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逍遥,废物,滚上来受死!”

李麒麟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见魏逍遥到了,豁然站起怒道。

魏逍遥瞬间变冷,无尽的寒气从身上发出,两道如剑的眼神射向擂台那道嚣张的身影。

他微微向父亲行礼。

“父亲,我去去就来。”

语气里,杀机盎然。

“去吧,尽管按你心中所想去做,篓子大了,我顶着。”

魏书豪一脸傲气,声音不大,也不小。

台上台下都能听清。

他是故意说给有些人听的。

秦义天与李义珍眉头一皱,这是示威。

“呵呵,魏大哥今天好威风呢,奴家心都融化了。”

风凰做一脸花痴样,极尽魅惑,声音妩媚又慵懒,多少人今晚会失眠?

“哈哈,风凰妹子说笑了,我只希望公平一战。”

魏书豪并不受影响,一步夸上观战台,坐到王家族长王震身边。

这一战,四大家族,镇守府,天风楼,青灵镇几大势力齐了,可见这一战的人气。

青灵镇,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魏书豪拔地而起,一跃就飞上擂台,十分潇洒,却把所有人震住了。

先天七重,最大特点,就是可以长时滞空,飞行。

没人能想到魏逍遥能到七重,四十天前,第一次出手,才先天五重,这短短四十天,连破两重,这是要逆天吗?

连李麒麟都微微一惊,不过,马上平静下来。

七重又怎样,我已经是踏入巅峰,再有师傅传授的战技,杀你如屠狗。

于是他冷笑:“魏逍遥,你终于肯上来了,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

轻蔑,鄙夷!

这是李麒麟的表情,他决定这一战,不但要他命,还要让他死了也遗臭万年,永远钉在青灵镇的史册上。

“我没必要在意死人的想法,开战吧,我忙!”

魏逍遥的回复很果断,也很简单,战就完了。

“是,我本没必要在意死人的想法,可是,为了凤宜,为了她的清白,我作为未婚夫,有权力,有义务将这一切洗刷了,让她不留一丝污秽嫁给我。”

“虽然,两年前,你这禽兽,废物并没有得逞,可你,在她心中永远给她留下了阴影,

所以,

今天,我要替她抹掉这唯一的阴影,你,魏逍遥必死无疑!”

一杨火红色宝剑指天而立。

“我要让你死在我这‘赤龙剑’上,你永远就是那个两年前做出那等无耻、卑鄙之事的小人,废物。”

剑乃上品宝器,在魏逍遥两兄弟之前,这柄剑是二十岁以下才俊最好的剑。

台下,随着李麒麟的亮剑与话语,开始议论纷纷:

“两年前,魏逍遥全镇第一天才,怎料会做出那等龌龊之事,令人不齿啊……”

“是啊,如果他不做出那等事,以他们当时的感情,可能没有李少什么事了,现在,不但便宜了他,还弄得自己名声扫地。”

“我怎么听说,当时另有内情呢,十三岁的魏逍遥真有那么急色吗?我表示怀疑!”

有怀疑态度的,可这声音马上被淹没。

“你懂个屁,当时他是第一天才,自认天下第一,加上年少对那方面的好奇,做出那等事来也并无可能……”

每一个人都在议论两年前那事,人性都是这样,好奇,人云亦云,然后再加上自己的想法,理所当然。

魏逍遥脸上沉静如水,他不想去解释,辩解,对他来说,最好的解释就实力与杀戮。

“你,说够了没?废话真多!”

眼里只有冰冷与杀气。

“既然你想快点死,我就成全你,亮出你那中品灵器吧,今天我要让你知道,就算有灵器能如何,实力才是王道。”

李麒麟眼里闪过一丝贪婪。

天风楼擂台有不成文规定,生死对战,胜者可以获得死者全部。

他现在反而担心,灵器不在身上。

“到亮时,自会出现!”

魏逍遥不会将自己手脚绑住,虽然在父亲面前说不用剑也可杀他,可话不能说死,束缚了自己便宜了敌人。

“狂妄之极!”

李麒麟终于怒了,动了。

一道绚丽的剑光自天而来,这一招用上了全力,他要一招秒杀。

最强一招,来自于郡城强者的剑技:

炎龙烈火剑决--天炎焚斩!

剑光中带着丝丝龙吟,炙热的剑光燃烧着空气,擂台上,骤然变得火热。

魏逍遥瞳孔一缩,右手成拳,武元瞬间转为火属性,聚集于拳头,比剑光更胜一筹的炙热正在形成中。

他的武元强度不比李麒麟七重巅峰差,甚至更强。

脚下踏着随风步两大绝招:风行,鬼步!

朝着剑光,出拳。

烈火拳--焚灭!

他想与拳对坑上品宝剑。

“叮!”

一声脆响。

如金铁碰撞,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拳头竟然接住了上品宝器,赤龙剑。

怪物吗?

李麒麟感受到剑身带来的力量,以及剑斩拳头的反震。

赤龙剑竟然被砸得变形。

没有时间想这些了,他早已全神贯注,陈东旭就是前车之鉴。

魏逍遥风属性将随风步之风行发挥到极致,速度奇快,而鬼步,更是让他身影如魅,无法揣度。

下一刻,魏逍遥出现在李麒麟想不到的地方,背后!

再一拳:

烈火拳--破山!

这一拳在于速度,在于力量,一拳可破山。

李麒麟根本没有想到魏逍遥会出现在他背后,无法防御。

危急之中,他选择比拼速度。

然而--

与风属性的人比速度?很难,魏逍遥早已料到,早早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快如闪电!

“轰!”

“咔嚓!”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李麒麟后背之上,砸在在龙骨正中心。

龙骨断裂,致命之伤。

连上品宝器都能砸变形,何况这脆弱的也初品宝器都不如的龙骨。

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

魏逍遥得势不饶人,右拳势弱,左拳再出击,又是一记烈火拳,

焚灭!

又是一声拳到肉身的声音。

炙热的拳头,燃烧的空气,将李麒麟残破的躯体烧得通红,一股肉香味飘出。

躯体撞上了擂台护栏。

天风楼擂台不比魏家擂台那么脆弱,坚实的护栏,灵器也无法破开。

护栏受力,弯曲再反弹。

李麒麟的身体向魏逍遥反弹而来。

第三拳他已准备好。

烈火拳--灼心!

“小辈,尔敢!”

李义珍大吼,急忙出手,一道剑光斩来。

然而--

另一道炽热剑光拔然而起挡住了这一剑。

魏书豪出剑了。

“你……”

“此生死之战,镇守点头!”

魏书豪傲然而立,扫视着台上几位。

而擂台中,魏逍遥不管不问,挙头势无可挡,第三拳砸上了李麒麟的身体。

终于承受不住了。

“咔……咔……咔……”

骨头崩碎,血肉分离,一阵血雾。

“咣……当……当…”

碎骨掉落在擂台的声音。

魏逍遥收拳而立,如擎天之魔,傲绝天地,杀气如渊,我心如魔!

天地间,一片安静,寂寥,肃杀!

“麟儿……”

悲呼惨叫!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