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雅氏生女让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武秀宁过去的时候,德妃以及乌拉那拉氏等人的贺礼都已经送到了竹意轩,从丰厚的程度上不难看出这些人的心情。

好在乌雅氏自己不怎么在意,相反地一脸高兴的模样,想来她是真的不一样了,至少在这件事上看得比后院的女人都通透。

经历过上一世的种种,武秀宁比谁都清楚这后院到底有多容不下小阿哥,虽说女孩迟早要嫁出去的,但有个念想,总比一丝希望都没有的好。

“武妹妹来得正好,我还想着找个时间让人去请你呢!”乌雅氏抱着怀里软乎乎的女儿,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周身满是母性的光辉。

“恭喜你母女平安。”武秀宁撑着腰坐到一旁的凳子上,轻声说道。

“多谢。”看着怀里的女儿,乌雅氏眼神微柔,随后挥手示意俏君等人出去后,才道:“武妹妹,我这一关算是过了,一个女儿影响不了大局,想必打主意的人就少了,而你既然已经被德妃盯上的话,那可是要拿出全部的力气才有可能闯过这关!”

她说这话并非危言耸听,德妃的手段没有体会过的人看着也是怕的,连自己的儿子和族人都可以毫不犹豫舍弃的人,还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

武秀宁了然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虽然人选知道,可是用什么办法我们并不清楚,我得想法在适当的时候把人给剔出来,不然真让她出手了,我怕是要后悔了。”

“这倒是,有了孩子的人赌不起!”抱着怀里的这个小家伙,乌雅氏才发现作为一个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庄生晓梦迷蝴蝶,她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庄生还是蝴蝶,但她心知自己的命运是真的改变了,而且还是因为眼前这个曾被她当成敌人的人。

武秀宁笑了笑没说话,有了上一世的经历,这一世的她并不打算再退后,即便她不想置孩子于险境,但他们已然身在险境,那么就只能继续向前。

乌雅氏所出的二格格身子不错,洗三当天不说哭声震天,却也十分响亮,这使得胤禛原本有些失望的心情顿时好转不少,甚至破天荒地还亲自抱了二格格,这让那些以为乌雅氏生了女儿就失宠的人瞬间改了想法。

这一日,又是一场大雪过后,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武秀宁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雪景,并不觉得漂亮,相反地只觉得冷。

自**雅氏生产后,她便取消了院中散步的习惯,每天只让澜衣和绿芜扶着在屋子里转悠,至多就是时间短点,次数多点,效果相差不离,就算是胤禛也只是问了一句便由她去了。

眼瞧着乌雅氏生了格格,后院其他人的目光很自然地都放在了武秀宁身上,只是武秀宁太过谨慎,又有姚嬷嬷护着,没有下手机会的她们自然也只能盼着武秀宁和乌雅氏一样生个格格。

武秀宁对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要求,是男是女她都喜欢,倒是胤禛更想要一个身体康健的孩子,毕竟这后院的孩子数量太少,还身子都不好。

这日,用过午膳的武秀宁回内室小憩,睡梦中感觉到一阵疼痛,等醒来感觉到身下一片湿禄禄的,立马唤来澜衣,让她扶自己去产房。

为了生产能顺利一些,武秀宁早早地就问清了生产的过程,甚至自己做了很多的练习,现在就算疼得直抽抽,她也没让澜衣叫人,而是让绿芜她们快点去准备东西。

姚嬷嬷是最快得到消息的人,她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见到已经疼得满头大汗却硬咬着牙的武秀宁,她有一瞬间的恍惚,若当年的主子能像武秀宁这般通透,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嬷嬷。”听到一声呼唤,姚嬷嬷回过神来,上前几步走到武秀宁面前,还不等她开口,便听武秀宁说道:“嬷嬷,我今儿个给你透个底,德妃娘娘在接生嬷嬷里安排了人,等会我让澜衣指给嬷嬷看,其他的就靠嬷嬷自行安排了。”

武秀宁疼得满头大汗,说话时的声音再无从前的动听,断断续续的还带着无数的颤音,若不仔细听,可能一时还听不太明白,但姚嬷嬷这样的人精怎么可能听不明白,她听清武秀宁说的这些话的瞬间,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但嘴上却不自觉地推脱道:“武主子说的什么话,老奴有点不明白。”

“不……嬷嬷明白,嬷嬷知道该怎么做……毕竟咱们有着同一个敌人……嘶……”武秀宁疼得倒抽一口冷气,忍了又忍,又道:“嬷嬷是聪明人,这话我只说一次,嬷嬷若明白,咱们合作,若不明白,就当是我疼昏了头……”

澜衣看着好似从水里出来的武秀宁,再看到她嘴唇上的血迹,也顾不得姚嬷嬷,轻声道:“主子,让奴婢去叫人,已经等得够久了,再耽搁……奴婢怕……”

武秀宁也没想置自己和孩子于危险之中,她只是拖前面这还能忍受的时间,至于后面,还得接生嬷嬷来,“好,你去叫人,记得一定要检查仔细,宫花、帕子、香囊这些东西,都不能带进来,衣服上有香也不行……”

“主子,你别说话了,这些奴婢都清楚,你攒着力气啊!”

姚嬷嬷看着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武秀宁,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毕竟她内心是真的一直藏着一只名为报复的野兽,等着别人来唤醒。

接下来的事情显得有条不紊,府里的人得到消息,一个个都无惧寒风,纷纷凑了过来,明显这些人心里都打着小九九,一方面是不希望武秀宁生子,另一方面可能还想看一场好戏,捡个便宜。

胤禛得到消息的时候还在衙门,从那边赶过来需要差不多大半个时辰,可胤禛到底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担忧,一路狂奔,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回了府。等到了揽月轩,看着或坐或站在院子里的乌拉那拉氏等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说话,见过礼,他便一马当先坐在了最前面。

众人看着胤禛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心思各异,乌雅氏生产,胤禛只在最后露了一面,武秀宁生产,胤禛却是专程赶回来的,这多少让一些人心里不好想。

可惜她们的想法武秀宁不在乎,胤禛本人也不在乎,所以憋足了劲儿也只是气气自己。

乌拉那拉氏在武秀宁有孕之后做了不少小动作,无一例外,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时木已成舟,她原本焦躁的心反而谈定了。

乌雅氏能生女儿,武秀宁一样可以,而且她出手没成功,不代表宫里那位就坐得住,目光扫过一旁的李氏,瞧着她紧紧攥在一起的手,她便知这些人并不比她来得淡定。

现在她只盼着武秀宁要么中招,要么生个女儿,不然她怕是还要逆胤禛的意!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