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盖天等十人的平静反应,完全出乎了嗜血宗宗主周昆与嗜血宗三大首座意料之外。

他们本以为韩盖天等人听到嗜血宗有天人级巨头坐镇之后,多少都会为之之心慌。

但韩盖天等人的反应太平静了,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嗜血宗是否有天人级巨头坐镇一般。

这让周昆四人十分不安。

韩盖天冰冷的凝视着周昆四人,心中冷笑,若是过去他听到天人级巨头时,绝对会立即避开,心中不会生出任何一丝敌意。

天人级巨头实在太强大了。

完全不是大宗师能抗衡的。

但是,这是过去……现在他们吸星魔教有一招将侯夜雨这种天人级巨头强势镇压的教主坐镇,他还怕什么?

想到教主那强势无匹的实力,韩盖天根本不将嗜血宗的天人级巨头放在心中。

韩盖天身后的九个巅峰大宗师,也亲自见识过那一招就灭尽一个中型宗门的近乎毁天灭地的力量,知道他们的教主不但是一位天人级巨头,还是天人级强者之中极为强大的那种。

因此,他们同样也不怕嗜血宗有天人级强者坐镇。

最主要的是,他们都被宁缺种下了破碎级的生死符,亲自品尝过了那种令人生不如死、似乎比地狱酷刑还要恐怖的“刑罚”,根本不敢生出一丝叛逆与反抗之心。

就算嗜血宗真的是刀山火海,他们也必须硬着头皮强闯……那种生死符发作的滋味,他们真的不想再品尝了。

“不选择臣服,看来你们是选择了死亡了!动手,杀!”

韩盖天眼中杀机暴涨,身上突然爆发出冲天血焰,他如猛兽出笼般,无比强势的一拳向嗜血宗宗主周昆轰出一道沸腾的血火洪流。

“杀——”

看到统领韩盖天出手,他身后的九个巅峰大宗师,也毫不犹豫的向周昆、薛不归、崔青树与符燕等人大打出手。

十道狂暴的必杀攻击,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

“韩盖天,你这个疯子?”

周昆四人看着十道朝他们绞杀而来的攻击,头皮都一阵发麻,这是十个巅峰大宗师的联手攻击,他们四个人根本扛不住。

这一刻,他们四人只能祈祷自家的老祖血袍老祖,能够及时出手解救他们了。

“区区几个大宗师,也敢在我们嗜血宗放肆,找死!”

一只仿佛由鲜血凝成的血液巨手,突然从嗜血宗深处探出,向韩盖天等十人闪电抓来。

“老祖终于出手了!”

周昆四人看到嗜血宗深处探出仿佛由无尽鲜血凝聚成的血液巨手,心中都松了一口气,要是他们老祖出手再慢一点,就只能帮他们收尸了。

“哈哈哈,我们嗜血宗的老祖出手了,吸星魔教大军完蛋了。”

“哼,吸星魔教竟然入侵我们嗜血宗,活该他们完蛋,难道不知道我们这种大型宗门,都有天人级巨头坐镇的吗?”

“看老祖怎么惩戒他们,最好一个也不要放过……”

正在与吸星魔教大军厮杀的嗜血宗武者,看到天空中出现的那只血液巨手,顿时都兴奋起来了。

他们认为,别看现在的吸星魔教大军强大无比,不但有足足十万大军,而且还有十位巅峰大宗师。

但这一切在天人级巨头之前,都毫无意义,只要他们嗜血宗的老祖出手,就可以横扫一切。

天人级巨头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那血液巨手尚未抓到韩盖天等人,血液巨手中透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就将韩盖天等十位巅峰大宗师发动的杀招,统统震碎。

韩盖天十人也被震得吐血倒飞。

看到这一幕,嗜血宗的武者更加激动了。

他们都期待着韩盖天十人被血液巨手虐杀。

周昆四人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也认为一切都结束了。

不过,他们却没有察觉韩盖天等人始终很平静,整个吸星魔教大军都很平静……或者说,他们并不是没注意到,而是没想太多。

就在血液巨手即将要抓到韩盖天等十人的时候……

“轰!”

悬浮在嗜血宗上方的乌云,突然破开一个巨大的洞口,一条仿佛从远古神话之中活过来的恐怖至极的血眼邪龙,骤然从洞口之中钻出,破空而下。

那一条血眼邪龙太恐怖了,仿佛从远古时空之中游走而来,散发着古老苍茫的气息,极尽彰显着鳞甲之王的威严。

当这那一条血眼邪龙出现的瞬间,方圆数百里内,所有的大小动物、乃至虫豸,全都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上。

所有嗜血宗武者,也感受到血眼邪龙身上散发出来霸道至极的威压,他们一个个如负大山,感受到了沉重万钧的压力。

整个嗜血宗的所有宫殿房舍,也纷纷在血眼邪龙的压力之下,崩裂出无数裂痕。

说来话长,但其实从血眼邪龙出手到它降临至嗜血宗上空,也只是转瞬间而已。

“砰!”

正在向韩盖天十人抓去的血液巨手,直接在血眼邪龙的霸道无双的压力之下崩溃为漫天血雨。

血眼邪龙则直接探出一只篮球场大小的遒劲龙爪,向着探出血液巨手的位置狠狠抓利好下去。

那个位置的一片宫殿,几乎是瞬间就化为了齑粉。

“轰————”

遒劲的龙爪最终抓在了大地之上,一股恐怖的撞击波猛然席卷而出,整个嗜血宗所有的建筑一瞬间全部被震碎崩塌。

所有嗜血宗武者都被冲击波震得吐血倒飞,其中很多人直接被震爆成血雾。

就连嗜血宗宗主周昆与三大首座这种大宗师,都被震得口吐鲜血。

倒是吸星魔教大军与韩盖天等十人,看到血龙出现的那一刻,就立即疯狂后退,并且使出了全部功力进行防御。

因此,吸星魔教大军虽然也不少人依然被震伤,但没有人死亡。

而在龙爪抓下的位置,则隐隐传出了一声闷哼声。

“老祖!”

周昆四人与所有嗜血宗武者都惊慌的向龙爪降落的位置望向,只见那一片区域数座宫殿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深达十数米宽六七十米的巨坑。

在巨坑底部,则有一位血袍老者单膝跪在地上,那血袍老者身上满身是血,到处都是伤痕,很多伤痕都深刻见骨,显然受伤不轻。

而在血袍老者身前,则站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背负双手、脸色淡然的神秘青年。

看到这一幕,周昆四人与所有嗜血宗武者心都凉了。

那血袍老者正是他们嗜血宗的天人级巨头血袍老祖,现在血袍老祖的形势显然相当不妙。

再加上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血袍老祖面前的神秘青年。

就算周昆等人再傻,也猜得到刚才那一条从天而降的血龙是那神秘青年的杰作了————很明显,他们的靠山血袍老祖被那神秘青年击败了。

“参见教主!”

韩盖天十人与所有吸星魔教大军,全部朝巨坑之中的神秘青年单膝跪了下来,形成黑压压的一片。

“初次登场贵宗,稍微暴力了一些,算是稍作震慑,还请血袍老祖勿怪!”

宁缺微笑着对血袍老祖说道。

血袍老者抬眼看了一眼眼前的巨抗,再看了一眼几乎变成一片废墟的嗜血宗,嘴角抽了抽,不知说什么好!

不过,血袍老祖望向宁缺时,想起宁缺刚才那几乎将彻底毁灭的一击,身体不由微微颤抖。

刚才若不是宁缺最后收了手……他血袍老祖今后,就只能做一位年年被祭祀的老祖宗了。

这是半步破碎级强者。

绝对是这样,不会有错!

血袍老祖凝望着宁缺,心中基本确定了宁缺是一个半步破碎级强者……而被这样的强者击败,他并没有什么可羞耻的。

“原来阁下就是吸星魔教的教主,怪不得吸星魔教能这么快崛起,还能接连横扫数百个大小宗门……以阁下的实力,无论到哪个势力,都能带领哪个势力迅速崛起。”

血袍老祖感叹道。

“不错,我就是吸星魔教教主。那么血袍老祖你现在是降还是不降?”

宁缺微微笑道,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但血袍老祖却不敢真的认为宁缺人畜无害,现在整个魔道谁不知道,但凡骷髅战旗过处,要么臣服,要么死亡。

他要是敢拒绝,只怕立即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他苦修这么多年,期间不知道经历多少磨难,不知道躲过了多少阴谋诡计,能有今日,可不容易啊!

他不想死。

再说了,作为一个魔道中人,什么最重要?当然是性命了。

因此,宁缺一说完,血袍老者就果断向宁缺行礼,道:“孟三通,参见教主!”

“什么,老祖竟然投降了?”

亲眼目睹自家老祖向吸星教教主投降,周昆四人与所有嗜血宗武者都微微一愣。

不过,他们很快也反应过来了,连自己老祖都投降了,他们还等什么?没看到吸星魔教那些人那满带杀机的目光都扫视过来了吗?

都是魔道中人,都懂得珍惜性命。

“参见教主!”

霎时间,周昆四人与所有嗜血宗武者也全部向宁缺的方向跪了下来。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眼白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眼白发并收藏诸天最强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