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拔战最后一战,终于要开始了。

魏家演武广场已是人山人海,直系,旁系,附属家族70%和魏家有关的人都来了。

不能来的,实在是因为没有办法抽不开身,毕竟家族太多的产业要有人照看。

演武台上,青灵镇四大家族,镇守府都派人出习观战这场对战。

陈家族长陈雄武更是带着怒气前来,他要为陈东旭讨回断臂之仇。

却被镇守秦义天制止,他说:事情经过他已详细了解过,天风楼一事,陈东旭有错在,想要抢夺魏逍遥之物,最终不敌才折了一臂。

秦义天本不想出面调解,还是他未来女婿求他,让他出面,保证三天后魏逍遥能够顺利出战。

秦义天明白女婿的意思,因此才出言制止。

不过他也说了,魏逍遥出手过重,实际上可能与魏书豪说过:同辈交锋他不接受投拆和惩罚,才可能让魏逍遥毫无顾虑。

潜在意思是,不是不帮你,实是魏书豪过于护犊,毕竟他曾经到达过遥不可及的高度。

所以,陈雄武忍了下来,和其他人等起观战,也想看看这魏逍遥有何能耐。

因战有太多的原由,有人说此战是天才回归之战,也有说守卫之战。

更多的,却让人说成兄弟仇杀之战,还哥哥成功守住第一天才,继续压制亲弟弟,还是弟弟逆袭之战,报得两年欺凌之战。

更有人将这场对战看作是三天后天风楼的预战,如果魏逍遥胜,那么天风楼擂台战才有看头,如果输了,也许这场战就不会出现了。

擂台之上,魏书豪亲自充当裁判主持,他绝不允许有意外出现。

“魏逍风,魏逍遥,出战!”

他的声音响彻全场,不悲不喜。

一道黑影出现了,魏逍风换了一身黑衣,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从他身上发出。

魏书豪眉头一皱,他感受到大儿子气质的变化,阴冷,凶残,噬血。

那一边,魏逍遥也走了出来,依然是一副冷漠,坚毅的表情,同样是冷,却与魏逍风不同。

他的冷,属于冷冽,来自于骨子里的寒冷,来自于多年来从战场上下来的冷静与无畏。

两人终于站在擂台之上。

一黑一灰。

魏书豪深吸一口气,说道:“青少组,决战,开始!”

这一战,他比任何人都紧张。

对战的两人互相看着,眼里战意昂然,丝丝火焰在燃烧。

魏逍风开口了,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嘶哑,魔性,说道:“两年前,你成了废物,一个女人废了你。”

“两年后,你将再次成当废物,这次是我废了你!”

阴冷如霾!

魏逍遥冷光一闪,面无表情,冰冷的语气可以冻结空气,他说:

“我等这一刻已经有两年之久,曾发誓:如果有一天,我恢复如初,你给予我的一切,原样返回。”

“但,我做不到你那样无情与冷血,答应过父亲,不杀你!”

同样的两句话,同样的冷。

二人似乎是不愿再多说话,对方厌恶也不屑于多说。

魏逍风率先动了,手一张,一把黑漆如墨的剑出现在手上。

阴寒,诡异如魔,还带着丝丝魔音,似哭非笑!

此剑一出,演武台上九部惊起,秦义天更是惊呼:“灵……灵器,初品灵器!”

全镇也许除了魏书豪只有他见过灵器,青灵镇已知灵器就在他手上。

其他人眼里更是射出贪婪之色。

灵器,谁不想拥有?

魏书豪突然放出惊天气势,看似九重巅峰,实际远超于九重,连秦义天都不由微退一步,何况他人。

“此剑当为我儿逍风所有,谁敢抢,杀无赦!”

这气势直接压向演武台上。

刚刚眼里射出贪婪之色的人赶紧收回欲望,回坐到位置之上。

魏逍风眼里一丝暖意闪光,然后马上又被阴冷掩盖。

一切,废了眼前人再说。

魏逍遥本不想亮剑,可要胜,不得不亮。

境界比他低,不用武器,根本不可能取胜,他瞄了一眼气势滔天的父亲,却见他微微摇头。

父亲不希望他用。

然而,

他不得不用,眼里闪过一丝歉意。

“听说,你自恢复以来,从未使过剑,不知我,配你使出你的剑么?”

嘶哑的声音响起,魏逍风带着蔑视,说道。

“如你所愿,你手中之剑,值得我出剑!”

冷历响过,手掌一伸,血红三尺长剑在手。

血如残阳!

演武台上,再次站起,如果说刚刚那把黑剑,他们还能克制欲望,那么,这次没有能够克制,因为秦义天的一句惊呼:

“中……中品灵器!”

魏书豪暗叹一声:麻烦了。

随即,一道炽烈如阳的剑出现在手。

他的成名之剑,炽阳剑,曾经达到过上品灵器的宝剑。

他剑举过顶,如一轮烈阳。

“我,魏书豪在此立誓,如有长辈者出手.抢夺此二剑,魏家全体,将与之不死不休!”

声音如钟,盖过整个魏家。

此刻,魏家之人被族长惊醒,看见族长高举炽阳剑。

所有魏家族人,豪气顿生。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这一刻,魏家人变成一个整体,气势如虹!

连擂台之上的两人都被融化,被感动。

良久,声音归于平静,演武台上,安静如水。

镇守秦义天,眼里隐藏着一丝阴寒,他与李义珍眼光碰撞,没有再说话。

擂台之上,魏逍风在挣扎,最后,他平举手中黑剑,说道:

“如果此战,你胜,你我恩怨已断,我自镇守晶矿深处,绝不出关,直到,你走出青灵,踏破先天!”

那一丝感动还是影响到他了。

他没法做到平静与冷酷,因为脑海里响起了无天魔君的声音,颤抖,害怕,恐惧,来自于灵魂的恐惧。

他传音惊叫:“诛……诛神剑……天……天帝复生……我错了,我们都错了,逍风,我们输了,以后还是守着封魔碑吧,注定你我一生镇守封魔碑……”

正是有了这些,魏逍风才说起了刚刚那番话。

现在,他只想痛痛快快打一场,然后问清缘由。

魏逍遥恢复了平静,这些场景他见得太多,此时心如止水,眼里只有那把剑!

魏逍遥举起手中诛神剑。

“使出最强剑技吧,一招定胜负!”

冷历,无情,带着无边杀气。

“嘶啦!”

一剑刺破虚空,刺破苍穹!

正时惊雷剑法中最强招:

雷破苍穹!

魏逍风瞳孔微缩,手中黑剑一抖,脚步微退,大喝:

震魔剑决--魔荡天下!

也是他最强一剑,传承于无天魔君。

一道黑光之剑撞上破天之剑。

“叮!”

“轰!”

擂台一承受不住两剑之威,从中间裂开,一黑一灰两道身影再次接近,碰撞。

剑已经不在手上,两人赤手空怼。

连对十几拳,硬如初品灵器拳头砸在魏逍风身上。

拳拳见血!

魏逍遥,如疯魔,一拳,又一拳。

血在空中飞舞。

魏逍风,浑身是血,每受一拳,骨头断裂一根,剧痛难忍。

他咬紧牙关,不让惨痛发出一点声响。

魏书豪双目含泪,看着场中一黑一灰,不敢制止。

终于,

场中停止战斗,灰影直立于天地间,黑影,半跪于地。

“噗!”

一道鲜血自黑影口中喷出。

“我,输了,自此,你我恩怨已绝!”

魏逍风败了,败得很惨,心中绝望!

“是,你输了,你我恩怨已绝。”

“但,血脉割不断,你是我哥,永远!”

魏逍遥依然冷寞,不过声音是都带着一些丝颤抖。

然后,转头,离开。

魏逍风坚难地抬起头,血液遮住了他的视线,只能看见那道离去的灰影和鲜红的血!

他笑了,是苦笑,是解脱之笑,是释怀之笑。

然后眼前黑了,扑到在地……

PS:魏逍风与魏逍遥是亲兄弟,想来想去,只有如此处理才是最合适的,世间任何人,再大的恨也恨不过至亲血脉,血浓于水的亲情,不可能因仇而忘,修道即修心!魔与道,同在同源不同路,情也是道之一部份!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道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二少爷的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少爷的剑并收藏万古第一道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