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剑皇如何重新执掌自己的权柄,方累并不关心。

毕竟剑皇虽然是神灵,但是比之自己麾下的强者来说,还是有些不如的。

如果自己看的不错的话,剑皇是那种信仰异常虔诚,也很古老的存在。

所以神灵在赐予他执掌一块大陆的荣耀,借助一块大陆的信仰,剑皇成功的点燃神火成为神灵。

而后在漫长的岁月里,剑皇又借助神火凝聚自己的规则神格。

就根本来说,他算是那种先以信仰成神,而后凝聚出神格的规则神。

其实力自然是要比信仰神要强一些,却比规则神要弱。

这样的一个存在,固然比秦一和秦白他们要来的强大,但是不要忘了,秦一和秦白等人,作为群信之下顶尖规则的承载体,只要不是猪,早晚都会成为真正的规则神。

掌握强大的规则,从而成为星君,本质上就比武魂是一柄剑的剑皇要来的强大。

但是不管怎么说,剑皇他到底是一位神灵,本质摆在那里,注定是武神的一柄利刃。

看着已经遥遥在望的大陆,方累一步迈出,神灵的规则之下,让他瞬间出现在大陆之上。

万流山巅,剑皇宫依旧威严大气!

所有教廷的高层,也不知道被剑皇用什么手段给召了回来。

对于这些信徒来说,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信仰的崩塌,因为和他们灵魂所联系的那个神格,依旧存在,只不过是神格的主人换了罢了。

在浩瀚的剑气之中,所有人如同置身在剑道海洋之中,只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而就是这样的恐怖异象之中,剑皇模糊却又伟岸的身影浮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我虔诚的信徒们,准备为了荣耀而战吧!”

“你们的武魂,注定会成为敌人的梦魇。”

“不需要畏惧死亡,因为你们永远都不会死亡。”

不得不说,神灵忽悠信徒的那一套,基本上都是换汤不换药。

方累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剑皇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精神烙印隐晦的锁定了大量的信徒。

而这些信徒,在方累眼里都是心中生出某种犹豫和怀疑情绪的存在。

显然,剑皇是打算废物利用了。

与其人道毁灭了这些心中对信仰怀疑的信徒,还不如让他们作为炮灰,去支援武神。

“你这小神,倒是狡诈的很。”

方累轻轻开口,声音回荡在剑皇本体的耳边,让他身体猛地一僵,豁然回头,入目的是方累陌生的面孔,熟悉的气息。

“是你?”

剑皇脸上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他看不出这位神灵的底细,但是并不妨碍剑皇知道方累的强大。

“你等一下……”

剑皇脸色变了又变,而后沉声说道。

“我虔诚的信徒们,就在这万流宫之中等待我的召唤吧。”

“你们将追随剑皇和武圣们的脚步,去征服邪恶的异端。”

匆匆的安抚了这些信徒,剑皇营造出的恢宏画面缓缓消失,而他也一剑斩开虚空,离开了剑皇宫。

方累一步迈出,跟着上去。

只见剑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自己的神剑紧紧的我在手中,早就已经化作神格的武魂,更是释放着恐怖的气息,遥遥锁定刚刚出现的方累。

“不用这么紧张,我要是想杀你,你早就死了。”

面对谨慎的剑皇,虽然方累的分身只有传奇境界的力量,但是他一点都不慌。

因为他知道,剑皇在摸清自己底细之前,是绝对不敢对自己出手的,除非……他是个铁憨憨。

但是就算是铁憨憨,活了这么多年,也不至于憨成那个样子。

果不其然,面对在扭曲虚空中出现的方累,剑皇神色依旧带着戒备:“伟大的神灵,这里是我的国度,是武神大人的国度……”

“说起武神,他现在应该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吧?”

不等剑皇说完,方累就打断了他,而后自顾自的说道:

“对于武神,本神还是很好奇的。”

“当然,本神并不是要趁火打劫,事实上……如果武神的敌人是深渊的话,我想我们是有共同的敌人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想武神不会拒绝一位强大的神灵和他的文明的支援吧?”

说完,方累便笑吟吟的看着剑皇。

然而剑皇却是摇了摇头,冷笑道:

“我主作为主神,即便是一时遇到些麻烦,也会很快解决。”

“所谓武神,乃是武道之神,开创了武魂一脉的亘古存在,在这样的存在面前,没有什么真正的麻烦。”

“至于你,陌生而又强大的神灵,我会传达您对神王陛下的善意,想必神王陛下在知道您的善意之后,一定会很满意的。”

方累打量着剑皇,看到对方脸上的平静和傲然,心中冷笑:

“若不是那恨水剑皇底气十足,我还真要被你唬住了。”

“也罢,既然你不愿意承认,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过犹不及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想到这一点,方累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打扰了。”

“对于开创了武魂文明的武神,作为一个年轻神灵,我还是很神往的。”

“如果有机会,阁下能替我传达善意那是最好不过的。”

“当然……如果武神需要我群星文明的力量,尽管联系我。”

说着,方累掌心出现一团星光,化作一枚令牌,朝着剑皇轻飘飘的飞去,与此同时,方累的身影也消散在空气当中。

恐怖的剑意混合着神念,瞬间爆发出来,虚空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剑皇的感知之下。

良久之后,确认方累是真的离开了,剑皇剑上的漠然和傲然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担忧:

“也不知道陛下那边怎么样了。”

“这名为众星之主的神灵……会不会是知道些什么?然后想要趁火打劫?”

“深渊……他就那么确定我主遇到的麻烦是来自深渊?”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或者……他干脆就是深渊的一部分?群星深渊?”

一瞬间的功夫,剑皇的脑海中闪过很多个想法,每一个想法都将方累当作假想敌。

没办法,虽然资质和运气不怎么样,但是剑皇到底是人老成精,面对方累主动找上门,他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在他的表述中,武神就是无敌的。

在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的前提下,对于方累这个来路不明意图不明的神,剑皇是持怀疑态度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枚散发着柔和星光的令牌,剑皇的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随后他摇了摇头:

“不行,暂时不能惹怒了这位强大的神灵。”

说着,剑皇大袖一挥,密密麻麻的剑气如有灵性一般被他甩出,将方累的令牌完全包裹起来,最终化作一滴完全由剑气凝聚成的水滴,叮咚一声滴入到下方的湖泊之中。

这算是剑道手段的延伸,是一种高明的封印手段。

做完这一切,剑皇深吸一口气:“迟则生变,必须尽快带这些信徒前往我主的神国了。”

深邃的海洋之中,方累盘膝而坐,整个人都显得毫无存在感。

他并没有窥伺剑皇的任何举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前来的到底是一具分身罢了,贸然窥视一位神灵,被发现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分身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不过,方累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的自信的。

他知道,若是武神那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力量算得上是渺小的剑皇,在沉寂了这么久之后,最终能找到的援手只有自己一个。

哪怕是自己是主动出现,充满让人怀疑的地方,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剑皇也只能选择自己!

“沉寂了这么久,剑皇和其他神灵的联系应该早就断了吧?或者说,他和周遭神灵的关系,本就不怎么样,不然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恨水剑皇也不至于这么顺风顺水。”

方累目光闪烁,飞快的回忆着自己关于剑皇的一些猜测。

“在这样的情况下,熟悉神灵的这一条路,算是彻底的断了。”

“而寻找那些陌生神灵,和寻求我的帮助有什么区别呢?至少,我是深渊的敌人不是吗?就算你怀疑是苦肉计……那我的实力也摆在这里。”

“所以,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等,等他主动来寻我。”

“甚至,我还可以适当的晾晾他,让他在焦虑之中,将心中的那些顾虑打消。”

想明白这些东西,方累的分身就在这茫茫大海之中消失不见,却是用玄妙的手段将自己的存在给隐藏起来了。

遥远的朱雀大陆之中,方累的本体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一笑:

“这算是又有闲暇时间了?”

“既然如此……那么现实世界也应该开始准备起下一个阶段了。”

“武神都失踪几百年了,应该不差这个一年两年的时间了吧?”

方累眨了眨眼,心中有了计较。

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神力,方累满意点头,而后下达神谕,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方累就在这神殿之中,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现实世界。

随着方累在异世界逗留了几个月的时间,现实世界也不过是过去了一天多的时间罢了。

一天多的时间,全球超凡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

花旗国刚刚展开对隐身兽的研究,整个花旗国的科学家都沉浸在隐身兽的神奇当中。

他们发现,隐身兽之所以能够隐身,和它那一身毛发及体内的力量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而他们的研究方向,除了血脉移植之外,也包括利用这种神奇的材料,争取东西它能够隐身的秘密,进而应用到花旗国的武器上面。

不过,科研项目才刚刚立项而已,距离有所成果,还很遥远。

无独有偶,花旗国在从科学的角度上研究从魔法森林捕获的隐身兽,其他有超凡的国家同样也在研究,只不过他们是从玄学的角度去研究。

死灵法师、元素法师、奥术法师、阴阳师、道士……全球的施法者都对从魔法森林之中获得的材料充满兴趣。

在官方背景的科研团队加入后,这些施法侧的超凡者,疯狂的研究起超凡材料的应用。

虽然大多数在魔法森林之中获得的材料,都是动物植物相关的东西,但是在现实世界早就存在的神话和脑洞之下,大量存在于想象之中的东西,也还是被照猫画虎似得给研究出来了。

魔法杖、飞剑、符笔……种种超凡道具的出现,让超凡文明在现实世界的影响更加巨大。

魔法杖可以有效的增幅魔法、减少消耗。

飞剑如有灵性,虽然攻击力不怎么样,但是也是能被控制了不是?

还有以超凡植物为笔杆、妖魔毛发为笔芯、血液为墨汁组成的符笔,不仅让画符的成功率提高,更是能增幅某些特定符箓的威能。

固然这些东西很粗糙,威力也不怎么样,但是至少它代表了一个方向,代表了一种可能。

这玩意就跟概念车似得,有了未来的方向,一切就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就是了。

不同的传承中,或多或少的有着制造超凡道具的手段,接下来这些施法者的研究方向,肯定就是如何将传承的知识应用在超凡道具的制作上面。

而对于那些大势力来说,这种研究是他们异常重视,并且鼎力支持的。

因为这种支持带来的回报,并不仅仅是国家级势力关于超凡的底蕴积累,更是意味着他们可能摆脱完全依靠那几家让人绝望超凡势力的局面。

可以说,超凡势力完全沉浸在魔法森林带来的全新思路和收获当中。

而国家级别的势力却是已经做好两开花的准备了。

超凡和科技,对于国家级别的势力都很重要。

而对于方累来说,他这一次返回现实世界,除了推动现实世界的超凡进程之外,最关心的就是现实世界的科技发展!

最好,这些技术能被自己掌握,最终带到异世界,让自己的信徒们消化吸收。

章节目录

我在异界是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上江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江君并收藏我在异界是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