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三天,现实世界都处在这种暗流涌动的状态下。

方累行走人间,对于各朝廷的应对和如今的压力,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三天……火候刚刚好。”

将现实世界的底摸了个透,方累这次啊又一次出现在奥林匹斯秘境,放心的顺着他布置好的阵法朝着遥远的冥王星传送了过去!

超远距离传送,这样的手段已经是科学幻想中的手段了,但是对于一个真神来说,却是小意思。

深邃的空间通道,可以说是洞穿了宇宙原本的距离,让那需要成千上万年飞行的路程在虫洞之下变得短小起来。

通道中,看着一群在自己手段下已经失去意识的超凡,方累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瞬间就恢复了他们的意识,也恢复了他们对时间和空间的感知。

“这是哪里?怎么除了我们本身,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的?”

“不是黑暗力量……我可以感受得到,这漆黑绝对不是黑暗的力量。”

“得救了吗?”

“不要撤去阿瓦隆剑鞘,这里有些诡异!”

记忆无缝对接,对于这些超凡来说,他们的经历就是被黑洞吞噬,而后短暂的失去意识,等恢复意识的时候,被阿瓦隆剑鞘保护的他们,就置身于这样的一片深邃之中了。

完全的深邃和黑暗,没有一点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唯一能感觉到的,大概就是他们此刻正朝着头顶急速飞去。

焦虑之后,众人也就释然了,都特么飞了一个多小时了,心理素质再差,也能恢复过来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超凡们的头顶第一次出现光明,那是暗淡而又冰冷的光明!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光芒,让始终被黑暗笼罩的众人都变得兴奋和警惕起来。

兴奋,自然是兴奋这一切的未知好像要走到尽头了。

紧张,则是紧张在未知的尽头,更多的未知。

所有人都暗自调动起自己的超凡力量,小心的提防着未知的风险。

轰!

伴着一声巨响,众人忽然间就有一种脚踏大地的感觉,于是他们赶紧分散开来,一个个释放出自己的力量。

三重道人手中拿着一大把的符箓,项佑铭身边有白玉葫芦滴溜溜旋转,土御门美惠整个人被化作兽人形态的式神保护起来,阿尔托莉雅一手牵着方老板,一手握着湖中剑的剑柄……

然而,随着众人一番大量才发现周遭并没有任何危险,有的只是一片末日一般的景象!

在众人不远处,有着堪称天柱一般的巨大大门,大门的左半边洁白无暇,刻画着种种美好的景象,而大门的右半边则是一片漆黑,上面的浮雕充满了狰狞恐怖。

门前大量黑色的,类似白杨树一般的巨树化作森林,森林中还有着一株株没有任何果子和椰树一样的古树。

不过,无论是那森林还是大门,全都破败不堪。

大量的古树东倒西歪,有的地方更是如同狰狞的伤疤一样寸草不生。

就好像……整片森林都被遭受过最暴力的对待一样,所剩下的仅仅是一片破败!

森林的尽头,那高耸的大门也同样如此,原本黑白对立无比威严的大门,彻底的破碎了,甚至就连大门两侧那不见尽头的城墙,也到处都是倒塌和裂痕。

到处都是末日的气息,到处也都是战争的气息。

站在那无边无际的森林面前,看着远处那万里长城都无法比拟的巨大城墙,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渺小和敬畏。

天空阴沉沉的,厚重的乌云遮蔽了天空,让天地间一片阴暗。

而天地间唯一的光,也是那乌云发出来的,让这个破败的世界好歹有着暗淡的光明存在。

呜呜的风声吹过森林,每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场景都是一脸的凝重。

尤其是地府那几个人,虽然他们表面上没什么交流,但是彼此目光碰撞,也就明白了互相的意思。

空气中,弥漫的是浓郁的阴气,和阴曹地府也不相上下的阴气!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那些超凡谁死在这里,百分之百会化作阴魂,而不会消散!

能发现这种阴气的,不仅仅是地府之人,还有德意志的死灵法师,东南亚的降头师!

他们修炼的力量都是这种阴森的力量,对于眼下的环境最为敏感。

但是!谁不想做国际巨星啊?谁不想闷声发大财啊?面对这样的发现,面对这适合他们的修炼环境,他们一个个目光闪烁。

“这到底是哪里?好浓郁的黑暗和死亡气息?”

不过,有着随身老爷爷的塞特,显然是不打算闷声发这个大财的,在法老的提醒下,发现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阴气的塞特第一个出声。

“看起来是一座城市?不过这城市也太巨大了吧,我们离的这么远都一眼看不到边。”

“一片静默,一点生命气息都没有了吗?”

众人低声讨论起来,对于眼下这诡异的场景,他们好奇而又谨慎。

就在这个时候,塞特忽然间发现,阿尔托莉雅的手还紧紧的和方老板握在一块,化作法老如同神明的他,朝着方老板走了几步,拍了拍方老板的肩膀,将他拍的连退几步,手也从阿尔托莉雅的手中挣脱开来:

“抱歉,没想到你的力气这么小。”

“我只是想感谢你的,若不是你,估计我们早就死了。你很棒,你收货了法老的友谊!”

“当然,阿尔托莉雅小姐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不愧是潘德拉贡的血脉,竟然可以让阿瓦隆剑鞘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

扫视一周阴森环境的塞特,发现方老板和阿尔托莉雅的手还没分开之后,顿时就来了一波套路。

先是一拍,将方老板和阿尔托莉雅分开。

然后表达自己不是故意的,甚至还开始感谢方老板。

接着,虽然一副感激的样子,但是言语间却是用不让人不满的语气按时自己是法老,而他只是个阴魂。

最后,舔阿尔托莉雅一波。

一波操作,可以说是非常的666了,备胎和舔狗的顶尖操作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对于这一波操作,方老板心知肚明,但是他还是谦虚的说道:

“能活下来就好,其实我也是为了能活下去。”

说着,方老板坦荡的看向阿尔托莉雅,耸了耸肩:“不过很欣慰的是,阿瓦隆剑鞘好像和我彻底融合在一起了。”

一个舔狗,一个坦荡,对于阿尔托莉雅这种性格的女孩来说,虽然不至于说好感不好感的,但是也还是高下立判。

她先是朝着塞特点了点头,算是赞同塞特的说法,而后看向方老板,捋了捋额头的呆毛,笑靥如花:

“那恭喜方先生了,能有阿瓦隆剑鞘守护,你的未来可以一片光明了。”

“大姐头,阿瓦隆剑鞘是属于你的,是潘德拉贡血脉的东西!”

听到阿尔托莉雅的话,圆桌骑士少年顿时不乐意了,要替自己的大姐头争取好处。

然而,阿尔托莉雅却是揉了揉他的脑袋:

“傻孩子,能继承这么多的东西我已经满足了,祖先的东西找到属于自己的有缘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顿了顿,阿尔托莉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该揉为拍,轻轻的拍了一下少年的脑袋,娇嗔:

“不列颠博物馆里毕加索的画呢?怎么不见毕加索的后代来说那画应该属于他呢?”

塞特闻言,想到自己曾经去不列颠博物馆抢死者之书的事情,心里顿时酸了,总感觉阿尔托莉雅是在说自己。

一番交谈下来,众人放松了不少,再加上这么久都没遇到什么危险,众人一商量,便朝着那破碎的大门走去。

他们想知道,这里到底是哪?曾经发生了什么?

也许大门之后就有答案。

超凡的力量施展开来,众人很快穿过那破败的大门,入目的却是一条巨大的深坑,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足足有几百米深,千米宽,几乎是沿着整个城墙不见尽头的巨大深坑,无疑是充满震撼性的。

面对这样的深坑,地府派出阴兵,美惠巫女派出式神,降头师派出小鬼,很快便确认深坑只是深坑,只不过给淡淡的黑色迷雾笼罩,并没有什么危险罢了。

没什么危险,自然就要过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踏入城墙内的世界,判断出这到底是哪里。

天空中,塞特拎着自己的祭祀们,直接从天空飞了过去,吸血鬼奥托也是如此。

至于其他人,只能从深坑下面经过,好在深坑的边缘并不是笔直的,虽然陡峭但是对于超凡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哪怕是施法者,肉身的强度和灵敏性也不是普通人类能够比拟的。

“这是什么?船?看起来已经很古老了。”

深坑之下,一艘漆黑细长的船半遮半掩的埋藏在深坑里,船艄也静静的插在泥土之中。

空无一物的河道中,这么一个突兀的存在,无疑是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但是随着众人接近,常年平静的深坑里,仅仅是因为众人行走带起来的那一阵风的吹动,那漆黑细长的船就直接化作飞灰,飘荡在空气之中消失不见。

“看来真的有年头了。”

这样的一幕,让不少人很意外,对于有年头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时刻都散发着银色斗气的圆桌骑士少年,以及身旁悬浮着一个白玉葫芦的项佑铭几乎是同时开口:

“我知道了!”

“我好像猜到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而后对视一眼,也不管众人的意外的目光,两个人默契的说道:

“再上去,也许就有答案了。“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银色斗气和剑光之中,两个年轻人飞快的沿着崖壁朝着深坑之上而去,其他人不明觉厉,只能跟上去。

从深坑之中脱身,入目的是一片灰色的荒原!

项佑铭和那少年的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而其他人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始问了起来。

“项队,你看出什么了?“

“项队,你倒是说啊,别卖关子了。“

“骑士先生,你怎么也卖关子啊?”

在一群人不解的眼神之中,项佑铭覆手而立在崖边,身后是万丈深渊,身前是无尽平原,声音轻柔却满是自信的说道:

“人们死后,神灵会引导他们的灵魂穿过黑暗到达地狱门。地狱门就在恐怖的珀耳塞福涅花园后。那里种满黑色的白杨和不结果的椰树。地狱门由名叫刻耳柏洛斯的三头地狱犬看守,任何人一旦进入地狱门就绝对不能重返阳间。”

说完这一句,项佑铭似笑非笑的看向不列颠的那个少年骑士。

在项佑铭的目光注视下,少年骑士笼罩在银色火焰一般的斗气之中,他挺了挺胸膛,继续说道:

“进入冥界汹涌奔流着一条黑色的大河阿格龙河,即痛苦之河。大河阻住前进的道路,只有一个满面胡须的船夫卡戎可以将亡灵们摆渡到对岸。但是,亡灵必须交纳一个银币(奥波勒斯)才能乘船渡河,否则将在痛苦之河的沿岸流浪,找不到归宿。如果那些等待审判的人没钱,那就必须等上一年,到时卡戎会免费引渡亡灵过河。”

说完,少年挑衅的看了项佑铭一眼,项佑铭也不以为意,笑了笑继续道:

“过河之后是一片广阔的灰色平原,这里叫做真理田园,此处连接着两条路,分别通往幸福之所爱丽舍乐园和痛苦之所塔耳塔洛斯……”

一番对话下来,说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惊骇的神色,他们已经明白这是哪里了。

不过……这个真相似乎太过让人难以接受了一些。

一群现实世界的第一批超凡,怎么可能误打误撞就来到这个半神都出不去的地方?

而且……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什么都不存在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项佑铭和少年骑士对视,异口同声的说道:

“所以……这里是……”

章节目录

我在异界是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上江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江君并收藏我在异界是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