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中,一处不可知之地,有一个终年昏暗的神秘山洞。

这个山洞的洞壁之上,摆放着一根根白蜡烛,昏暗的烛光照耀下,隐隐可见洞壁之上,雕刻着无数头长犄角或者翅膀的魔物画像。

除此之外,山洞之中,还矗立着一尊尊面目狰狞的时刻魔像。

这洞窟之中,无形之中,透发着浓浓的狰狞恐怖气息,好像这里是一处人间魔窟。

事实上,用人间魔窟来形容也没错,因为这里本就是“魔”的领地。

山洞内部有个巨大的洞窟,此刻一道黑发垂地的身影,盘坐在一朵石刻的十二品黑莲之上,背对洞窟入口,浑身被一道道诡异的黑暗气流缠绕,让人只能看清她的轮廓,只能从身影上大致判断她是一名女子。

此刻,下方还单膝跪着两道身影,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白衣如雪,左肩之上,还稳站着一只罕见的动物——一只白色蝙蝠!

他的整张脸,与及他的头发,更裹在一层绣着“南无”二字白纱之内,使人无法瞧见他的真面目,但他的双目却能透过蒙头的白纱,看见所有人的面目,无论他们的面,是真诚的面孔,抑或是虚伪的假脸。

尽管他蒙上一层白纱,可是谁都能够一眼看见他眼睛的轮廓他有一双异常深邃。却又万般忧郁的眼睛。

那种忧郁,仿佛把他的前世今生忧郁都加在一起。沉重的令人万念俱灰,寻常人只要定定看着他一个时、恐怕都会心生求死之念。

很难想象,一个人的优郁,可以到了如斯可怕的地步。

另一个女的却拥有一头诱人的黑发,浑身穿着一袭紧身的黑衣,左肩之上,亦与那个白衣汉子一般,站着一头蝙蝠,然而却是黑色的。

她的脖子,还缠着一条默默黑的长丝巾,就连她的上半张脸,也挂着一个形如编幅的黑色金属面具,下半张脸,却蒙上一层薄江的黑纱,薄得可以依稀“泄漏”她那藏在黑纱背后的咀角,所流露的“野性”笑意。

那种野性,仿佛要笑尽天下苍生,与及天下问所有伪君子,方才满足!

她拥有那纤巧得无法再纤巧的腰肢,那袭黑色的紧身衣,不独把她足可颠倒众生的体态衬托得呼之欲出,且还令她整个人骤眼看来,与周遭的黑暗融为一体。

这样两个神秘的人,这样两个绝不简单的强者,此刻却恭敬的跪在十二品石刻黑莲之上的女子之前,由此可见黑莲之上的女子身份绝不简单。

“魔主,你急着召集属下二人回来,不知所谓何事!”

白衣男子声音恭敬问道。

“经王死了!”

盘坐在十二品石刻黑莲之上的身影,幽幽说道。

“什么,经王竟然死了?难道是哪几个老怪物动手了?”

白衣男子与带着半边金属面具的黑衣少女大吃一惊。

“我一直关注着他们,应该不是他们动手……”

十二品黑莲上的女子回答道。

“如果不是哪几个老不死动手……难道是无名?”

黑衣少女猜测道。

“也不是无名!我们与无名有默契,他不会动我们的人。”

十二品黑莲上的女子说道。

“既然不是哪几个人,又不是无名……谁能杀了经王?”

白衣男子再次开口。

“天下这一潭水太深了,除了哪几个老不死与无名之外,或许暗中还隐藏着很多我们都不清楚的强者,连本座不敢大意……经王估计肆意妄为惯了,本座曾经警告过他,估计他没有放在心上,所以这次栽倒了。”

“不过……能杀经王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江湖中,也有后起之秀,其实力或许还比不上本座这种级数,但未来却很有希望与本座并列,经王或许是他所杀。”

十二品黑莲上身影说道。

“什么?未来有希望与魔主你并列?是谁?”

白衣男子与黑衣少女闻言,脸色瞬间大变。

要知道,他们面前的这位主上,可是当世最强几人之一,号称“魔主”的恐怖存在,比之那个长生不死神,还有两个活了两三千年的老怪物,都毫不逊色。

这样的存在,已经站在世界最巅峰了,是这方世界最强大的几个巨头之一。

居然还有人有潜力晋级至他们这位主上的级数,这简直太让人震惊了。

“这个人你们应该知道,他就是雄霸!本来,我只看好雄霸有三分希望晋级本座现在的境界……但是,这段时间,雄霸的实力突然突飞猛进,竟然还有了与无名一战之力,这让本座刮目相看,现在本座看好他有六分希望晋级本座现在的境界!”

魔主幽幽说道。

“天下会之主雄霸?”白衣男子闻言,道:“雄霸确实不错,但魔主你说他有潜力晋级你现在的境界,未免太高看他了吧……现在绝无神横行中原,雄霸都退避三分,魔主你怎么不看好绝无神?”

“绝无神?一个野心勃勃、但实力明显不足的跳梁小丑罢了。所谓的不灭金身,也不过是盗取少林寺的金钟罩修改而成,潜力有限,不值一提!”

魔主微微嗤笑一声。

“确实,绝无神的不灭金身,与魔主你创造的灭世魔身一比,确实不值一提。”

白衣男子与黑衣少女点头说道。

“本座怀疑,经王很有可能就是死于雄霸之手,雪达摩、黑瞳,你们两个暗中去调查一下……”

魔主命令道。

雪达摩与黑瞳点了点头。

“只是……魔主,我们若是前去调查雄霸,那么搜神宫那边的情况,怎么办?”

黑瞳问道。

“搜神宫这边,你们不用担心,这段时间,由本座亲自盯着他们。”

魔主平静回应道。

“明白!”

下一刻,雪达摩与黑瞳就突然消失在山洞中,十二品石刻黑莲上也突然涌出滚滚黑暗气流,将上面的身影彻底淹没。

……

自从天下会选择收缩势力之后,无神绝宫在中原之中就几乎横行无阻,气焰越发嚣张,肆无忌惮的攻下一又一个门派,将大量门派高手统统抓捕关押起来,无数反抗者,被斩尽杀绝。

一时间,整个中原到处都是腥风血雨,人人自危。

三个月后,除了少数对天下会忠心耿耿的门派,得到天下会的强势庇护外,整个中原的门派,绝大部分上都被无神绝宫攻陷。

这才三个月,无神绝宫竟然就硬生生的从天下会手中抢去了近半的江湖统治权,而且,统治方式比天下会更加铁血、更加霸道,这让无数中原武者,纷纷震撼失色。

绝无神之名,更是响彻中原。

因为宁缺选择了让天下会收缩势力,这让很多中原武者都以为,宁缺这是怕了绝无神,而绝无神的武功,还在宁缺这位天下会之主之上。

……

绝无神宫驻地,绝无神凝视着中原的地图,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现在他已经将能占据的势力范围,都占据下来了。剩下的势力范围,就几乎是天下会的了。

他若是要继续下一步,就要与天下会硬碰硬了。

只是,此刻绝无神却有些犹豫……

不久前,他暗中派麾下的鬼叉罗尝试进攻了天下会的几个分舵,发现这几个天下会的分舵反击力量非常之大,让他麾下的鬼叉罗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顿时,他就知道,自己想要拿下天下会,没那么简单了。

尤其是,他个人表面上虽然看起来对雄霸(宁缺)不是很在乎,但他内心实则非常忌惮。

雄霸(宁缺)有多强,他不知道。

但无名的强大,他是十分清楚的。

他虽然击退过前来阻止的无名,但他也知道那时候无名身负重伤,十成力量最多只能发挥出三四成,若无名处于全盛时期,他有可能不是对手。

而雄霸(宁缺)能与全盛时期的无名一战,虽然最后落败,但也将无名击成重伤,由此可见雄霸(宁缺)的实力不弱。

绝无神觉得,雄霸(宁缺)的实力,或许比他只弱一点点。他想要拿下雄霸(宁缺),或许比他想象中的要难。

再者,他这一次强势占据了这么多势力版图,强行抓捕了这么多中原高手,非常不得人心,立足还没稳。

因此,暂且不适合与雄霸(宁缺)硬碰硬。

“破军,天下会这块硬骨头,似乎不是那么好啃,你对中原熟悉,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绝无神突然对下方破军问道。

破军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想起不久前宁缺暗中命人交到他手中的手书,顿时向绝无神一拱手,道:“主公,天下会经营多年,底蕴深厚,而我们刚入主中原不久,虽然也占据半壁江湖,但立足未稳,暂不适宜与天下会硬碰硬。

不过,主公可发现,如今的武林至尊,虽然威望极高,但本身却实力平平,而且麾下掌控的势力,也不如天下会。主公要拿下武林至尊的难度,远比击败天下会的难度要小得多。

而且,天下会势力虽大,但武林至尊才是中土真正的正统皇者,有号令天下的权力。若主公能取而代之,登基称帝,就拥有号令天下的权力。

到时候,主公要对付天下会,就易如反掌了!”

绝无神闻言,眼中瞬间精光爆射。

“哈哈哈,说得好,说得非常好……武昌皇帝只是一个窝囊废,如此大好江山,怎可掌控在一个窝囊废手中,只要老夫,才配得上这大好江山!”

绝无神猖狂大笑,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决定采取破军的建议。

他早就觊觎中土皇位,他本来还准备一统江湖后,再拿下中土皇位的,现在能提前拿下中土皇位,无疑更符合他心意。

至于天下会与雄霸(宁缺),等他取得了中土皇位之后,再对付也不迟。

随后,绝无神立即启动了自己多年前就埋在武林至尊身边的几颗暗子。

“破军果然按照我说的去做了,劝说绝无神先拿下武林至尊之位。呵呵,绝无神拿下至尊之位应该不难,但就是不知道是否有老怪物跳出来阻止……如果没有,那绝无神拿下的至尊之位,我就是笑纳了。”

天下会,天下第一楼中,宁缺看完破军通过飞鸽传来的书信,微微一笑,就催动真气,将书信震碎成齑粉。

不错,破军的建议,是宁缺让他向绝无神提的。

……

又是一个月后,武林至尊武昌皇帝突然向天下宣布,自己要退位让贤。

顿时间,整个天下为之沸腾,所有武者都对武昌皇帝此举感到不解,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武昌皇帝突然就要退位让贤了。

要知道,中土皇位是中原最尊贵的权位,掌管中原江山,有号令天下的权力。可以说,中土皇位,事关整个中原安危。这样的位置,哪能说让就让的?

所以,无数武者听到消息后,都难以置信,然后纷纷涌向皇城。

“看来,看好戏的时候到了!”

宁缺微微一笑,也暗中离开了天下会,前往皇城。

他相信,无名、聂风、步惊云等人,一定也洞悉了真相,不会让绝无神这么顺利登基称帝,必定会像原著一样阻止绝无神。

当然,宁缺的主要目的,是想看看是否有其他老怪物被惊动,出手铲除绝无神。例如,已经归隐了的文昌皇帝。

文昌皇帝可是得到过武无敌传授的玄武真经,原著中,后期的双龙元断浪为祸天下时,文昌皇帝可是一招就制住了双龙元断浪。

若是文昌皇帝重新出山,那么要解决绝无神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文昌皇帝对绝无神的行动置之不理……那么他宁缺,就可以放心抢夺绝无神的成果,将中土皇位据为己有了。

这一天,皇城之中熙熙攘攘,无数武者聚集在皇宫前面的校场之上,文武百官也脸色忐忑站在下方红毯之上。

红毯两侧,还站满了一个个杀气森然、头戴恶鬼面具的鬼叉罗。

此时,身穿皇袍的武林至尊武昌皇帝手托玉玺沿着红毯,走至了皇帝宝座下方,面对文武百官与无数中原武者。

退位仪式,正式开始!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眼白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眼白发并收藏诸天最强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