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嗜血宗,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自从那一天之后,吸星魔教的大军,就开始瞄准了其他大型宗门。

而就在吸星魔教征服了嗜血宗不久,这消息就传遍整个魔道,引起前所未有的轰动,让无数魔道宗门惶恐不安。

虽然说,吸星魔教先前在段段十天内就覆灭了数百个中小宗门的举动,已经足以震撼整个魔道。

但是,很多大型势力与魔道七脉也只是稍加关注而已。

在他们看来,吸星魔教大军再强,没有天人级巨头坐镇,迟早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最终会成为其他势力的嫁衣。

但当吸星魔教大军强势征服了嗜血宗后,他们不敢这些想了。

嗜血宗可不是什么中小型宗门,而是真真正正的有天人级巨头坐镇的大型宗门,嗜血宗的天人级巨头血袍老祖在天人级圈子之中名气还不小,并不是天人级强者中的垫底人物。

如此一来,吸星魔教大军还征服嗜血宗,那就说明了很多东西了。

很明显,吸星魔教同样也有天人级巨头,而且是比血袍老祖还要强大的天人级巨头!

这顿时让魔道势力对吸星魔教刮目相看,也让无数魔道宗门势力震动不已,真正的接受吸星魔教成为魔道中的大型势力之一。

而吸星魔教在征服了嗜血宗之后,还继续征伐,这一点一些底蕴深厚知道内情的大型宗门暗暗心惊不已————莫不是这刚刚崛起的吸星魔教,也有意争夺七脉之一的位置,故而在大举壮大自己、积蓄力量?

这个猜测,让许多大型势力既震惊于吸星魔教的胆大妄为,同时也对吸星魔教忌惮不已。

同时,许多势力也纷纷派出高手,时刻监视吸星魔教大军的动静。

对于外界的反应,吸星魔教大军并没有去注意,依然征伐不断,一路不断覆灭与吞并一个又一个宗门。

但吸星魔教大军这种肆无忌惮的行为,却引起了一股越来越大的风暴,或者说,将一股本来隐藏在暗中的潜在暗流引爆了。

只是短短一天内,幽冥教等十数个本来一直在暗中吞并其他魔道势力的顶尖大型宗门,就全部暴露了出来。

而且他们也学吸星魔教一样,组建武者军团,光明正大的对周围的魔道势力进行征伐与吞并。

整个魔道风云变色,到处都是战争与杀戮,整个魔道所占据的域外,仿佛变成一个巨大的修罗场,处处血雨腥风,白骨盈野。

这基本是魔道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动荡。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魔道七脉并没有出手干涉这一次动荡。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的风,这些顶尖大星宗门的疯狂吞并行为暴露后,很多魔道势力就用尽一切手段,疯狂打探其中的原因。

很快,“魔刀门即将丧失七脉之位,诸多顶尖大型魔道宗门逐鹿”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魔道,甚至传遍了整个天下。

一时间,整个魔道,整个天下皆为之沸腾。

魔道七脉之位竟然要出现更迭,这可是亘古未有之变局。

这不但是魔道自己的事,也是关系整个天下的大事。

外域之中,只是几天内,就出现了无数中原十九州的势力的武者,显然这些人都是过来打探消息与观察形势的。

而所有没有参与进这一场“游戏”的魔道势力,则人人自危,纷纷召回所有宗门武者,进行最为严格的防御。

宁缺也在关注着其他“对手”的状况,当那十数个一直在暗中吞并其他魔道势力的顶尖大型宗门暴露出来时,他第一时间就关注到了。

这十数个宗中,当以天阴派、阴魅门、幽冥教、毒隐宗、阴阳宗、百兽谷等六个顶尖大型宗门最为强势,这六个宗门,暴露时基本都已经吞并了四至五个其他大型势力。

这无疑十分惊人,本来这六个宗门就是仅次于魔道七脉的顶尖大型宗门了,现在又各自吞并了四至五个大型势力,那么他们的实力,毫无疑问已经远远超过了大型宗门的范畴,估计已经向魔道七脉靠近了。

“这六个宗门,应该就是我门吸星魔教争夺魔道七脉之位的最大对手了,看来我也要抓紧了。”

发现上述六个宗门对已经吞并了四至五个大型势力之后,宁缺心中生出了一股紧迫感。

他不会认为自己是半步破碎级强者,就一定能带领吸星魔教晋升魔道七脉之一。

那十数个顶尖大型宗门,竟然敢逐鹿魔道七脉的位置,那么就一定有足够的底蕴,也绝对有半步破碎级强者坐镇。

否则,根本不敢参与进这一场残酷的游戏————毕竟,这场游戏虽然奖励丰厚得惊人,但失败的惩罚也绝对惨重,十有八九会满门被灭。

############

“轰!”

骷髅战旗破空而下,插在了中型宗门阴煞宗门前,阴煞宗之中瞬间传出一阵阵惊慌恐惧的尖叫,仿佛黑色洪流一般的吸星魔教大军从地平线上出现,然后迅速汹涌而来,将整个阴煞宗淹没。

刚开始,对付阴煞宗这种中型宗门时,宁缺偶尔还需要出手,但现在已经完全不用他出手了。

有血袍老祖这个天人级巨头在,还有韩盖天等十四个大宗师在,完全可以轻易覆灭一个中型宗门。

这一次对阴煞门,甚至就连血袍老祖都不用亲自出手,他只管在半空之中巡视,看到哪里损失过大,就支援一下就可以了。

不过,就在刚刚覆灭了阴煞门后,血袍老祖正微微放松了警惕的时候,他脸色蓦然一变,身体连忙向侧边躲闪。

但他躲闪的速度还是慢了,被一道突然出现的冰冷剑气贯穿了身体,而且那一道剑气击中他之后,直接化作一把寒冰之剑,轰隆的一声,将他钉在了大地之上。

“不好,血袍老祖被偷袭了!”

韩盖天等吸星魔教强者,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大变。

血袍老祖可是天人级巨头,那么能偷袭击伤血袍老祖的人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大地之上,被寒冰之剑钉在了地上的血袍老祖目光死死的看着虚空,这一剑虽然重伤了他,但他毕竟也是天人级巨头,还要不了他的命。

“不知道何方高手,老祖我与你有何恩怨,竟对老祖我下杀手?”

血袍老祖阴沉着脸色说道。

虚空之中,渐渐浮现出两道气息冰冷的黑袍老者。

其中一人,拥有一头青色长发,脸色沉默,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另外一人,则拥有一头蓝色长发,浑身弥漫着森然寒气,脸色桀骜不逊,让人只看一眼,就知道此人必定霸道非常。

“老夫钟隐,来自幽冥教!”青发老者只说了一句就不说了。

“老夫褚辰,亦是来自幽冥教。之所以对你动手,只是给你们那位宗主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

蓝发老者淡淡的凝视着血袍老祖说道,似乎完全没有将血袍老祖放在眼中,他语气漠然的说道:

“让你们那位教主出来吧,我们有事要找他!”

说这话时,蓝发老者语气隐隐带有一丝桀骜,仿佛是在召见一个下人一般。

“幽冥二老!”

血袍老祖听到青发老者与蓝发老者的自我介绍之后,瞳孔却微微一缩。

大家都是天人级巨头,作为同一个圈子的人,血袍老祖自然听说过这两个大名鼎鼎的幽冥教高手——“幽冥二老”。

同样是天人级巨头,也是有实力强弱与档次之分的。

血袍老祖是属于天人级巨头中勉强接近中档的那种,而“幽冥二老”则是中档中的顶尖强者。

虽然双方看似只差了一丝,但这一丝就是天壤之别,是两个档次。

无论是战力上,还是威望上,血袍老祖都远远比不上“幽冥二老”。

若是过去,面对“幽冥二老”驾临,血袍老祖也只能恭恭敬敬对待,即便对方一现身就出手重创了他。

但是他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他对“幽冥二老”就没那么多忌惮了。

虽然他不知道“幽冥二老”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扬言要见他们教主是什么意思,但看他们一出场就如此不友好的态度,显然是来者不善。

“嘿嘿,幽冥二老你们实力虽然在我血袍老祖之上,但若是想要找我们教主的麻烦,你们却是打错了注意了。”

血袍老祖凝视着“幽冥二老”,嘴角流露出一丝丝冷笑……这两个人一出场就偷袭他,他可是很不高兴呢,最期待“幽冥二老”接下来在宁缺面前吃瘪了。

“你们找本教主?”

突然,一声幽幽的声音在“幽冥二老”耳边响起。

“幽冥二老”闻言一惊,却是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身边多了一道青年的身影。

这青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若是这青年突然偷袭他们,他们岂不是万分危险?

一想到这一点,“幽冥二老”背后就冷汗直流。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眼白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眼白发并收藏诸天最强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