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观胜峰,后山!

深夜!

“嗤!”

左冷禅双指作剑,将一缕寒冰真气注入眼前的水池中。刹那间,池水温度剧降,水面上出现一块块浮冰,大半个水池赫然都被冰封。

“不够,还不够……”

他喃喃自语一声,神色说不出的阴沉。

自从少林寺一战,惨败给宁缺后,他就一直在这里苦修,将派中事务全都交给几个师兄弟处理。

三年苦修,他终于将寒冰真气修炼大成。

随意发出一缕寒冰真气,都足以将一个常规的一流高手冰封。

可以说,他左冷禅是他们嵩山派有史以来最强的强者了。

如果再次面对任我行,他有信心在不受伤的前提下将任我行击败。

只是,当他回想起当日宁缺一剑斩断佛塔的情景,他就知道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是宁缺的对手。

想到当日被一剑贯穿的情景,他胸口还隐隐作痛。

“可恶,他怎么可以领悟失传了剑意!即便我不问世事苦修三年,将寒冰真气修炼大成,也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左冷禅满脸阴翳。

作为嵩山派建派以来少有的雄主,他一生都在为吞并五岳剑派其他四派并让嵩山派足以媲美少林、武当而努力。

他这些年不知使用了多少阴谋诡计,才让嵩山派有了吞并其他四派的实力与希望。

结果,华山派却出了一个宁缺,让他好不容易布局好的大好局面全部崩溃。这让他如何甘心?

这些年他虽然一直闭关,但也不是完全与外界隔绝,嵩山派的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他送来最新的江湖情报。

所以,他对江湖上的事还是了如指掌。

也得知了华山派在迅猛发展,现在竟然已有了与少林、武当抗衡的态势。

这是嵩山派没做到的事,华山派却做到了。

而宁缺带领华山派壮大后,会饶过昔日想要吞并华山派的嵩山派吗?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现在不单止大好局面崩溃的问题,还要防止宁缺打压报复嵩山派。

“不过,我一个人虽然对付不了岳不群,但如果再加上方证、冲虚就不一定了。少林还有压箱底的一百零八罗汉大阵,武当也有真武七截阵。如果方证、冲虚这两个老狐狸舍得拿出压箱底的底牌,再加上我们嵩山,未必不能灭了岳不群与华山派。”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少林那群老秃驴,当年为了打压高手如云的华山,抛出了辟邪剑谱,致使华山分裂为剑气二宗,再到内战爆发,之后彻底陷入衰落。现在华山派再次崛起,而且出了岳不群这样有江湖第一人之称的高手,我就不信方证还能坐得住。”

“至于冲虚牛鼻子,只怕也没少使手段。现在华山派咄咄逼人,眼看就要盖过武当,我就不信他还能心如止水。”

“除了拉少林、武当入场之外,我还有最后一张底牌。本来不想使用这张底牌的,但现在却顾不得了那么多了。”

左冷禅探手入怀,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

令牌表面写着“锦衣卫”三个大字!

他们嵩山之所以能弄到那么多劲弩,而且暴露后还不被朝廷追究,就是因为他早暗中投靠了朝廷的锦衣卫。

也正是借助锦衣卫的力量,他们嵩山这些年才能发展得顺风顺水,迅速壮大。

本来,左冷禅是准备一辈子都不使用这张令牌的,因为一旦暴露了他与锦衣卫的关系,无疑会遭到江湖中人的唾弃,这对他一统五岳的大业没有好处。

但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想宁缺死与灭了华山派。

“岳不群,是确实厉害。但你一个人再厉害,也无法抗衡少林的一百零八罗汉大阵、武当的真武七截阵、还有锦衣卫大军的联合攻击。”

左冷禅冷冷笑着,收起了令牌。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嵩山派的大殿传来一阵滔天火光,而且还隐隐听到了风中传来的恐惧惨叫声。

“不好,我们嵩山派出事了!”

左冷禅脸色一变,连忙使出轻功,向嵩山派大殿赶去。

尸体!

花丛中、过道上、房屋里……到处都是尸体。

左冷禅一路走来,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惨死的嵩山派弟子,看到了满地流淌的鲜血。

“是谁?究竟是谁?对我们嵩山派下着样的毒手!”

左冷禅双眼血丝密布,面色狰狞,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

他发力狂奔,穿过草丛,越过围墙,跃进大院……终于来到了嵩山派大殿之前,此时惨叫声已然停止。

“是你————岳!不!群!”

左冷禅看着背负双手站在嵩山派大殿前的儒雅身影,浑身颤抖、怒发冲冠、目眦尽裂,一字一顿咆哮道。

宁缺缓缓转过身来,对左冷禅微微一笑:“左师兄,我等你好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五岳剑派很多人都暗中说我左冷禅是不择手段的真小人。而你岳不群则是光明磊落的君子剑。

但是,谁能知道,你岳不群才是真正的狠人,比我左冷禅要狠一千倍、一万倍!我们嵩山派数百口人啊,你竟敢斩尽杀绝了。你这个畜生,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消灭你!”

左冷禅近乎神经质般咆哮道,声音中蕴含着恨比三江、仇深似海的恨意,这一刻他恨不得吃宁缺的肉、喝宁缺的血。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自古如此!左师兄你早该明白这一点才对……再说了,我从来就没说自己是一个好人!”

宁缺淡淡说着,双眼隐隐闪烁着一丝幽深光芒,月光照耀下,隐隐透发着邪异的魅力。

“你给我去死!”

左冷禅怒吼一声,催动全身功力,激发体内所有的寒冰真气,一指向宁缺点去。霎时间,虚空中寒气蔓延,空气凝冰,周围的花草树木一瞬间全部被冰封。

只是,左冷禅才刚刚点出手指,整个身体就僵住了,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按在了他的丹田上,一瞬间将他的内力乃至精气神全部抽空。

“一家人就要齐齐整整,左师兄,你上路吧!”

宁缺轻轻一推左冷禅,左冷禅整个人就倒在了满是鲜血的地面上,身上却是没有了半点生机!

“这一次收获2500点潜能点,不错不错!接下来,就是约战东方白不败了。”

宁缺自语一句,缓缓离开嵩山派大殿。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眼白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眼白发并收藏诸天最强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