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荒郊!

“可恨!没想到岳不群竟然变得这么强。这件事一定要尽快通知左师兄,岳不群已成大患,必须尽早根除。”

“钟师兄,岳不群的实力突然暴增,这完全不合常理啊……你说,会不会是他修炼了辟邪剑法的原因?”

“钟师兄,我赞同邓师兄的想法。仔细想想,除了诡异莫测的辟邪剑法之外,还有什么功法武学能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实力暴增如此之多?”

“嗯!你们说得在理。一定是岳不群监守自盗。可恶,本来左师兄派沙天江、卜沉两位前辈前来福州林家,是想将辟邪剑谱取到手的,却没想到被岳不群横插一脚,暗中夺走了。”

“两位师弟,无论如何,我们要尽快赶快嵩山,将详情上报。岳不群敢如此对待我们,我们就劝说左师兄将华山彻底灭了。”

钟镇、邓八公、高克新三人彼此搀扶着在山林中前行,他们这一次前来福州的计划可以说是彻底失败了。

想起这一次他们差点还让“岳不群”给杀了,他们就气得咬牙,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

“三位师兄,好不容易来福州一次,怎么不好好游玩一番,何必这么急匆匆离去?”

突然,一道身影拦在了钟镇、邓八公、高克新三人面前,那人青衫磊落,轻袍绶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潇洒。

只是,看到面前之人时,钟镇三人却浑身颤栗,通体冰冷。

“呵呵,岳先生说笑了。我们师兄弟都是粗人,比不得岳先生你这样的雅人,对什么美景之类的完全欣赏不过来。岳先生你请慢慢欣赏美景,我们师兄弟这就离开,免得留在这里大煞风景。”

钟镇强装镇定,带着邓八公、高克新想绕过宁缺。

宁缺将折扇一横,拦住三人,似笑非笑道:“三位师兄过谦了,我看三位师兄眼光就很不错,三位师兄能挑选这处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作为埋骨处,又怎能说是俗人呢!”

“岳不群,你什么意思?莫非,你连五岳剑派彼此的情谊的都不顾了?”

邓八公猛地抽出长鞭,怒指宁缺。

钟镇与高克新脸上也流露出警惕之色。

“三位师兄不用紧张,本人还不至于对同为五岳剑派的人下手。”宁缺轻笑着收起折扇。

钟镇三人听到宁缺此话,心里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暗暗嗤笑宁缺迂腐,为世俗道德所制约。

不过,他们很快就愣住了,只见宁缺这时突然拿出了一块黑布,蒙住了自己脸。

这是干嘛?

“三位师兄,我岳某人不会做残杀同道的事,但神秘蒙面人出手,就怪不得我了。就好像药王庙一战,我们华山差点被十三个蒙面大盗逼上绝路,但我们却从没有指责过嵩山……想必,你们也是该如此!”

宁缺,不,神秘蒙面人说着,杀机弥漫,整片山林温度都仿佛骤然下降。

钟镇三人脸色都青了,你当在我们面的用黑布蒙住脸,就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了?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岳不群,你这个伪君子,真小人!”

“岳不群,你无耻!”

“你敢动手,左师兄不会绕过你的。”

钟镇三人破口大骂。

“好了,三位,时辰已经到,该上路了。”

宁缺身体骤然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钟镇面前,右手五指成爪,似乎实快向钟镇抓去。

钟镇外号九曲剑,自然也不是简单角色,生死危机下,他手中的利剑仿佛化作一条扭动的灵蛇,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宁缺手掌。

同一时刻,邓八公与高克新也双双扑向宁缺,分别挥动长鞭与利剑攻击宁缺要害。

钟镇三人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一流高手,即便是方证这种掌门级的高手被这样三位高手围攻,也得小心再小心。

宁缺只是从容一笑,脚尖仿佛离地数寸,整个人鬼魅般横移一丈,完美脱离了钟镇三人的合击范围。

同时,他向前探出五指,指掌间仿佛出现一个黑洞漩涡,一个沛然吸力蔓延而出,钟镇惊叫一声,竟被他隔空吸并抓住。

接着钟镇仿佛触电了一般,颤抖不已,然后气息断绝,像是破烂一样被宁缺随意扔到了地上。

却是钟镇被宁缺用吸星大法吸干内力后随手震断心脉了。

“吸星妖法!岳不群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修炼任我行的吸星妖法。你就不怕暴露后,人人得而诛之吗?”

邓八公与高克新看到钟镇死时的情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不由又惊又惧。

“这就不用你们替我担心了。”

宁缺说完,鬼魅般出现在邓八公面前,使出凝血手,直接一掌劈断邓八公握住武器的手臂,空着的一只手按在了邓八公的丹田上,快速将邓八公的内力吸干。

期间,高克新亲来支援邓八公,被宁缺闪电一脚踢碎了胸膛,整个人喷血倒飞,跌倒在一片草丛中,出气多入气少。

吸干邓八公的内力后,宁缺很快又吞噬掉高克新的内力。

三个一流高手,一共为他提供了210点潜能点,收获相当丰富。

“平白损失三位一流高手,左冷禅估计坐不住了。”

宁缺冷笑的看了一眼照钟镇三人的尸体,然后闪身离去。

很快,他就回到了林家。

“师兄,没事吧?”

宁中则见他回来,关心问道。她隐隐猜到宁缺出去干什么,但她却没有直接问出来。

“事情处理完了,我没事。”

宁缺握住宁中则手掌,让她放心。

此时,劳德诺、施戴子、高根明、陶钧、英白罗、岳灵珊、舒奇等弟子也带着华山众人来拜见宁缺。

“劳德诺,跪下!”

宁缺突然对劳德诺大喝道。

“师父,我……”

劳德诺一脸茫然失措,看上去似乎不明白宁缺为什么突然对他发火,但事实上他心中非常恐慌,生怕宁缺从钟镇等人口中知道了他是嵩山派来的奸细的事实。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德诺发火啊!”

宁中则拉了拉宁缺的衣袖,不解问道。

“是啊,爹,二师兄一直老老实实,任劳任怨,为我们华山办了很多事,我们华山的日常事务都是他在负责,爹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岳灵珊也开口为劳德诺求情,随后施戴子、高根明、陶钧、英白罗、舒奇等弟子也纷纷替劳德诺求情。

在他们印象中,劳德诺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好师兄,做事一直勤勤恳恳,对他们这些师弟师妹也十分关照。因此,他们认为宁缺突然对劳德诺发火,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宁缺冷笑一声,五指成爪,突然撕裂劳德诺衣袍,从他怀中抓出了一本册子,日光照耀下,人人瞧得清楚,只见册子上写着“紫霞秘笈”四字。

“这本秘笈,怎么在二师兄身上?”

岳灵珊诧异,她当天将秘笈交给六师兄陆大有保管,结果陆大有被人杀了,而秘笈也消失无踪,而现在秘笈却从劳德诺身上找到了。到了这一刻,她那里还不明白是劳德诺杀了陆大有,并且盗走了紫霞秘笈?

事实上,华山众人所有人在看到秘笈后,都知道了真相。

只是事实让人难以接受,谁能想到一向忠厚老实的劳德诺竟然这样的奸邪之徒?

“左冷禅的好徒弟,你呆在我们华山派这么多年了,还没离开,是准备要呆一辈子吗?”

宁缺收起紫霞秘笈,目光如电盯住劳德诺。

“什么?二师兄他竟然是嵩山派的人?”

华山众人闻言,再一次陷入了震惊之中。

就连宁中则都难以置信,如果劳德诺盗走紫霞秘笈是源于贪心的话,那么他以嵩山弟子的身份潜伏在华山中,毫无疑问是时刻将华山情报出卖给嵩山派,让华山派一直至于巨大的危机之下,更加不可原谅。

“这怎么可能,师父怎么知道我盗走了紫霞秘笈,还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

劳德诺心乱如麻,但他知道继续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当宁缺道破他真实身份那一刻,他一矮身,向左疾冲而去,妄图冲入一条胡同中,借助环境逃脱。

只是他快,宁缺更快。

劳德诺刚刚冲到一条胡同前,他的胸膛就中了一掌,直接被震碎了五脏,一身内力也被瞬间吸干。

当他落地时,只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二……二师兄死了!”

华山众人看着血肉模糊的尸体,想到相处多年一直对他们照料有加的劳德诺就这样死了,心情很是复杂。

只是,他们却没有半点同情,劳德诺的所作所为,即便他死十次也足够了。

“哎……”

一向对华山众人慈爱有加的宁中则,此刻也长长叹了一口气,眼角微微湿润。她不想看到劳德诺死,但她更清楚宁缺的处理没错。

宁缺杀了劳德诺后,就进入大堂中写了一封信,然后将信交给当前的排名最前的弟子施戴子。

“你到城中找个人,让他将这封信送到嵩山!”

“好的,师父!”

施戴子应诺一声,带着信就离开了。

“左冷禅,看到信后你一定很生气吧!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报复。”

宁缺凝望着嵩山的方向,微微冷笑。

……

十天后,嵩山!

“岳不群你欺人太甚!”

嵩山正堂中,左冷禅手拿书信,气得满脸发青。

岳不群杀了沙天江、卜沉两位嵩山前辈不足算,现在竟然连他派上门问罪的钟镇、邓八公、高克新等嵩山高手也杀了,甚至还杀了他安插在华山多年的奸细劳德诺。

最可恶的是,岳不群居然还敢来信,说什么钟镇三人是被神秘蒙面人杀的,说什么他们华山出了一名叛徒劳德诺并顺手杀了……这是要光明正大侮辱他左冷禅的智商吗?

“岳不群,你要自取灭亡,就不怪我左某人心狠手辣。”

左冷禅满脸阴森说着,一把将书信撕碎。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眼白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眼白发并收藏诸天最强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