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逍遥能够一击杀了先天八重,不得不说有太多的巧合,不可复制。

首先,他的战斗本能救了他,同时也打乱刺杀者的计划,刺杀者对这一击有绝对信心,一剑刺穿对方的脖子,可魏逍遥的战斗本能何其丰富,在那一刹那做到让人想不到,最合理的规避。

轻移一点点位置,让剑刺入肩骨缝隙,卡住了刺杀之剑,刺杀者显然没想到这种情况。

其次,就是堪比初品灵器的肉身,肩骨不但卡住了剑,令刺杀者进退不得,而后,以掌辦断上品宝器,谁能想象,先天六重可以只手弄断宝器,还是上品,所以刺杀者又一次判断失误。

最后,做为杀手,一旦刺杀失败应该立即隐匿潜逃,显然,两次失误让他失去了隐匿潜逃的机会。杀手主修刺杀和隐匿之道,而身体本身却相对弱了太多。

所以魏逍遥才做到了。

他冷峻地拔出肩上断剑,俯下身在已经断气的尸体之上摸索了一阵,一个储物袋出现在手上,随后又消失不见,随手丢进了自己的储物袋。

“弟弟,你怎样了,伤到哪了。”

在哪一瞬间魏逍月以为弟弟真的会死,杀气来的太快,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时,已经被魏逍遥推到一边去了。

现在心里还是懵的,不过总算知道弟弟逃过一劫,所以急忙跑来相问,并亲身检查。

当看到魏逍遥左肩之上受伤,流着血,眼睛瞬间红了,欲要为他止血。

却被魏逍遥伸手拦住,手指轻轻在肩头点了两下,血就止住了,武元会自动修复。

“没事,一点轻伤!”魏逍遥轻轻说道。

然后他看向快要痛晕过去的陈东旭,冷冷说道:“我不知道这杀手是否和你有关,但,警告你一次,别再惹我,否则,就不是断一只手臂这么简单了。”

陈东旭在那休杀手出手的一瞬,手臂的疼痛似乎减少了些,疼痛到扭曲的心里突然有一丝快感:我断一臂,你也得付出生命代价。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有杀手对魏逍遥下手。

此刻,他不再害怕了,捂着断臂坐在地上狂笑,也许是笑得太过用力,牵动了伤口,脸上极度狰狞,狠狠说道:

“哈哈,你死定了,死定了,隐杀一出,谁也逃不掉,你就等着隐杀无休止的刺杀吧。”

“哼!这个无需你费心了,下次尽管来惹我!”

魏逍遥冷看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拉着魏逍月走出人群。

他在密切关注着周边,不排除还有杀手在周围。

这时,镇守的城卫军过来了,拦住魏逍遥。

领头的是一名城卫军百人统领,名叫吴浩,三十多岁样子,修为先天八重。

“怎么回事,为何会有斗欧,敢当街杀人,视我青灵镇规矩于何物?”他盯着魏逍遥问道。

基本上,城里人都认识魏逍遥,而且没好感,所以语气有些冷。

“作为青灵镇城卫军,应该有责任保护城里人不受攻击,而现在,隐杀不但入城,还当街持械杀人。我问你,你城卫军是如何保护青灵镇的?”

“而你,当出现这事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查清刺杀者,反而来责问我这个被刺杀者,是何道理?”

面对吴浩的冷历,魏逍遥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指责于他。

“你大胆,你是在质疑我城卫军吗?”

吴浩想不到这个被镇守小姐废了两年的魏家二少,竟然敢当面指责他,让他如何不怒。

“吴队长很威风啊,城内混进了刺杀者,不去查清楚,反而拦着我和我弟弟,你是不把我们魏家放在眼里,还是说你本身就与刺杀者有关联?”

魏逍月担心魏逍遥再与城卫军闹出事来,抢在他之前说话了,并拉出了魏家。

她这么一说,围观人群也有些声音了。

“逍月小姐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呢,出了这事,城卫军第一时间应该马上保护被刺杀者,探查是否有同党……”

“对,隐杀向来正邪不分,只要给钱,他们什么人都敢杀,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青灵镇刺杀,实在太过嚣张了……”

“没错,魏家二少再怎么废,他也是我们青灵镇曾经的天才,现在他恢复了,说不得重新成为青灵第一,隐杀是要毁我们天才于摇篮之中么……”

围观人中,不乏也有一些正义人士,魏逍遥两次战斗他们都看在眼里,对他的战斗能力,开始正视起来,以前的流言是否过于抵毁他了?

“逍月小姐,我没有无视魏家的意思,更没有和隐杀有什么联系,只是想当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和陈家大少,以及他杀人事情经过。”

被魏逍月这么一呵斥还有人群中的议论声,吴浩有些顶不住了。

魏家,对于他来说,太过强大了,镇守府都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别说他这一个小小的城卫统领了。

“我弟弟和陈家大少是怎么回事,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以为我们姐弟俩好欺负,想当街抢劫,结果被我弟弟断去一臂。

至于杀人,那是我弟弟遭到致命刺杀不得不还手,有人认出刺杀者是隐杀。”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统领大人是否满意?如果不信,你可以问问这里的每一个人。”

魏逍月三言两语就把这两件事情说得清清楚楚,说完后,还看向了围观的人群。

以她在青灵镇的名气,还有此刻她所表现的气质,人群中纷纷附和称是。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可以离开了,如果我们查到刺杀者的消息,我会通过镇守府告知魏家。”

吴浩不得不找个台阶下。

“那就谢谢统领大人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魏逍月看着吴浩说道。

“走吧!”

吴浩有些无奈,想不到魏逍月这小姑娘也不简单,一下子拿住了他,让他无力反驳。

魏逍遥冷瞄了一眼吴浩,后被魏逍月拉走了。

吴浩被他这一瞄,心里一阵冷颤,暗想:这是什么眼神,如此冷戾……小姐有麻烦了。

陈家大少如丧家之犬捂着断臂,被陈家人扶着走了。

这一战过后,整个青灵镇都知道魏家二少不再是废物了,两年之前的那个天才,又回来了。

很多人在想:当年的那件事是真的吗?当年的他真的是非礼镇守女儿了吗?要知道,那时的魏逍遥是青灵镇最璀璨的明星,而镇守府小姐除了貌美一些,其天姿实在太过普通,那样的理由是否牵强了些?

没有人知道真相!

可也阻止不了别人去探知真相。

当然这一切,并不是魏逍遥所关注的,与魏逍月回到魏家之后,他就进了密室,拿出了刺杀者的储物袋。

在天风楼广场,他没来得及抹除印记,以他谨慎的性格,这一步是必须要做的。

当他武元融入储物袋时,一道黑气飘出,一声幽冷的声音自黑气中传来:

“你杀了隐星?”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