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第一场,魏逍遥没有再关注其它场次,反正对他来说,一路碾压过去就是。

现在最紧要的是,提升修为,雷域中煅骨炼髓,武元根本没办法存储,现在他的修为仅相当于先天六重初期。

先天六重,不但要煅骨炼髓,还有武元蕴养骨髓,当骨肉蕴养融合,方能达到后期,要突破六重,就必须全身骨肉融合。

回到逍.遥.阁,魏逍遥盘腿坐在密室中,运转先天鸿蒙不灭道经,天地元气疯狂进入体内,逐渐转转发武元。

先天境,武元只能存于肉身、骨、血、脉中,六重血、脉未炼未开,武元只能存于骨、肉之中。

武元存储多少,取决于骨、肉的强悍,而魏逍遥身具先天鸿蒙圣体,肉身强大世间罕见,经过雷域煅骨炼髓,鸿蒙圣体威能被显。

当元气纳入之时,周身莹光浅现,晶莹的血肉之下似乎可见那坚固发出翡翠光芒的骨络。

武元似乎也与众不同,大多数人的武元,到了五重后,渐渐呈现属性之色,比如火属性,成黄色,金属性成金色,而魏逍遥的武元却是无色,不,应该说是带点浅灰,如一片混沌。

暂且将这种色彩称之为混沌。

先天鸿蒙不灭道经在吸收元气时速度比其它功法秘决要快几十倍,但,先天鸿蒙圣体的肉身骨髓存储能力如渊似海,武元增长进度让他有些不满意。

手掌一翻,一颗火红色的兽核出现在掌心。

金刚火猿兽核在突破之时,用了近二分之一,此时还有二分之一的兽元。

置入小腹前方,一道极为精粹、炽热的火属性兽元涌入体内,配合天地元气,武元提升明显快了不少。

修炼无时间,一晚上就在修炼中过去。

第二天清晨,魏逍遥精神抖擞地走出密室,在逍.遥.阁院内练起了剑法。

二十几天的练剑,惊雷剑法雷网遮天于初入小成达到三千剑,一万剑方入大成,十万剑能才算圆满,

另外两招也分别练致小成,是他练习最长的剑决。

此剑决能够入得器灵小诛的法眼,绝不是简单普通的剑决,在对战中他也发现了,惊雷剑法无论是群攻还是单攻,都比其他战技强悍太多,也不知道藏功洞内为何会有如此高等剑决。

他练惊雷剑法,全然不用武元,纯肉身强度练习,现在他能够不用武元轻松刺出四千剑,血红色诛神剑化成四千道剑影,其威难挡。

随后他再练习惊雷震狱,雷破苍穹都是不用武元,只单单练习剑招。

一时之间,小院内血红剑光闪闪,或剑网,或直刺,或刺天。

太阳初升,新一轮的选拔战又开始了,魏逍遥被分在了第四组,魏逍风和魏逍月做为魏家最强的两位青少天才自然被分为第一、二组。

第二轮分六组,每组前二名晋级,进入十二强,采取轮流积分制,积分前二者十二强。

和魏逍遥分在一组的另外四人,三人来自已本家,两人来自于附属家族,年龄都比他大,最大的已经十九岁,是这组公认最强,实力达到六重巅峰。

而魏逍遥分组第一战,就是对阵这组最强。

“第四组第一战,魏永辉对战魏逍遥。”

第四组主持长老平静宣布。

两人同时走上擂台,魏永辉明显要比魏逍遥高出一截,也结实很多,他的眼神很冷,眼睛阴独狠着盯着魏逍遥,说道:

“昨天,与你对战的是我弟弟,亲弟弟,那一战,我就在台下,看着你将他打伤,打残,当时我就想直接把你杀了,可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族规就在那里。

然后,我就幻想着,要是下一阶段我能和你分在一组就好了,老天似乎听到我的请求,或者说老天看不过去,就把你送到我的面前,刚刚宣布对战名字时,我太高兴,太激动,感谢上苍,感谢老天。

所以,你会很惨,我发誓,你一定会比我弟弟更惨,我不但要废了你的修为,还要断你四肢,拔你舌头,更要在你脸上写上四个大字‘我是废物’,让你永世抬不起头来。”

说完后,他看待魏逍遥如一个死人,脸上也呈现出残忍笑容。

能够以旁系族人虐嫡系二少,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更何况又能为弟弟报仇,这让他很兴奋。

他觉得,这一战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光耀的一战。

然而,

魏逍遥始终静静地听着,仿佛在看待一个小丑在自言自语。

他不想和这样一个小丑般的人物去说话,去争辩,这样只会拉低他的品格。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可以开始你的表演,我看着。”

语气很平静,没有丝豪烟火气。

魏永辉气有不顺,他洋洋洒洒地说了一通,就希望看到对面脸色精彩,甚至想着他可能会求饶。

他都已经想好了后面的台词了,可是,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所以,他真的怒了,从未有过的愤怒,我辛苦演了这么久,说了这么多,你就不能配合一下?

脸色红了,头发也竖起来了,这是他怒极的表现,一柄金色长剑出现在手上。

剑是好剑,至少比他弟弟的要好,初品宝器,剑名:明黄剑,是他在一次家族任务中获得的宝贝。

“亮出你的剑,否则死!”魏永辉剑指对面那个人。

“你和你弟弟一样,依然不配我出剑!”魏逍遥眼睛一眨,很讨厌被剑指着的感觉。

“狂妄!既然如此,那你去死吧。”

说完,明黄剑带着一股热气,人与剑直冲而来,剑尖挽着一朵剑花。

魏家排名前十的剑技:风掣火花剑决,罕见的风火又属性剑法。

魏逍遥看着这一剑刺来,心中一动:六重巅峰果然有些威力。

不过,他并不怕。

又是只出一拳,一股比剑更加炽热的拳头出现在剑的必经之路。

烈炎拳之灼心!

拳与剑碰撞,拳头没事,剑却开始寸断。

堪比初品灵器的拳头又岂是区区初品宝器能够抵挡的?

魏永辉在见他出拳迎接剑尖,在冷笑,初品宝器,拳头能挡?谁信!

冷笑刚起,从剑尖传来的力量让他一震,然后他看到,剑在寸断,心中涌起一个念头:这不可能!

还没等他这念头想完,炽热的拳头已经打在他的胸口之上。

五脏六腑在炽烧,疼!五脏六腑都在疼,如炼狱之火在体内燃烧。

一道热血,随着他的身体飞出而甩出体外,化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然而,魏逍逍并没有因此而停手。

鬼步!

破山!

两招并出,眼看魏永辉要在这“破山”之拳身殒道消。

“拳下留人!”

主持长老这时已经反应过来了,仓促间出手,一拳打在了魏逍遥的拳头之上。

在主持长老喊出话之时,魏逍遥已经收住了手,但此时招式已出,完全收住是不可能的,主持长老已是八重第二脉高手,其武元比他高出太多。

“轰!”

两拳相撞之下,魏逍遥被震退七八步,拳手有些麻,他极力稳住身形,而后冷冷地看着主持长老。

“你已经胜了,何苦强要他的命?”

主持长老有些怒了。

“第一,他一出手就对我施于杀招,我不杀他,他就杀我,对敌人我没有饶过的习惯;

第二,他并没有喊出‘认输’,所以战斗还在继续中。”

魏逍遥的两点理由让主持长老气结,眼睛怒瞪着他。

没有理会他的眼神,平静道:“这一战,谁胜?”

“你?”

主持长老气着了,人都被打成吐血昏迷了,还怎么判。

“第四组,第一场,魏逍遥胜!”主持长老不得不宣布这场的胜利者。

魏逍遥略一施礼后直接下台,消失。

“真是目无尊长的小辈!”主持长老看着那道瘦弱的身影,喃喃道。

PS:哈哈,表演开始,我只求票,求支持,各位看官:有票的捧个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也行!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