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寻常人来说,土澳发生的事情,还有各国高层的震动,其实都和他们没关系。

甚至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知道这些信息。

毕竟,无论灵气是否复苏,这个世界都会这样。

少数人掌握着大多数的资源,多数人只能在少数人制定的规则之中生存。

飞机近乎是以霸道特权的方式,直直的朝着各个国家飞去,而还不等飞机落地,大量的专业人员和军方人员就已经严阵以待,第一时间将超凡金属的样本和相关人员带走。

当然了,那些并不属于官方势力的超凡,也是急匆匆的返回属于自己的势力当中。

华夏的道士和和尚们,在离开之前都签订了一份高规格的保密协议。

倒是隶属于晴明神社的阴阳师和武士,以近乎是无视的姿态,在大财阀示好似得安排下,直接离开机场。

法兰西那里,大量的高层前往圣光庄园。

虽然安德烈已经返回黎明教会了,但是信仰圣光的法兰西已经习惯了在圣光庄园讨论超凡事件。

而在法兰西的隔壁,黑暗笼罩的德意志当中。

朝廷、卑斯麦家族、狼人势力、族中有修炼黑暗功法的贵族代表,则是在一座私密的庄园之中碰头。

顺便……他们模仿黎明教会的样子,组建了一个黑暗教会。

埃及境内,返回埃及的赛特,让许多人都新生恐惧,整个埃及的高层近乎是死一样的寂静。

不过,赛特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些人,大量的木乃伊公然出现在埃及的街头,搜寻着超凡力量的气息。

好在,那些窃取超凡力量的人都不是傻子,不可能肆无忌惮的在开罗城内修炼。

超凡力量相关的东西,早就被那群狡猾的大人物给转移走了。

而赛特一归来就如此大的动作,也让开罗乃至于埃及内部变得群情激奋。

至少……在网络上是这样。

面对这样的情况,导游出身的赛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好在他手下的四位祭祀都是大家族出来的精英,对于处理这种事情还是有些经验的。

而他们的谏言,也让赛特的意识到,在这个文明的时代里,强权有时候并不管用。

相对而言,润物细无声的掌控,才是好的手段。

在这样的情况下,赛特命令他的祭司们,开始动用一切能够动用的资源。

目的就是让埃及人再一次崇拜力量,崇拜法老!

就算短期内做不到这一点,最起码也要让赛特在公众心中树立起一个正面形象。

当然了,表面上这是法老之城要对外所做的事情,背地里对于那些窃贼的追捕,也必须同步进行下去。

考虑到超凡矿产对自己目前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用,偏偏自己还占据了一定的资源分配,赛特当即就恩准所有的祭祀可以替自己着手选拔法老亲卫!

当然了,祭司们的选择只是初选,他们选择了谁,赛特并不在意。

只要这些人能通过法老的心灵凝实,那么就可以成为法老亲卫。

就这样……一个曾经的导游小伙子不知不觉的就走上了独裁的法老之路。

就和黄袍加身一样,这就是命运的推动。

而在华夏,龙虎山的高层还真就去拜会居住在龙虎山一座独立山峰上的赵炎。

“半人马?嘿……没想到他们的血脉还没有灭绝。”

“嘶!怎么这么丑?”

“是了……半人马的血脉应该趁机在野兽的身体里,即便是在帝流浆之下发生可怕的突变,也和曾经的半人马一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就好比人类和原始人之间的区别。”

看到三重道人带来的照片,半人马们那丑陋的长相,让分身赵炎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

不过赵炎到底是赵炎,很快就在自问自答之中,给出一个完美的解释。

而这个解释,无疑是会通过龙虎山之口,传递到潜龙,再传递到全球。

如此一来,关于半人马一族诞生的合理解释就这么诞生了。

赵炎手里头的照片很多,不仅仅是王虎拍下来的那些半人马的照片,还特么有王虎和瓦隆喝多了之后的自拍照。

“咦?”

看到那张自拍照,赵炎脸上露出明显的意外神色:

“这纹路、这样貌……半人马皇族的血脉也流传下来了吗?”

“哈哈哈,有意思了。”

“有他的存在,半人马一族将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化起来了,毕竟他的血脉优势摆在那里。”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赵炎哈哈大笑。

“赵先生,您要是对半人马一族有兴趣的话,不妨亲自去土澳看看?”

三重老道笑眯眯的说道,虽然看起来和善,但是实际上却是按照潜龙交待的套路套话。

果不其然,赵炎面对三重老道的建议,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随后摇了摇头:

“这事不急,我先考虑考虑再说吧,毕竟那矿脉我还看不上,不过是寻常的星辰铁矿罢了。”

“倒是这半人马一族倒是有些意思,不过……似乎也不值得我跑那么远。”

“这样吧,等我有空的时候再说吧,你帮我带个话,让潜龙那边帮忙照顾一下半人马一族。”

“嘿……土澳那群人是靠什么起家,我老赵可是清楚的很。”

眼看着赵炎在提起土澳的时候,脸上的不屑毫不掩饰,这让三重老道微微一笑。

他知道,有赵炎这么一句话就足够了。

有这个态度在,到时候到时候潜龙借助赵炎这尊大神的名头行事,也就有理有据了。

几乎是全球高层,面对超凡矿脉现世的这件事情,都堪称是高度重视!

在这样的重视之下,全球高层几乎是调动了最高规格的资源。

而在不列颠,包括威廉王子在内的朝廷人员,才一下飞机就直接匆匆的离去了。

对于这些政治和战略方面的事情,阿尔托莉雅并不懂,也不想参与。

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她和她的小伙伴们聚集在一起,本身就是一股不列颠无法忽视的力量,超凡矿产注定会有她的一份。

而这些东西,将来用传承下来的功法打造成骑士们的盔甲和武器,无疑是能够加强骑士们的实力的。

不过和国家机器比起来,阿尔托莉雅等人并没有能够开发矿脉的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尔托莉雅反倒是不打算参与到那些勾心斗角的事件当中去了。

反正,不列颠是不可能将阿尔托莉雅的那一份给抢占了去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尔托莉雅第一时间带着骑士和独角兽们返回自己的封地。

封地内部的各种文件,阿尔托莉雅看都懒得看,直接就返回到目前只有阿尔托莉雅和圆桌骑士们才能掌握的阿瓦隆秘境。

而才一进入阿瓦隆秘境,阿尔托莉雅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骑士们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一下子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得,七嘴八舌的说着阿尔托莉雅离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什么?希瑞不见了?”

“朝廷那边怎么说?你们没问?!”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总算是听完了一切的阿尔托莉雅,脸上写满了焦急和愠怒。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骑士们,毕竟希瑞自己不听劝,谁也没办法。

“华夏是吧……”

“去找地府了是吧?”

“行!所有人,立刻跟我去华夏!”

阿尔托莉雅在短暂的焦急之后,立刻做出决定。

“大姐头……华夏啊……要不要跟朝廷说一下?”一个女骑士有些怯怯的说道。

阿尔托莉雅却是微微摇头:

“先走再说。”

“而且跟朝廷说的意义也不大,我听说地府在东方很神秘,他们和朝廷应该没有太大的联系。”

“至于我们的朝廷……呵呵,他们会坐不住联系我们的。”

……

一个小时候,不列颠的白金汉宫里,本是绝对隐秘的会议室大门忽然被一名中年男子推开。

所有人,包括女王陛下和那些来自大势力的魔法师,全都在一瞬间将目光看向门口那个中年男子。

那些目光汇聚在一起产生的压力,直接让中年男子的冷汗都出来了。

“先生,如果你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有理由以叛国罪暂时逮捕你。”

会议室的长桌旁边,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男子起身,托举的手掌之中,一团火焰凭空燃烧起来。

咕咚……

中年男子连忙咽了一口口水,爆发出自己的潜力,用不可思议的语速飞快的说道:

“是这样的,亚瑟王……亚瑟王离开自己的封地了。”

“不仅是亚瑟王,还有其他的骑士也一同离开了。

话音才落,苍老的女王就眉头紧皱起来:

“他们离开不列颠了?”

“没有任何预兆的就离开了?他们是怎么离开的?我们的情报人员为什么没有一点预警?”

“还有,他们是怎么离开的?所有的交通工具,没有内阁的审批,他们能调用吗?”

听到阿尔托莉雅和骑士们的离开,女王陛下的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

对于女王陛下来说,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阿尔托莉雅要带着所有的圆桌骑士离开不列颠,去投奔其他的势力。

这样一个突兀的消息,让女王陛下的内心变得有些烦躁。

超凡矿脉的事情就足够让她费心的了,眼下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女王陛下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不过不列颠的超长待机女王毕竟是超长待机版的,她很快也冷静下来,朝着威廉王子使了个眼色:

“给她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打通。”

威廉王子闻言,点了点头,满上拿出手机,在示意其他人都保持安静之后,这才拨通了阿尔托莉雅的电话。

此刻的阿尔托莉雅,正在天空之中风驰电掣。

作为神话中最著名的生物之一,独角兽不仅能踏水而行,还能凝聚光明的力量化作翅膀,翱翔在天空之中。

也正是因为独角兽强大的能力,阿尔托莉雅才能带着她的骑士们说走就走。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阿尔托莉雅固然是不列颠的亚瑟王,但是有了独角兽作为坐骑的她,被不列颠朝廷束缚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小了。

若不是阿瓦隆秘境就在不列颠境内,阿尔托莉雅直接离开不列颠,找一个海岛建国都没有任何难度。

当然了,阿尔托莉雅也没这方面的想法,她只是想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妹妹们,让他们成为这个时代最璀璨的人。

铃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阿尔托莉雅的电话响了。

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阿尔托莉雅的嘴角微微一勾,而后按下了接通键。

“喂,我是威廉,我听说你离开不列颠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需不需要我的帮助?”

威廉王子的声音从点化之中传出,语气不急不缓,听起来仅仅是老朋友的关心罢了。

对于威廉的电话,阿尔托莉雅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她想都不想的便说道:

“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希瑞他私自离开不列颠,去了华夏。”

“他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担心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你知道华夏的地府在哪里吗?我怀疑他的失踪和地府有关。”

平淡的语气之中,阿尔托莉雅简答的阐述了她离开不列颠的理由,同时也将一个问题摆在威廉王子面前。

面对这个问题,阿尔托莉雅相信,威廉不可能不帮忙。

因为阿尔托莉雅她到底是不列颠的亚瑟王,就这么冲入到华夏的领土,很有可能引起华夏和不列颠的矛盾。

作为不列颠的王子,肯定是要给这件事擦屁股的。

至少,威廉肯定会以官方渠道和华夏沟通,避免圆桌骑士团的突然到来,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嗯?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殿下,你先不要着急,我马上去了解情况。”

威廉的语气有些变了,他匆匆的交待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会议室里,威廉挂了电话,抬头看着会议室里的众人,一副你们看着办的样子。

章节目录

我在异界是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上江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江君并收藏我在异界是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