四次被害还能没点脾气,更何况德妃还将手伸到了她儿子身上,那她就不可能再对她客气,别说她只是实话实说,就是真有添油加醋的地方,那也只能说是德妃自己种下的因,最终才结出这样的果。

再说了,德妃的心思从头到尾都很明确,她不是胤禛的额娘,她是十四阿哥的额娘,而胤禛是佟皇后的儿子,她不仅要将自己在佟皇后面前受得委屈十倍百倍地从他身上找回来,还得压着他给十四阿哥当先锋。

“你的意思是德妃压根就没有把爷当成她的儿子来看待?”胤禛嘴上不诚认,心里却无比相信武秀宁的这个说法。

但凡德妃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她都不至于一再地伤他的心,还对他的女人和儿子动手,末了,不仅不觉得愧疚,还变本加厉。

“是。”武秀宁看着胤禛从挣扎到接受再到坦然,便知他心中早已有了决断,“也许爷这辈子就只和佟皇后有母子之缘。”

“你说的对,这人各有各的缘法,也许爷只能是佟额娘的儿子,而不是德妃的儿子。”胤禛看着她一脸坦荡的模样,心里竟莫名地滋生出一种‘本该如此’的情绪来,可能在他内心深处,他对德妃的怨早已将曾经的期盼冲刷的一干二净,只是他到现在才发现。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爷或许早就料到了,只是不想诚认,一如当初的婢妾一直以为这世上的人都是善良的,可现实却让婢妾一次次地被撞得头破血流。”当然,她说的自然是上一世的事。

“好一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走出这个局,还真看不清所谓的真相竟是这般的残酷。”胤禛以为她说的是之前吃得那些亏,不由一声感慨,再思及他遭受的那些不公平的待遇,莫名地他竟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婢妾却不这么觉得,反而觉得看清了才是真的解脱,毕竟一直被欺骗就一直被伤害,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次了断。”武秀宁一脸认真地道。

她是真的觉得能看清是福气,若是一直看不清,浑浑噩噩地活在谎言里,那才叫可怕!

胤禛闻言,微微一怔,待回过神,他才想起眼前这个娇娇柔柔的俏人儿,有着怎样的火爆脾气,若非如此,也许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以后,也只有这个时候,胤禛才会由衷地感激德妃误打误撞地将这个娇人儿送到他身边来。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