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麒麟只剩一个人头还算完整,人头上的那双眼睛还睁着老大,死不暝目。

到死也不明白,他为何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

魏逍遥并没有看那颗人头,右手虚空一抓,完好的储物袋飞到了他手中,收起。

收得自然,收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台下的静在李义珍那声泣血惨呼中醒来,看着如魔的魏逍遥,所有人心里有些害怕了。

他强到什么地步了?三拳打爆接近先天八重的第三,不,第二才俊,哪怕是八重开五脉以上者也做不到啊。

难道他不是先天七重,而是先天八重?

所有人心中都有此疑问。

“魏逍遥!我要你死……还我麟儿命来!”

李义珍狂怒,眼睛噬血。

魏逍遥转过身,看向观战台,平静说道:“此战,全青灵镇皆知,乃生死之战,镇守府主亲自出面同意,天风楼做保,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正正战斗,我何错之有?”

“开战之前,全广场人都听见了,他必杀我,难道只能他杀我,不能我杀他,天下还有此等事?李麒麟死是他技不如人,于我何干?”

魏逍遥在恢复以来第一次在大众面前讲如此长篇大论。

他的话合情合理,谁也无法反驳。

李义珍气得浑身发抖,随时可能暴起杀人。

然而,

有魏书豪在,是不可能成功的。

“秦镇守,风掌柜,此战谁胜?”

魏逍遥的眼睛平静如水,他的问话更是在李义珍伤口撒盐。

秦义天站起,先是看了一眼他,一丝杀气闪过,然后,他对着广场,说道:

“此战,公平公正,魏逍遥胜!”

刚一宣布,魏家百多号子弟齐鼓掌,齐声喊:

“二少,威武!”

“二少,第一天才!”

在他们的感染下,全青灵镇响起了掌声。

他凭实力赢得了全镇人的尊重。

魏逍遥并没有因此而兴奋,他心中有执念,他与前任共同的执念。

两年前的那段往事。

所以他并没有如选拔战那样,胜了立马离开。

等掌声,呐喊渐息,他面向广场,平静如水的眼睛看向广场。

秦义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得魏逍遥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说道:

“两年前,关于那个故事,是时候讲清楚了。”

所有人,听到“两年前”三个字时,顿时安静下来,秦义天心里暗道一声:坏事了。

他想立马停止魏逍遥说下去,所以开口道:“擂台战已结束,可以散去了。”

他话音刚落,魏逍遥的声音传了出来,面向观战台,说道:“秦镇守,如此想要结束,驱散人群,莫非怕两年前那件事与传闻不同?”

“放肆,你这是和我说话的语气么?”

秦义天一拍坐椅,坚硬的扶手化成碎片。

“哈哈,镇守大人,两年前那事,我一直心存疑惑,只因他是我儿子,又因另一方是镇守大人的女儿,为了各自面子,我没有细想,不过,既然当事人之一有话讲,我认为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大家说,是与不是?”

魏书豪一一将人看了个遍,最后又面向广场。

又是魏家子弟带头,齐声说道:“是,我们一直想知道当年的事,究竟是怎样?”

广场其他人也想起那两年,魏逍遥多次喊冤说出内情,却因为已是废人,没人相信他,很多人想再一次听一听他说当时的事。

广场内开始喊起:

“说出来,说出当年到底是怎样?”

“是,当年二人感情那么好,二少多次帮助凤宜小姐,我们不相信二少会干出那事。”

“一直以来,大家都没有听到二少在喊冤,每喊一次都被打得遍体鳞伤,这其中是否有猫腻存在?”

“没错,给二少一次辩白的机会,曾经的天才,应该不至于如此下作。”

风向标已经变了,魏逍遥把握住机会了。

“妾身也认为让他说一说,理不辩不清吗。”

一道妩媚声响起,连风凰也支持了。

说完后,她给魏书豪暗送秋波。

魏书豪没有理会,风凰直接一个白眼,那神情,仿佛是遇到了负心汉的怨气。

秦义天知道无法在阻止了,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魏逍遥面对全青灵镇人,不悲不喜,声音缓缓而起:

“两年前,我十三岁生辰那天晚上,父亲,全族人为我庆生,那是我第一次喝酒。”

魏逍遥陷入了某些回忆。

“我本不想喝,可很多人劝我:突破五重成就全镇第一,又是生辰,不喝不行。

所以我喝了,第一次喝酒就醉了,也不知道是谁将我扶进逍遥.阁的,印像中应该是我堂姐魏逍月。”

说完,他在人群中寻找那道魅影。

抬下的魏逍月拼命点头。

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其实那时我完全可以将酒逼出让自己不醉,可是,人生总有第一次,我想体验一下醉酒的滋味,修行,实则修人道,天道,没有经历又如何体验人道?”

台下人听得痴了,想不到那时的他就明白修行的真义,果然是天才。

“我记得,那晚秦凤宜并不在魏家,也不在我逍遥.阁,相信这一点很多人可以为我证明。

可是,当半夜醒来,我发现秦凤宜就坐在我床头,衣杉整齐,更发现,我的修为突然之间,全没了,成为一个普通人,天赋、根骨全没。

而秦凤宜当时的眼睛平静到可怕,你们不能想象,当你发现自己一身修为全没成为废人,又看见平时一直弱不禁风的人突然之间拥有了先天五重修为是何等震惊。”

魏逍遥停顿了一下,很多人能够感受到他回忆中的震惊与痛苦。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秦凤宜以一种平静的眼神对说说:八年,我用八年时间等待,为得就是你破先天五重,盗骨种赋,需要你达到先天五重才可盗换。这是她的原话,我一字未改,一字未删。”

“也就是说,那个面如天使的少女,从五岁开始就打起了我的主意,这是怎样的一个少女,你们可以想象。

不知大家可否记得:我自五岁那年,家族便确认我是清风明阳体质,也就是刚一确认,这个天使般的少女偏决定要用盗骨种赋这种歹毒的功法盗换我的天赋,根骨。”

“更让人难于置信的是,她说完那句话后,戏虐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突然撕开了自己的衣服,装作狼狈样,而后大喊……”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故事讲完了。

“放屁,孺齿小儿,胡言乱语!”秦义天起身怒道。

“是吗?敢问秦镇守,可否将秦凤宜喊出,露出她的天赋,根骨,如果不是清风明阳体质,我立即自绝于此,你敢让她亮出吗?”

“你敢吗?”

最后三个字是吼出来的。

“哈哈,不敢就对了,现在,我以魏家二少的身份,想秦凤宜发出挑战,还是在这里,生死决战,敢接吗?”

魏逍遥冷笑,无尽的杀气。

“时间,你们定!”

冷酷!

暴戻!

还有蔑视!!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