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老仙,神威无边!寿与天齐,仙福永享!”

听到这充满阿谀奉承味道的呼喊声,还有一阵敲锣打鼓的乐器声,各路英雄都被雷得里焦内嫩。

不过,大家也知道,丁春秋到了!

整个天下,也只有丁春秋出场时,才喜欢搞这种排场。

“逍遥老仙法驾降临,闲杂人等还不快快让开?”

阿紫趾高气扬的在前面开路,驱赶坐撵附近的人,其他逍遥派弟子抬着白色飘飘的坐撵跟在后面,坐撵中宁缺轻摇着鹅毛扇,好不舒适。

“这太嚣张了,简直不将我等放在眼内。”

各路英雄见到宁缺一行人竟然这样嚣张狂妄、目中无人的样子,心中都生出一股怒火,暗暗诅咒宁缺等下最好被慕容复打残。

玄慈方丈等少林众人,与白世镜等丐帮人马,看到宁缺出场如此张扬与肆无忌惮,也很是不喜。

很快,阿紫等人就簇拥着白纱飘飘的坐撵到了斩魔台下面。

“门主,到了!”阿紫说道。

“嗯!”

坐撵中,宁缺淡淡点头,身影一晃,瞬间从坐撵中飞掠而出,轻飘飘的落在了斩魔台之上。

这就是星宿老怪丁春秋?

玄慈方丈、白世镜还有各路英雄,看着斩魔台上身材魁伟、银发飘逸、目光幽深、洒然自若的中年,都不由一愣。

依据他们了解的情况,丁春秋已经是一个年纪老迈的银发老翁,现在怎么变成了一个风华正茂的中年?

慕容复同样惊讶,他偶尔听舅妈王夫人提过丁春秋,按王夫人所说,丁春秋不应该这么年轻啊!

不过,他终究家学渊博,对逍遥派也有一些了解,知道逍遥派的高手都特别擅长驻颜,丁春秋或许也是通过什么秘法,恢复了年轻的样子。

慕容复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突然一厉:“丁春秋,你放纵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邪派人士,危害江湖,胡作非为,你可知罪?”

宁缺眼皮微微一撩,漫不经心的笑了笑:“知罪,知罪,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继续说!”

慕容复脸色一滞,却是感受到了宁缺的轻视,他心中不由燃烧起一股怒火:“既然你已知罪,那还不跪下认罪?否则,就别怪我慕容复替天下人出头,狠施辣手,拿下你这个大魔头。”

宁缺闻言,瞬间嗤笑一声,目光睥睨的望着慕容复,道:“你说完了?”

“你——”

慕容复见到宁缺完全不将他放在眼内的样子,气得浑身颤抖,眸子中的杀机,疯狂涌动。

“这星宿老怪太嚣张了,慕容公子,斩了他!”

岸边上,小船上,画舫中,一个个江湖人士看到宁缺面对慕容复时那轻蔑的样子,都忍不住开口替慕容复助威。

慕容复听到周围传来的助威声,只感到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他狠狠的瞪着宁缺,寒声说道:“既然你不知好歹,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慕容复说着,瞬间使出家传剑法——慕容剑法,他瞬息间施展出数十剑,招招连绵不绝,犹似行云流水,催生出一蓬密密麻麻、变幻莫测的剑光,向宁缺的身影笼罩而去。

这一刻,大半个斩魔台都在慕容复催生的剑光笼罩下。

只是这一出手,就让人看到慕容复剑法的高明与强悍之处,这样的剑光绞杀之下,几乎难以抵挡。

“追魂三剑”的剑法虽然狠毒奇快,但与慕容复现在施展出来的剑法一比,却连给慕容复提鞋都不配。

斩魔台周围再次响起一阵阵喝彩声,却是各路英雄都被慕容复的剑法所折服。

慕容复自身也沉浸在臆想中,在他想来,自己这一次出手,就算不能将宁缺斩杀,也能重创了宁缺,他的剑可不是那么好挡的。

但是,慕容复突然发现,他眼前的宁缺消失了,一只表面凝结着黑色冰霜的手,粗暴、强横的撕裂了他的剑光,抓向了他的脖子。

下一刻,一阵天旋地转。

“轰!”

慕容复以脸着地,狠狠的撞在了斩魔台上,撞得满脸鲜血狂飙。

“什么?”

各路英雄全都懵了,错愕的看着斩魔台上的情景,只见先前翩翩公子状的慕容复,此刻就像是一只无力的小鸡崽一样,被一只手捏住了脖子,按在斩魔台上摩擦。

“就凭你这样的垃圾货色,也想踩我上位,在我面前装逼?”

宁缺冷冷一笑,捏住慕容复的脖子,不断提起来又按下去。

一次!

两次!

三次!

……

慕容复不知被宁缺捏着脖子撞了地面多少次,反正他那张先前还算英俊的小白脸,现在估计连青/楼扫地的大妈都嫌弃了,满脸血肉模糊,斩魔台上也血迹斑斑。

慕容复本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晕倒过去了。

或者说,他即便不是真的晕倒,也只能选择晕倒了———试问,这种情况下,他堂堂南慕容,还有什么脸见人?

呃……好像脸也糊了。

此时此刻,所有前来为慕容复助威打气的江湖人士,全都呆滞了。

他们寄予厚望,刚刚还大败“追魂三剑”,展示非凡的气度与实力的慕容公子,这就败了?

而且,还败得这么惨,败的连脸都没有了?

慕容公子……我们还等着你表演呢,你怎么转瞬就败了。你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败得这么惨?你……你这也太不争气了啊!

斩魔台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中。

“公子!”

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四位家将,一阵惊呼。他们冲上斩魔台,就联手杀向宁缺。

“滚!”

宁缺只是一拂衣袖,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横推而出,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四人都被轰得吐血倒飞,四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下了斩魔台。

“看来慕容博那老鬼今天没来,不然不会现在都不出现。”

宁缺淡淡的望着倒在斩魔台上的慕容复,心中想着,是不是干脆杀了算了,反正他只要杀了慕容复,慕容博肯定也会找他报仇。

就在宁缺准备下杀手的时候,段誉却撑着小船王语嫣送到了斩魔台旁边,王语嫣急匆匆的走上斩魔台。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眼白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眼白发并收藏诸天最强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