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逍遥冷看着这个与自己流着相同血脉的人,心情有些复杂。

这具身体的前任,对他是狠之入骨,两年的折磨,曾经让他欲生欲死,几次从死神手里捡了一条命。

所以对他的恨排第二。

可,从地球过来的他,渴望亲情,更不想手染至亲的血,地球华夏人一直把家族、血脉看得极重。

“我可以告诉你:秦凤宜这个女人,我从来没有起过那种心思。”

“两年前,我只当她妹妹。”

“两年后,对她只有生死大仇,不死不休!”

魏逍遥只说了三句话,不为解释,只为述说一件事:我与她,从开始就没有爱情,往后更没有,只有恨。

“闭嘴,如果你对她没有情,那你为何要非礼她,她为何亲口与我说,她爱你?”

魏逍风怒着,吼着,他完全不相信这套说辞。

这两年,他快疯了,特别是秦、李两家联烟更疯了。

魏逍遥突然有些可怜他,被一个女人耍成这样。

“你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他突然不想说话了。

“吵个屁,就因为一个女人,你就要杀他,杀你亲弟弟?”

“你还能更没人性一点吗?”

魏书豪此刻真的对大儿子失望了,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无力了。

“姝儿,我对不起你啊,没能教好两个儿子,让他们亲相残杀,如果不是你最后的交代,我早已想去为你续命,去那无极兽域遍寻续命之草。”

从没在两个儿子面前流过泪的他,这次泪流满面。

谁说英雄没有泪,只是不到伤心时。

谁说豪杰不伤心,伤心更让人断肠。

“父亲……你……”

魏逍遥看着高大挺直的父亲,心中震动。

他能感受到父亲此时的心情:悲痛、伤心、绝望,在这之前,他也曾体会过这种悲痛与绝望,甚至比这还绝望。

惊闻灭家之仇,仇人尽在眼前,可就是没有能力为亲人报仇,反而落得身死魂离。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报得大仇。”他心里暗想。

“二啊,你比你哥强,无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都强他百倍,只希望你记得那晚的诺言。”

魏书豪从悲伤中醒来,先别头擦了下眼泪,然后带着一丝欣慰说道。

然后又对着魏逍风怒声道:“畜牲,你给老子听好了,最后再说一遍:你们母亲的事,与小遥无关,秦凤宜那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做事,得动脑子,多看,多想,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对小遥有杀心,别怪我不顾父子之情,当场斩杀你。”

然后他停了一下,再道:“选拔战过后,你就一直呆着云晶深矿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什么时候再出来,否则,你就老死在矿里吧。”

虽然他对大儿子很失望,但他还是希望儿子能够想明白。

云晶深矿危险、死寂,最是能磨平一个人,这也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我就知道你一直偏向这个废物,从小就是,我恨他,但,既然我答应过你,不杀他,那么,选拔战上就不会要他的命。

恢复了又怎样?再废一次就是了,两年前,秦凤宜能做到,两年后,我同样能做到。”

魏逍风擦拭嘴有的血迹,满脸狰狞地说道。

在他心中,父亲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从来没有。

所以,这次,他一定会证明给他看:我,你的大儿子,不比任何人差,哪怕是你最疼的小儿子最后必须会废在我手上。

魏逍遥眼里冷光闪耀,无形的冷戾散发着。

同辈的挑战,怕过谁来?

“哼,可以,我说过,同辈争雄,只要不出人命,不会管,但是,别把人想得太简单了,不然你会输得很惨!”

魏书豪冷哼一声,既然大儿子坚持,那就由着他吧。

他早已看出,魏逍遥没有那么简单。

从自恢复以来,首战魏肖明,次战魏肖鹏,再到选拔战分组赛,小组赛,到天风楼陈东旭战斗、隐杀刺杀,最后到月家爷孙,短短一个月,进步让人砸舌。

两人对战,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魏书豪不放心大儿子,却很放心二儿子,他说能拿第一,就一定会拿第一。

仿佛看到二十年前的自己。

魏书豪将大儿子赶出了豪园,却将魏逍遥留了下来。

“隐杀,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他沉声问道。

“不确定,不过……”

魏逍遥心中有一些想法,但不确定。

“不过什么?”

“对我有如此大仇的,又能威胁到他的,只有两人。”魏逍遥沉着冷静。

这是他在地球上就养成的习惯。

“谁?”

魏书豪到有些好奇了,他心中也有人选,只不过却是一个。

“第一个,当然是我的好大哥,你的大儿子。”

魏逍遥看着他说道,眼皮动了一下。

“他,不可能。”

“第一,他没这个能力,可以请动隐杀。”

“第二,他孤傲的性格,就算要杀你,也绝不会假别人之手。”

三句话,直接否了魏逍遥第一个人选,自己的儿子,他了解。

虽然心胸陕窄,仇恨,但孤傲的性格还是像极了他这个父亲。

魏逍遥没有否认他,眼里精光一闪,说出了第二人。

“第二个,秦凤宜!”

冷冽、杀戮、无情,这是此刻魏逍遥的状态。

唯有那个女人,才能激起他这种状态。

魏书豪都为之震惊,他怎会有如些巩怖的一面,感觉此刻的二儿子,是一尊杀神,九幽杀神。

他经历了什么?这是魏书豪唯一能想到的,这种气息只有经历过无尽杀戮和滔天恨意才能拥用,他自己就曾经拥有过。

“为什么?”

魏书豪知道他的想法。

魏逍遥竖起一手指,说道:

“第一,陷害我一事,我是当事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的手段,她害怕此事泄露出去,毁了她苦心经营的名声。”

说完又竖起一指:

“第二,我恢复之后的天赋和修行速度让她害怕,一个月前,她就知道了我的境界和实力,一个月后,我面对他父亲还有面不改色,随后的选拔战,我能轻松碾压先天六重。 ”

还有第三,他又竖起了第三指: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现在的天赋和根骨,因为她身上的一切,都是从我这盗去的,同辈之间,只要我能够杀得了她,同时也知道,我必杀她。”

三个理由:名声,实力,和仇恨。

魏书豪很开心,眼前这个二儿子没有让仇恨蒙了心,理智、冷静、沉着,这是一个人成长的标志。

“小遥,父亲只能告诉你,仇,你自己报,我不会为你出手杀了一个小辈。

但--

报仇之后的后果,父亲为你扛着。”

魏书豪盯着他,说道。

眼里充满了赞许和鼓励,更有一丝决然。

秦家,可不是易与之辈,秦义天,更不是好惹的。

“谢谢!父亲!”

魏逍遥说得很有力,很坚决,同时眼里有了泪光。

父亲,没有温柔,没有安慰,只有坚实的肩膀和靠山。

“你哭个屁!”魏书豪怒笑。

“没有,你这豪园脏了,有灰尘!”魏逍遥故意用手挥了挥,却不见空中有任何灰尘扬起。

“你个兔崽子……”

“那你是兔了?”

“……”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