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衙门回来,胤禛没去书房,而是直接去了揽月轩,等进了屋子,看着躺在炕上笑闹的母子俩,原本肃着的脸慢慢有了软化的迹象,就连一直紧抿的薄唇也微微往上扬起了一抹弧度。

武秀宁看着躺在炕上翘着小胖腿的弘昱,正准备伸手,眼角的余光瞄到走进来的胤禛,不由地坐起身来,冲着胤禛着招了招手道:“爷,快来,快来!”

胤禛顺势坐到她身边,伸手的瞬间将她散落在脸颊边的碎发别到她耳后,再看她双眼亮晶晶的模样,笑道:“有你这么折腾自个儿子的额娘吗?”

“这怎么能算是折腾,婢妾可是帮着咱们的小兜兜锻炼体力,等再过一段时间,兜兜就能爬了,可爷这个阿玛却不知道。”武秀宁嘴里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脸上的笑容却很幸福。

“哦,弘昱都会爬了。”胤禛闻言,一脸兴致勃勃地凑上前,并不因为武秀宁的抱怨而生气,至于弘昱的小名,他虽然很少叫,却不阻止武秀宁叫。

武秀宁见胤禛来了兴致,忙上前将玩得正高兴的儿子给抱了起来,让他爬给胤禛看,弘昱可不知道自家额娘的坏心思,还以为她是在跟自己玩游戏,很是高兴地爬了起来,无奈业务还不熟练,爬了一小段就没力气了,然后趴在原地,像一只小乌龟一样挥舞着手脚要抱抱。

一旁的候着的姚嬷嬷和苏培盛看着这对无良父母折腾自己的儿砸,还折腾的这么高兴,很是无爱地替依依呀呀的挥着小手小脚抗议的小阿哥掬了一把同情泪。

“男孩子果然还是皮实一点的好!”胤禛将弘昱抱到自己腿上坐好,看着他身子健壮的模样,心里越发地欢喜。

对于失去了不少孩子的胤禛而言,弘昱的出现满足了他对于儿子的所有想象,以往他要求不多,再加上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处理,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就更谈不上发现问题,等到问题爆发,一切都已经晚了。

胤禛没有太多跟孩子相处的经验,以往跟几个孩子见面,仅仅只限于口头问候,亲近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这让表面严父内心慈父的胤禛空有一腔父爱,却无处展现,直到弘昱这个小家伙出生,不知道是不是因着武秀宁怀他时他总陪在一旁念书,这小子不仅不认生还胆大,对他的冷脸视而不见,每每见着他都表现得十分亲近,尽管他还什么都不懂!

种种原由掺杂在一起,胤禛原先的想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武秀宁提及的健康的母体才能孕育健康的孩子就在他心里扎了根,他嘴上不说,但自那以后,他宠幸的女人多以身体健康者优先。

胤禛不是贪花好色之人,也不是事事都会解释原由的人,乌拉那拉氏作为福晋选择了一条跟他完全背离的路,他自然不会在她身上再花心思,至于她自以为是的贤惠,他也不过就是顺着她的心思挑能让自己舒心的人多宠几次,但鉴于后院只有李氏生育有功,这才成了侧福晋,至于雨露均沾什么的,他以前没兴趣,现在依旧没兴趣。

“爷在看什么?”武秀宁转头的瞬间对上胤禛火热的目光,小脸有些发热,面上却故作镇静地问道。

胤禛看着耳根通红的武秀宁,大掌轻抚她柔嫩的脸颊道:“爷在想如何能让你给爷多生几个小阿哥!”

从他意识到自己对武秀宁的不同后,他便养成了这有事就往揽月轩来的习惯,再者便是因着弘昱的关系,他认同武秀宁要母体健康才能生出健康的孩子的观点,便下意识地希望她能多生几个,至于其他人,他心里因着各种原因或多或少地选择忽视。

武秀宁对上胤禛眼眸中暗藏的火光,下意识地低下头,这男人不在人前时总是会说这些不正经的话,哪里还有‘冷面四爷’的难以相处。

“咦?怎么回事?”胤禛突地皱眉,感觉到膝上一热。

“怎么了?”武秀宁见胤禛皱眉,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呀,难道是她刚才没有回话?不至于啊,她闹小性子的时候,他也没生气啊!

仔细打量,这才发现胤禛的衣服变了色,而罪魁祸首露着无齿的小嘴乐呵呵地直摆头,武秀宁见状,不由一阵乐出声来。

“怎么?爷这样很好笑?”胤禛看着武秀宁笑的好似月芽的双眼,微微挑眉。

“不好笑,婢妾让人准备水,侍候爷换衣服。”武秀宁下意识地起身,随后唤绿芜备水,再让奶嬷嬷把弘昱抱下去换衣服。

若是胤禛不在,武秀宁肯定会自己帮着弘昱收拾,但胤禛在这里,她自然就只能以他为先,毕竟这个时代的想法就这样,女人以夫为天,就算武秀宁活了两世,她也无法挣脱这个思想的牢笼。

胤禛看着为他忙前忙后的武秀宁,倒也没说什么,毕竟弘昱也不是第一次尿他身上,小家伙从不拒绝他的亲近,抱得多了,这种意外的场面自然也就多了。

都说见怪不怪,胤禛这人既然骨子里就是那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人,那被他放在心上的人,自然做什么都是对。

直了净房,看着已经送来的热水,再看忙前忙后,小脸晕红的武秀宁,他长臂一伸,便直接将人拉到了怀里。

屋里的动静再小,离得近了也是能察觉的,苏培盛听着动静,直接让外面候着的人散了,自个守在屋外。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件件都是戳心窝子的,他们这些奴才嘴上不敢说,心里对于偏心的康熙和德妃都是有意见的。但他们有意见能管什么用,又不能改变现实,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盼着主子能快点调节过来。

好在有武主子和弘昱小阿哥在,使得主子爷的心情好转不少,只盼着爷的心情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几天后,武秀宁听说齐嬷嬷病逝时,也仅仅只是挑了挑眉,她还以为乌雅氏会跟上一次那样下不了手,却没要到她这次下手居然这般利索,倒是让人颇为好奇。

“绿芜,去打听打听齐嬷嬷的事?”武秀宁想知道齐嬷嬷的死是否有内情。

乌雅氏的性子虽然改变不少,但谁能保证她没有私心,之前就是因为私心,乌雅氏留下了齐嬷嬷,现在同样是因为私心,她又动手要了齐嬷嬷的命,那下一次她是不是又会因为私心转而对付她?

涉及自身安危,武秀宁不得不小心,她这个人别的习惯没养成,这谨慎小心的习惯还是养成了。

“主子,你的意思……”绿芜对着竹意轩的方向做了个动作。

“对,齐嬷嬷的病来得太过突然,这人走得也突然,这里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由,我得保证这些东西不会伤害到揽月轩的利益。”

“是。”绿芜见武秀宁如此在意,立马收敛神情,一脸认真地应道。

事关揽月轩的安危,她自然不能大意,即便这两年她们同竹意轩的关系不错,但绿芜心里清楚这只是暂时的,当立场不同时,她们也有可能再次成为敌人!

打定主意,绿芜便带着小厨房送来的点心去找竹意轩的小丫鬟们聊天去了,因着她这爱热闹喜八卦的性子,倒也没人防备她,毕竟平日里她也常跑各小院找人聊天说笑。

姚嬷嬷看着绿芜离去的背影,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居安思危,这样才能走得更远,特别是有了孩子的人,不提高谨慎不行,而且德妃贼心不死,谁能保证她没动旁的心思,至于乌雅格格那边,能得一女对她而言就是最好的结局,她若聪明,就该守着二格格好好过日子,而不是妄想那些从来就不属于她的。

当然,若是主子爷另有想法,又是另一回事,毕竟她的想法并不能代替一切。

室内,武秀宁坐在炕上,一手握着棋谱,一手拈着一枚棋子,却迟迟没有放下去。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使得原本有利有局面来了一个大逆转,虽说康熙对胤禛依旧存着几分愧疚之心,但不能否认康熙再一次偏向德妃的事实。

德妃肚子里的孩子重要,难道胤禛就不重要么?

想到康熙自诩好父亲的模样,武秀宁突然觉得有些腻味,她怎么就会觉得上一世的康熙是一个好父亲呢?

难怪人说有后娘就有后爹,这亲娘要不是东西,照样能把亲爹变后爹。

康熙嘴上再公道,也掩饰不了他偏心的举动,且不说他对太子和众阿哥的不对,就说德妃一个妃子,百般苛待自己的儿子,他稳坐钓鱼台,如何不知情,说到底,不过就是想以一个人的委屈来解决所有的事情!

好在胤禛是坚强的,换一个人指不定坚持不到最后,现在这样更好,胤禛想通了,放下了,即便性子定型了,可至少他不会再像上一世那样,即便通过努力登上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宝座,却依旧走不出这个阴影。

“主子,绿芜回来了。”澜衣看着武秀宁举着棋子久久不曾落子的武秀宁,轻声说道。

“好,让她进来吧!”武秀宁惊醒地说道,她如此急于琢磨康熙和德妃,无非就是因为近来两人的举动太过反常,让她觉得心有不安。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