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逍遥知道,一旦父亲动手,事情就闹大了,与整个家族不利。

魏家在青灵镇的形势很微妙,如果不是魏书豪的存在,也许四大家族早已没了魏家。

他不想魏家乱,前世,地球上,他的家让人屠了个干净,十年无家可旧的惨痛让他刻骨铭心。

不想这一世,家族再度有这个危险,别看他对魏家人冷漠,甚至无情,这只是他的外表,装出来的。

很想父母疼爱,兄弟和睦,族人友爱。

可,他前任的两年遭遇,让他受到全族的唾弃与嫌弃,逼得他用这种手段挽回。

君不见,几次出手他都没有亮出诛神剑么,就因为他从没想过要杀人。

唯一一次与诛神剑对敌,是与陈东升对战,也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杀人。

所以他站了出来。

“小遥,你可有事?”

魏书豪怒眼中透露出关切,问道。

“无事,还伤不了我。”

魏逍遥目光冷历,但语气里却有一丝情谊,父亲在暴怒中流露出的关心,让他心中一暖。

他有两年没叫他“小遥”了。

“好!你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为父当为你讨回公道。”

魏书豪见他没有大伤,心中一定,怒气也减了不少。

魏逍遥朝父亲点点头,而后看着跪在地上的爷孙俩,缓缓说道:

“主持长老,族规可有规定,同族之间不得使用禁器和绝对杀招?”

他首先向主持长老魏书川问出一个问题。

“有,族规第七条,同族之间不得使用违禁器和故意杀人,违者:致族人死者当废除修为逐出家门;致伤残者,斩一臂,深矿采矿十年;致轻伤者,风魔洞面壁三年。”

魏书川对族规记在心里刻在骨里。

“好,那么,让月如意去风魔洞三年,是否合规?”

魏逍遥再问,语气冰冷。

魏家风魔洞,可是青灵镇四处禁地之一,也是魏家先辈埋骨之地,里面天地元气肆乱、暴虐,还有风刃,时刻让里面之人受割肉刮骨之痛。

听得“风魔洞”三字,所有人都为之一颤,流露出恐惧之色。

月殇脸色苍白,孙女能挺住三年吗?

“合情合理。”

魏书川眼神一动,想不到魏逍遥对族规了解这么深。

这一条,已经很多年没有执行了,主要是家族里没人触犯过,违规者要么致死,要么重伤,很少轻伤的。

禁器,非一般人能够接得而不受重伤的,同境界使用禁器聊胜于无,只有禁器制作者高出使用者几个境界才能有大用,所以,禁器多是保命和一击必杀。

“那么,月如意可有异议?”

魏逍遥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月如意。

月如意似是松了口气,相比爷爷被杀,家族可能面对族长怒火而灭亡,风魔洞三年,算很合理了。

她回答:“没有,月如意愿意接受风魔洞面壁三年。”

魏逍遥没有再看她,而是再度转向主持长老,说道:“擂台之上,长辈突然插手,向后辈出手,可有惩罚?”

“有,如出手未重伤或致死后辈者,深矿镇守一年,并罚没一年收入,送于被伤者。”

魏书川回答道。

“以月殇长老修为与身份,一年收入几何?”

魏逍遥再问。

“月殇长老九重练神第二境,一年收入当有一千黄云晶。”

“好,那就这样吧。”

魏逍遥想起一事,又道:“这场战斗谁胜?”

“当然是你,月如意使用禁器都没能打败你,要不是月殇长老出手,她已经死了。”

魏书川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松地解决问题,很快给出了答案。

“那我没问题了,父亲。”

魏逍遥解决了月家爷孙问题,也成功晋级,没再多讲,看着父亲。

“看在我家二儿份上,就这样吧,下次再有人敢使这种阴招,对后辈出后,别怪我心狠。”

“你们如有能力,就堂堂正正打败他,还是那句话,同辈之间,只要不死,家族许可。

但--

谁敢与老压小,我必杀之!”

魏书豪说得大气滂沱,杀气腾腾。

“谢族长,谢二少!”

月家爷孙感谢,逃过灭门之祸。

“都散了吧,小遥,你跟我来!”

魏书豪挥手,让人散了。

又对魏书川说道:“让逍风到豪园来。”

语气很冷。

魏书川不知族长何意,但他不敢问,只得点头应是。

魏书豪带着魏逍遥到了豪园。

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来这,作为魏家历代族长的起居地,比逍.遥.阁大上几十倍。

魏逍风这时也到了,见魏逍遥也在,眼里杀机一闪,然后低头向魏书豪行礼,说道:“父亲,你找我?”

魏书豪发现他眼中的杀机,怒从心起,抬起脚,直接踢到他肚子上。

瞬间他就被踢飞,撞上墙壁。

“老子跟你说了,不要对你弟弟起杀机,他是你亲弟弟。”

“亲弟弟,你懂什么叫亲弟弟吗?你们流着同样的血,割舍不了的血肉。”

魏书豪长发飞扬,怒火中烧!

“他……他不是我弟弟,是他害死了母亲,如果不是他出生,母亲就不会死!”

魏逍风努力爬起,面色狰狞道。

魏书豪又是一脚踢去,刚刚爬起的魏逍风又像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给老子闭嘴,少拿你母亲说事,你不配当她儿子。”

魏书豪喘着粗气,眼睛猩红。

“别以为你老子不清楚你是什么人,从小你就心胸狭窄,见不得你弟弟天赋比你好,比你高。”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因为秦凤宜跟着小遥,你嫉妒,你恨他抢了秦凤宜,恨他差点非礼秦凤宜,更恨因为他,最终失去秦凤宜,让秦、李两家联姻。”

“就因为你心胸狭窄,因为你的私情和欲念,你就要杀了自己亲弟弟,你不配当她儿子,不配知道?”

魏书豪猩红的眼近乎噬人。

可他心中很痛,很痛。

对大儿子很失望,更绝望。

魏逍风脸色苍白,内心慌乱。

原来这一切,父亲都看在眼里,好不容易再度爬起。

脸上浮起了疯狂之色,更显狰狞。

“没错,我就是嫉妒他,凭什么,任凭我怎么努力,怎么讨好也得不到秦凤宜的欢心,他凭什么就转而易举得让秦凤宜天天围着转?

就凭他是青灵镇有史以来最强天才吗?

所以我恨,恨他夺走了秦凤宜。

更恨,更恨他还不知足,竟然想要非礼她,使手段想要得到她身体。

不杀他,我心中气不顺。

不杀他,我永远得不到她!”

魏逍风狰狞地看着魏逍遥,杀气如潮水,也用尽了力气吼出最后一句话。

魏逍遥终于明白他为何如此恨自己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面如天使心似蛇蝎的女人惹有心的。

好心机,好算盘,好狠的心。

魏逍遥从没有如此想要杀死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

PS:强烈推荐本人老友的一本新书,网文联赛大梦山海赛区的种子选手,文笔流畅剧情跌宕起伏,欢迎大家支持:

我凭一书定山海!

我体弱多病,那又如何?

读万卷书,不足挂齿;行万里路,我不在乎,我东方卓就要亲自看一看,这号称无边无垠的世界,究竟有多大!

若我在途中不幸去世,也要让世人见到我的遗笔,名曰,《定山海》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