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之勇!”秦义天没有答应。

现在魏逍遥气势正锐,答应他,只会让他更得益,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凉一凉!

接着秦义天又公布一个消息,说道:“两个月后,五年一次的郡府大比,全郡四十九镇一郡城所有二十岁以下年轻人都有机会参加。”

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广场,整个青灵镇。

很多人,一生也不一定能够走出青灵镇。

因为,青灵镇实在太过巨大,以青灵镇为圆点,方向一千多公里都属于青灵镇范围,除去青灵镇城范围,其他地方算是荒芜人烟,沼泽,元气稀薄,零散普通人村庄。

当然,还有十几股悍匪占山为王,都是在青灵镇混不下去的五,六重修行者,他们过着打劫普通人的生活。

郡城离青灵镇,隔着五,六个类似青灵镇的镇城,起码有六千公里之远。

所以说,郡城,对普通人来讲,遥不可及,就是修行者,没有坐骑类的凶兽行走,从青灵镇到郡城至少半年以上,那还得一路顺利。

光是青灵镇去郡城方向,就有几股很强的悍匪势力,更别说一路上还要经过五,六个镇了。

坐骑类凶兽,全青灵镇,只有一人配有,那就是镇守秦义天,那是郡城给每个镇的镇守专配坐骑。

“根据郡守规定,分派到我们青灵镇有五个名额,这五个名额花落谁家,那就看实力了。”

秦义天扫视全场,再道:“一个半月后,郡城方面会派人在组织一次镇比,全镇二十岁以下者都可以参加。”

“根据往届规则,几个名额,几座擂台,每坐擂台的最终擂主便可以前往参加郡比。”

“这次,郡城将派遣三位高手前来我们青灵镇,监督此次镇比大赛。”

“同时,为了选出真正最强五人,郡城方面不会限制擂台上的手段,甚至是死亡。”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魏逍遥,没人知道他这一眼是什么意思。

魏逍遥却隐隐感受到他有些诡异,可却弄不明白诡异在哪。

想不通,就不想,这是他的原则,不过,他是打定主意,这镇比,他一定会解决与秦凤宜之间的恩怨。

想通这里,他就没必要再呆在擂台之上,于是想离开擂台。

还没下擂台,李义珍怒道:“小畜牲,留下我儿的储物袋!”

“你觉得可能吗?天风擂台生死战,一贯是胜者有权处理死者的东西,李族长不会忘了这点吧?”

魏逍遥看向观战台,冷声对李义珍道。

“你……储物袋里有郡城强者留给我儿的传讯符,还有战技,功法。”

李义珍在意的是这些。

“那又怎样?现在是我的!”魏逍遥不为所动。

李义珍眼里闪着熊熊怒火,威胁道:“你就不怕我儿师傅找你麻烦?”

“人都杀了,还怕这些?”

魏逍遥冷笑,下得擂台,又描了一眼擂台之上那颗人头,说道:“李族长,你有这份心,应该先把你儿人头敛装起来,晚了可就坏了。”

你狠,我比你更狠,这是魏逍遥的原则。

魏书豪向着观战台所有人告辞。

李义珍怒对着魏书豪,要不是他,魏逍遥不敢如此大胆。

魏书豪摊手,表示无奈,挑战是你发起的,与我无关。

秦义天略微点头,眼睛一丝精光闪烁,魏书豪似是沒有发现。

陈雄武没有任何表示,他儿子,也被魏逍遥毁了一臀,心里早就窝着火呢。

王震向他点头,并给了他一个眼神,魏书豪点头。

这时,却听得风凰妩媚动人的声音,说道:“魏大哥不去我天风楼坐一会?我那又到了最近的清前好茶哦。”

“额,下次,下次我一定去。”

魏书豪笑道。

“那说定了哦,妾身就扫榻随时恭候魏大哥哦,只是魏大哥别让妾身等候太久哦。”

风凰媚眼一眨,声音糯软如玉。

魏书豪可不敢再答话了,只是笑笑,然后抱拳告辞。

回到魏家后不久,王震无声潜入豪园,再过一会,风凰蒙着面纱也消消潜入了豪园。

没人知道他们来豪园干吗,也不知道三人进了密室商量着什么。

而魏逍遥,则回到自己的逍遥.阁,打开了李麒麟的储物袋,里面东西并不多,几百颗正气丹,黄云晶才四枚。

不过,有两样东西值得他关注,第一件,是一本战技,火属性剑技,一看竟然是李麒麟在擂台上施展的《炎龙烈火剑决》,可惜不全,只有两招:地炎裂和天炎焚,估计后面还有,只可惜没有了。

第二件,类似于玉符的东西,应该是传音符了,别小看这东西,制作起来非常麻烦,只有炼器师才能炼制。

作用只有一个,就是两人之间可以传音,留音,无视距离与时间,只要两个传音符加以印记,两人就能通话,很是方便。

这东西太好了。

他暂时用不上,也不担心被发现,传音符无需祭炼,谁都能用。

还有一个半月,他决定要在这段时间内至少突破到先天八重,风魔洞是闭关修炼的最好地方。

不过,在这之前,他决定好好采购一番,凶兽尸体,兽核,还有精金。

诛神剑要恢复,必须要这些东西。

他算是看出来了,天风楼大掌柜似乎与父亲很熟,魏逍遥眼里闪着光,心里打着些主意。

今天估计不行了,明天再找父亲吧。

他从父亲与王家族长还有风凰眼神,聊天中理会出些东西来。

地球上,作为“血狼”战队的队长,情报分析是队长必备技能之一,表情,隐语是最基本的。

于是,他开始了一天的修炼!

///////

镇守府,烟水亭。

坐着两人,秦凤宜与秦义天。

一身绿莎的秦凤宜安静地看着父亲,轻轻说道:“他将真相公布出来了?”

声音很轻,很温柔,天籁之音。

秦义天看着这个从小就心智坚定,近智如妖的女儿,一声叹道:“是,他全说出来了,全镇人都相信他说的。”

他想看看女儿的脸有什么变化,所以一直看着眼前美得出尘,如仙女般的女儿。

结果,并没有看到一丝的变化,依然一副安静的表情。

“他还向你发起了挑战,生死挑战。”

秦义天继续说。

秦凤宜扑闪了一下眼睛,说道:“父亲答应了?”

“没有。”

“哦,那就好。”

“你不担心?”

秦义天问道。

“担心什么?”秦凤宜再眨一下眼,水灵,明亮的眼直达人的心底。

“担心镇比擂台战,他会找你。”

“那他也得活到那时候,不是吗?”

秦凤宜的眼睛突然飘向了烟水亭之外,一道冷光闪过,她不想让父亲看到这道冷光。

秦义天沉默了。

这个女儿,他是有些看不懂了,当初将“盗骨种赋”交给她,那时才5岁,竟然能忍八年之久。

突然--

秦义天问道:“隐杀,是你请来的吧!”

秦凤宜身体微微一颤,看向父亲,说道:“你知道了?”

“果然是你,隐杀,不是你能想象的。”

秦义天想不到这个女儿,真的能够请动隐杀,心里的震惊,让他重新估量她了。

“我知道,父亲不用担心,我深知隐杀的能量。”

这是秦凤宜今天第一次称呼“父亲”。

秦义天没再说什么,起身离开。

刚要走出后院时,说出一句话:“隐杀,希望只动这一次,我还是这个镇的镇守!”

这句话,有很多重意思,关键一重,是告诉她:隐杀,是官府之敌。

秦凤宜没有说话,但也明白父亲的意思。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