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一男一女对恃着。

其实两人不叫对恃,男的倒是显得有些清冷、孤傲,女的则是一脸笑脸,正扬着绣拳笑嘻嘻说道:“逍遥弟弟,想拿第一不?”

“想!”

面对这个姐姐,魏逍遥还真冷不起来,可他也不习惯在大众之下露出笑脸,所以他嘴一张,只说出了一个字。

“让我揍一顿,不准反抗!”

魏逍月露出恶魔般的笑脸。

这个笑脸却让魏逍遥陷入思忆当中:

那时候,三个人,一个少年,两个少女,那两个少女总是合起伙来欺负少年。

只要那个精灵古怪的少女露出这个恶魔般的笑容,一准就是有坏主意要出来了,另一个清纯可爱的少女带着浅笑配合着她,一起欺负捉弄少年。

看到那个清纯可爱的面孔,魏逍遥的脸又变冷了,擂台之上,空气在凝结。

“逍遥弟弟,本姑娘不准你想别的,只能有我,否则,你死定了。”

魏逍月感受到空气中的冷意,就知道自己的笑容引起了他的某些记忆,所以她装着生气的样子。

魏逍遥哪能不明白姐姐的意思,突然无意识的挠了下头,说道:“好,不想别人,只想你。”

看到这个动作,以及听到这句有岐意的话,魏逍月有些脸红了,说道:“少占本姑娘便宜,接招。”

于是擂台上很滑稽的一幕出现了。

那道靓影直接冲到冷面男子跟前,一会锤胸,一会拔头发,一会揪耳朵,捏鼻子,再一会就是掐腰间软肉,张嘴咬胳膊。

咬之前还说了一句话:“不准防守,撒掉!”

然后还真的一咬上了,果然没有防守,一排月牙儿齿印印在了手臂之上。

最后还让冷面男子蹶起屁股,青春靓女红着脸提起小手在屁股上抽了两掌。

不但台下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连台上及擂台边上的主持长老也惊得合不拢嘴。

主持长老还以为他们在闹着玩呢,脸色有些黑,咳了一声,说道:“闹完了没,闹完了可以开始了。”

魏逍月娇呼:“长老爷爷,你没看到我们正在打吗?打人好累的。”

她朝主持长老挤眉弄眼。

“噗……”主持长老差点没喷出口水来。

这叫擂台比武?打情骂俏还差不多,长老的脸都黑成黑炭头了。

“呼,打完了,逍遥弟弟的皮太厚了,我打不动了,我认输!”

正在主持长老非议的时候,魏逍月吐了吐舌头,认真说道。

“额……”

“怎么,主持爷爷你怎么了呢,宣判啊。”魏逍月呼呼喘着气,说道。

“你是认真的?”主持长老认真说道。

“可不是么,你没看到我打了半天都打不动他么。”

魏逍遥笑嘻嘻的说道。

“……”主持长老无语了。

小声看着让人头疼的魏逍月说道:“月儿,回家收拾你。”

然后他走向擂台中间宣布:“此战,魏逍遥胜,下一场:决战!”

最后还不忘瞪了一眼魏逍月。

魏逍月做了个鬼脸,然后手里做了个拔胡子的动作,吓得主持长老赶紧捂住所剩不多的胡子,灰溜溜地下擂台了。

魏逍月大笑。

台下的人都被搞懵了,这就结束了?还没开打就结束了?

长老都宣布了,还能怎的?

有人在呼喊:不公平,有内幕,这场不算,我们要精彩!

魏逍月拉着魏逍遥站在台中间,大声道:“谁说的,谁说的不公平,站出来,你来和我这弟弟打,他一只手,敢吗?”

台下的人都不说话了,魏逍遥一路过来,除了几场弃权没开打的,其他都是一招败敌,骂人的都很惨,没骂的,到还好,震退了事。

可也很丢人呢。

所以台下没人接话了,渐渐散去了,下午,将是一场龙争虎斗。

所有人都能明白。

决战双方,都是族长一家,可见族长家有多强。

可是--

强归强,族长家也很不幸,兄弟俩是仇人。

这是全家族都知道的事,也正是这样,下午将是本届选拔赛最精彩的一战。

是家族目前新生代第一天才胜,还是本届最大黑马曾经全镇第一天才胜?

魏逍风看着刚才擂台上的那一场闹剧,心里有着说不尽的怒气和怨恨。

当了两年的家族主角光环,竟然在这一场闹剧中失去,现在所有人都在议论着,黑马能否完成终极逆袭。

如果逆袭,自己将会成为无情的背景,他不甘,不甘成为那个废物的背景。

所以,下一场,他必须胜,那个废物,必须败!

魏逍风眼里尽是阴狠,一路阴沉地回到居住地:风啸居。

“啊……魏逍遥,你必须败,必须败,没有人能够战胜我,没有人!”

魏逍风终于释放了心中的怒气,嘶吼着。

喊完之后,他走进密室,盘坐在地,手中突现一把漆黑的剑。

剑身缠绕着丝丝黑气,如恶灵,如恶魔。

这是一柄魔剑,剑内藏着一个恶魔。

“桀桀,小子,你终于想通了?”

一团黑气浮在剑身之上,不断在剑身游走,黑气散发着阴冷、凶残和贪婪。

“你有把握能够助我击杀那个废物?”

魏逍风的声音很阴冷。

“废话,一个小小的先天境,本座还杀不死,还称什么无天魔君,要不是看在你把我带出封魔碑,我都懒得管你。”

黑气似乎很生气,想他堂堂大魔王,竟然让一个先天境小辈给小视了,怎能让他不怒?

“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魏逍风不傻,自从在云晶矿深处到到这柄剑,一直犹豫,这把剑和这黑气,让他害怕、恐惧。

“桀桀,也没什么条件,就是你与我签契约,从此入我魔门。”黑气诡异地笑,说出了他的条件。

“什么契约?”

“魔魂契约,只要签了,我就能够成为你的专属灵器,而你,将会得到我的传承。”

黑气诱惑道。

魏逍风不知道是真是假,脑海里在盘算着。

黑气就的无天魔君并没有催着他。

要不是被封印了千万年,实力被降到最低,逼得他不得不成为这柄剑的器灵,才不会这么耍心计求人呢。

良久,魏逍风决定了,赌一把,他不想再次被压制,不想让那个废了两年的弟弟压制。

“好,你最后别想着控制我夺舍我,一旦你有这个念头,我立即毁了自己,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魏逍风咬着牙狠声道。

“放心吧,我只是一个残灵,夺舍不了你。”

无天魔君实话实说,如果在没有成为器灵前,还有机会。

魔魂契约并不是心脉灵魂契约,还做不到以器灵夺舍。

“那来吧!”

魏逍风不再废话了,放开识海。

“很好,你会为你今天的决定感到骄傲与自豪,不过,你小心了,魔魂契约在签订之时会很痛苦,坚持住,还有,守住你的本心,修魔,也是一种修行。”

无天魔君说得很认真。

“放心,我能坚持。”魏逍风坚定道。

魏书豪的判断很准,魏逍风除了心胸陕窄,天赋有些差之外,其他都还不错,爱情,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黑气,带着黑剑瞬间进入他的识海,所谓魔魂契约,实际上就是灵契。

器灵在他识海中的灵识上撕开一缕,然后融入到器灵中,从此两者建立共生。

当然,这种共生,还是以人为主,器灵与剑为仆,因为二者并没有完全融合。

“啊……”

当黑剑撕开灵识,魏逍风发出惨叫,灵魂割裂之痛,非人可以承受。

他硬生生的承受着,嘶吼着。

声音沙哑……

某一刻,终于痛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