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声音不大,同样也不小,台上台下听得很清楚。

还有,他的眼神平视着李义珍,没有害怕,没有敬意,当然也没有战意,很平静。

平静代表着自信。

“嗯?”

被一个小辈如此平视着自己,李义珍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看样子,魏族长家教并不如何啊,没有人告诉你什么叫做尊重长辈吗。”

他盯着魏逍遥,眼里闪着一丝阴霾。

“为长辈者,德、才兼备方能有小辈尊重。”魏逍遥似乎没有看见他眼中那一丝阴霾,依然一副平静的表情。

一个在魏家大赛之上揭魏家之痛的人如何能值得人尊重?

曾经的他,于万军中也能巍然不动,这些场面他早已了然。

“放肆!”

李义珍一拍座下的椅子,一道木屑飞射而来。

“你放肆!”

魏书豪闪到两者之间,袖子轻轻一挥,那道木屑如树中般轻飘飘落在地上。

果然!

魏书豪护犊之情严重。

“李族长好大威风,敢向小辈动武,确实‘德’、‘才’兼备啊。”

他冷笑。

“我魏家如何教导小辈还轮不到外人说道。”

魏书豪动怒了,曾经的第一天才,也是有脾气的。

“魏家的年轻选拔战,有如此废物在,也没什么看头了,十天后,我家麟儿在天风楼等着你。”

李、魏两家本来就有矛盾,现在公然激化,皆因李义珍觉得可以不用顾虑了,与镇守府的联姻让他有些膨胀。

“我可以加上一条吗?”

魏逍遥从父亲背后走出,直面李义珍。

“什么?”

李义珍听他一说,身影一顿,原本准备带着几个观摩长老离去,在魏逍遥说完之后停了下来。

“十天之后,我这个废物与青灵第二才俊生死决战,不死不休,敢否?”

敢否?

这最后两字响彻整个演武场。

不但台上人突然安静了,连台下人也变得安静了。

所有人都在想:

他哪来的底气敢与青灵第二才俊七重后期强者争雄,还生死决战,是理智还是最后的疯狂。

是孤注一掷,还是明知是输,也要死得光荣一些,壮烈一些。

李义珍眼神一亮,说道:“你确定?”

“你能代表李麒麟?”

“我是他老子,更是李家族长。”李义珍有些想笑。

“十天后,天风楼前,擂台战,生死决战,不死不休,请镇守大人作证!”

魏逍遥一字一句,还拉上镇守。

镇守秦义天看了一眼魏书豪,而魏书豪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

他突然觉得小儿子变了,果敢、坚毅更重要的是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魏逍遥给父亲一个平静的眼神,这个眼神就是他刚刚看到的,想到的。

魏书豪对着秦义天点头,同意了这场战斗。

“好,准许!十天后天风楼擂台之上李麒麟与魏逍遥生死决战。”

秦义天站起说道。

事情已定,镇守金口已开,双方谁也改不了。

李义珍带着一众长老,笑着扬长而去。

所有人都认为魏逍遥死定了。

魏书豪对着台上观战之人说了声抱歉,影响了大家心情,之后他宣布比赛开始。

演武场很大,十个巨大的擂台已经摆下,少年组和青少组各占五个擂台。

偌大个魏家各自有各自的关注点,而组织者,只需维持擂台秩序,保证公平以及不出大乱即可。

当然,更多的人是三五成群,交头接耳,讨论刚才台上那次对话。

“哈哈,这次那个废物死定了,和李麒麟决战,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也好,他死了,魏家也可以在镇上抬起头了,他做得那个事,太丢我们魏家的脸面了。”

“胖子,你就这么讨厌逍遥哥吗?以前他还是全青灵镇第一天才时,你不是他最好的跟班吗?”

“我这是大义灭亲,他做出此等有辱魏家之事,是个人都会和他划清界限,肖鸿,你还叫他哥?”

“我不像你,这么没有骨头,帮着外人,至少在这个时候我是支持逍遥哥的”魏肖鸿不屑地看着魏肖明,说道。

“你想死吗?要不要一会上台,我们也来个生死决战?”魏肖明怒了。

“来就来啊,没骨气之人也敢生死决战?”

魏肖鸿不怕他,昂着头说道。

“好了,不要闹了,擂台裁判是不可能允许的。”另一个声音劝道。

“哼!”

两人同声哼了对方一句,看谁都不顺眼。

台下这样的议论很多,绝大多数人都对这场战斗不看好,认为他这是自讨侮辱,还连带着侮辱魏家。

也有两人对他有些信心,一个就是刚刚的魏肖鸿,他只是一腔热血,觉得应该支持魏逍遥。

另一个则是魏逍月,她从不怀疑这个弟弟的能力,既然他主动提出生死决战,一定有其手段,虽然她不知道这手段是什么。

魏书豪心中有些忐忑,不是对二子没有信心,而是双方差距太大,这时他把魏逍遥叫到一边,严历着看着他,瞪着他。

“你有把握?”

“没有。”魏逍遥摊手耸肩。

“没有你还敢请秦义天做证?”魏书豪很想一巴掌过去,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想试试,我说过,我受过的委屈要一件件拿回来,不然我修行念头不通达,念头不通达,我就做不到无敌。”

魏逍遥炯炯有神。

“蠢,命都没了还修个屁行。”这是魏书豪第一次骂他,以前哪怕是废了,被人陷害了都没有骂过他一个字,反而给他安慰,鼓励。

魏逍遥笑了,笑得很开心,父亲这是在关心他。

“要去打也行,青少组第一,否则,你老子就是与全青灵镇为敌,也不会让你参加。”

魏书豪下定决心了。

“好,一言为定!”魏逍遥认真回答。

“……”

魏书豪真想拍死这个儿子,才刚刚突破到先天六重,就敢如此狂傲,不知道七重与六重差距有多大吗。

“你不可能拿第一,除非我死!”

一道冷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魏逍遥一听到这声音,心里变得暴戾起来,眼神变得冰冷起来,他转身看着过来之人,冷冷道:

“那你去死吧!”

“如果选拔战能够允许生死战,我不会让你走出魏家大门。”魏逍风用一种极其厌恶和蔑视他的眼神看着他。

“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族长?”

魏书豪直接发飙了,一人一个巴掌。

魏逍风不是第一次挨父亲揍,可魏逍遥是。

对于这一巴掌,魏逍遥没有生气,更没有动怒,他能够明白父亲此刻的心情。

可他对于这个亲大哥,实在好不起来,那一幕幕的记忆让他心寒、冷漠。

前世的他,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但,如有人把他当敌人,仇敌,他只会比敌人更狠、更绝、更无情。

“选拔战,看在父亲面上,我会饶你一命。”

魏逍遥冷言说道,然后挨着父亲擦肩而过,没有回头。

上一辈,他渴望亲情,怀念亲情,毕竟是大哥,都是流着父亲的血液,所以,有机会就饶他一次。

魏逍风在冷笑、蔑视。

魏书豪伤心,骨肉相残之痛!

PS:新的一周,感谢大家的支持,上一周成绩还不错,都是大家的支持。这周希望能再支持老剑,同时有票票什么的可以给我几张。

不胜感激!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