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秀宁既然看透了钮钴禄氏的小心思,就不会再给她表现的机会,虽然她心里清楚胤禛不会相信钮钴禄氏,但她却不想给钮钴禄氏任何可以钻空子的机会,所以她授意绿芜将此事说与姚嬷嬷听,就是想借姚嬷嬷的口将此事传与胤禛知道。

姚嬷嬷对于乌拉那拉氏没有好感,自然对她身边的人也不会有好感,如今,武秀宁是胤禛的心尖,别说她对武秀宁很有好感,就是没有好感,也容不得一个刚进府的小丫头算计她,所以这些话很容易就传到了胤禛耳朵里。

之前就曾说过胤禛这人性子执拗,他认定的事情,一向很难更改,印象也一样。当初若是武秀宁给他的第一印象够鲜明,他又如何会主动关注于她。现在钮钴禄氏给他的印象也够深,可惜不是好印象,所以这注定钮钴禄氏这一世的路会比上一世更难走。

当然,相较于钮钴禄氏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胤禛责怪更多的还是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话说同是挽回男人的心,德妃的手段就高明多了,而乌拉那拉氏看似委曲求全的退让并不得人心,相反地因为她挑中的人心思太多,以至于她这段时间的表现在不自觉间统统都付之东流!

是夜,前去避暑山庄请安归来的胤禛踏着月色而来,差不多半月没有见到胤禛的武秀宁此时见到胤禛过来,也不由地面带喜色。

时至八月,天气越发地热了,武秀宁这个还算耐热的人都受不住了,更何况胤禛这个原本就不耐热的人,所以相较其他人固定的用冰量,武秀宁这里没有数量限制,以至于整个揽月轩的人都在炎炎夏日里感受到了一把夏日的清爽。

率先洗漱完毕的胤禛倚在床头,身着白色的寝衣,衣襟半开,长腿微曲,手里拿着一本书,慢慢看着,似悠闲又似在等武秀宁的到来。

武秀宁从净房出来,身上穿着一件茜红色的中长衣裙,小腿明晃晃地露在外面,洁白的肌肤不多,却晃了胤禛的眼,让他的眼睛不自觉地落在她身上。

武秀宁同胤禛相处久了,确定了他的心意,也就放开了,相较从前小心谨慎,现在的她颇有几分放飞自我的架势,丝毫不惧胤禛的威严和冷气,兴致来了,偶尔还跟他使个小性子。

胤禛对她也很是无奈,因为他自己也没想到宠一个人有的时候居然会上瘾!

“过来!”胤禛轻咳一声,看着站在床榻边不过来的武秀宁,冲着她招手道。

武秀宁闻言,脸带笑意,上前一步,就在胤禛以为她要过来时,她偏偏退后两步,语带狡黠地道:“为什么是婢妾过去,而不是爷过来?”

“想要爷过来?”胤禛看着她这娇俏的模样,薄唇微抿,露出一抹笑意来。

武秀宁点了点头,却见胤禛只说不动,上前两步,正要抗议,谁知他突地伸手抓着她的胳膊就将她拽了过来。

武秀宁一声惊呼,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抬头的瞬间对上胤禛满是笑意的眼眸,武秀宁一脸娇嗔,可不待她抱怨,便眼前一黑……

***愉,等到武秀宁睡醒的时候,胤禛早已起身离去了,因着康熙出宫避暑的关系,胤禛比平日忙碌许多,再加上请安的关系,两人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天天见面,也正因为时隔半月未见,再见才会如此激动。

昨夜闹得太过,起身的时候武秀宁就感觉到腰疼腿软,若不是泡了热水澡时姚嬷嬷帮着按了按,她怕是就要没有力气陪弘昱小宝宝一起玩游戏。

别看小家伙小小的,什么都不懂,但是脾气却很大,对武秀宁也很是依赖,一天不见都不行,每每见不到武秀宁就哇哇大哭,见了武秀宁立马能就能笑出来,这场面不管看几次,姚嬷嬷他们都觉得有趣。

而胤禛在武秀宁生产之前,为了培养父子之情,但凡有空都会给他读《孝经》,以至于弘昱熟悉胤禛的声音要比熟悉他这个人多,不过父子两人的感情还不错,至少弘昱待在胤禛身边不会一直想着要找武秀宁。

“爷去宫里办事,差不多晚膳时分回来。”姚嬷嬷看着同弘昱小阿哥玩的武秀宁,突地笑道。

“嬷嬷说这些做什么,爷要来谁还能挡住!”武秀宁想到昨天闹得那般厉害,又要了三次水,肯定是惊动姚嬷嬷了,一时间面色有些赧然。

她不是胤禛,遇事只要摆张冷脸,什么尴尬的场面都能对付。

姚嬷嬷看着武秀宁这满脸羞红的模样,真心觉得她不像是一个当母亲的女人,倒像是个天真的少女。这也难怪,她长得好,性子好,还能生,这样的美人儿主子爷若是不喜欢,她倒是要怀疑主子爷是否生病了。

当然,打趣主子这种事,偶尔为之可以,穷追猛打,那是自打死路,她可不做这种傻事。

话递到就好,剩下的端看武秀宁自己安排,若是可以,姚嬷嬷巴不得武秀宁多生几个小阿哥,毕竟不只是胤禛看体弱的小阿哥揪心,他们也揪心。

武秀宁见姚嬷嬷不说话,悄悄转身,努力当这个话题已经过去。

不管她和胤禛相处多久,这亲密之事总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姚嬷嬷等人,只要一想到他们有可能听到自己叫声,她就觉得无比的羞耻。

“主子,你的脸好红,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不知情的绿芜突地开口,可谓是神来之笔,惹得一旁的姚嬷嬷和澜衣都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武秀宁看着傻里傻气的绿芜,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先制止姚嬷嬷她们笑,还是制止她继续开口,最后的最后,她也觉得无法,只能抱着儿子,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当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你们笑什么!”绿芜很是疑惑地继续发问。

她越是问,姚嬷嬷她们就笑得越是欢,武秀宁更是一副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的模样。

揽月轩里笑声阵阵,竹意轩那边听着动静,也只是一番感慨,只是相较于乌雅氏的满足现状,齐嬷嬷明显更想突破现在的状态,追求更高的层次。

“主子,虽说你已经有了小格格,可没有小阿哥,日后谁来给你和小格格撑腰?”

“嬷嬷,我说过不想提这个问题,我有齐布琛就够了。”乌雅氏脸色难看地打断齐嬷嬷的话,明显这个问题她们谈了不只一次,但是谁都没能说服谁!

“真的够了吗?主子,小格格以后是要嫁人的,到时她遇到事情,你难不成以为别人的儿子会给小格格撑腰?”齐嬷嬷脸色担忧,每一句话似乎都是在为乌雅氏母女考虑。

乌雅氏捂着胸口,一脸警告地看向齐嬷嬷道:“为什么不能?嬷嬷不会以为我现在去争,就能得宠,继而就能生下小阿哥吧!你可别忘了,就我是德妃侄女这一条,我就已经失去了争夺的资格,做得越多只不过是死得越快,嬷嬷若是在我竹意轩待不下去,我不介意嬷嬷去寻求自己的青云路。”

“主子,老奴说这些是真的在为你和小格格打算,这女人可以没宠,却不无嗣,不然你以为德妃为何落到这个地步还能翻身,不就是因为她除了四贝勒,还有十四阿哥吗?”齐嬷嬷这话倒是不假,可要说她一点私心都没有,那也不可能。

“那你怎么不说皇上对德妃还有旧情呢!”乌雅氏嗤笑一声,心里突然开始有些理解武秀宁为何从头到尾都不肯相信和重用齐嬷嬷了。

齐嬷嬷的心太大了,要得东西也太多了,一个奴婢比主子的野心还大,难免会招来祸事,若她没有梦境中的那些奇遇,齐嬷嬷这些鼓动的话,真的是一劝一个准,就如之前的她一样,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自知。

乌雅氏很惜命,对现在的一切也很满意,她不想改变现状,也不想追求什么专宠,胤禛如今能来坐坐,时不时地给点赏赐,对她而言就已经是最好的安排了,至于其他,胤禛自打她生产到现在都未曾再留宿就能看出他的态度,她要是再没点眼色,岂不是又重蹈覆辙了。

“但主子也为主子爷生有一女啊!”齐嬷嬷嘴皮子上碰下撞的,死的都要给她说活了。

“主子,你要相信老奴,老奴没有害你的意思,老奴说这些只是想让你和小格格过得更好,毕竟公主抚蒙的事太多了,你若是不争取,到时格格抚蒙,你还有什么盼头!”齐嬷嬷舍了脸面,把话说得很是直接,甚至为了激起乌雅氏的斗志,直接拿抚蒙说事。

乌雅氏看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齐嬷嬷,心知她是不能留了,甭管是德妃那里,还是她这边,齐嬷嬷留着都是一个隐患。

“我头有些疼,嬷嬷还是容我再考虑考虑。”乌雅氏伸手按着额头,语气凉凉地道。

看着乌雅氏微微有些发白的脸色,齐嬷嬷很自觉地闭上嘴,她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达到目的,现在乌雅氏表示会考虑,她自然不会再穷追猛打惹她的反感。

乌雅氏看着从内屋出去的齐嬷嬷,让人将女儿抱走,这才唤来俏君,低头的瞬间靠在她耳边低语几句,俏君脸色微微泛白,但还是连连点头。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