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泰三十年春,江南小镇关头镇颜老二家

“他爹,娃怎么还不醒,这都一天一夜了”一位穿着蓝色粗布的妇人紧张的守在一张床榻前,双手紧紧握着床上女孩的手,娃的手冰凉冰凉,这让她纠着的心更加提起来“他爹,娃的手怎么这么凉”

“娘,童大夫来了”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急急的插了进来。

接着便看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中年男子背后挂着一个药箱。

“童大夫”那妇人赶紧给这个大夫让位子“昨天按照你的方法煎药给小西喝,小西怎么还不醒来”妇人的声音带着哭腔。

“娘,你先别着急,让童大夫再看看”少年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黄的墨绿色粗布,脸色黝黑,皮肤还有些干燥,一看起来倒像是个二十出头的汉子,可是正在变声的声音和喉间的喉结告诉大家,这正是一个正在成为男人的少年。

“丑娘”那童大夫眉眼紧皱“丑娃这种情况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倒像是传说中的丢了三魂六魄”童大夫是关头镇上比较有名望的大夫,昨天他被颜刚急匆匆的拉来这里,说是他妹妹突然口吐白沬,让他给她看看。

颜西,当然这个名字不被大家所熟悉,但是一说丑娃镇上无人不知。

这老颜家的丑娃,生下来就有癫狂之症,病发之时就会口吐白沬,当然,不发病时,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小女娃,就是长了丑了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说话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丑娃的爹颜二被人称作是丑爹,丑娃的娘胡氏被人称作是丑娘,都被人冠上丑字,他们的相貌生得与常人不太一样,也不难怪颜二家的三个娃长得都丑。

“童大夫,先前娃发作时都是吃的你开的药,一直没有问题,怎么今天都过了一天一夜的还没醒来”丑爹颜二愁眉苦脸道。

“丑爹”童大夫也是束手无策“我也是尽力了,要不你们再请别的大夫来看看”该开的药都开了,丑娃为什么还没醒来,他也是纳闷不已。

“童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娃啊”丑娘闻言大把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那样子就差给童大夫跪下。

“抱歉,我真是尽力了,你们另想办法吧”童大夫背起药箱一脸无奈的走出了颜家。

那女娃只有一点点微弱的气息留在体内,这种情况就如同一只脚就已经隐进了鬼门关,他是大夫,不是神仙,真是已经尽力了。

“童大夫”

“童大夫”

不管颜家几口在背后如何使唤,童大夫只得挥挥手。

“他爹,娃她是不是没得救了”丑娘虚脱的坐在地上同,双手紧紧的握着丑娃的手,生怕一个放手,丑娃就再也醒不来一般。

“娘,童大夫刚刚说什么,说妹妹可能是丢了魂,要不我去请镇上的神婆过来,让她帮我们把妹妹的魂招回来”颜刚双手紧握,爹娘一共生了三个孩子,他是老大,妹妹是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妹妹自小就有癫痫之症,小的时候没发作过也不知道,自三年前开始发作这才知道。

一天前,妹妹在自家铺子前看守的时候,突然发病。

“这……”丑爹有些犹豫。

“他爹,要不让神婆来吧,咱们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丑娘说着已经痛不欲声。

传说丢了魂之后不可进入无间地狱进行轮回,她们的女儿那么乖巧,她怎么舍得让她不能再世为人,不,她的女儿不可能会死的,她一定会想办法把她救活。

还没待丑爹发话,颜刚已经跑了出去。

童大夫已经是镇上最好的大夫,如果连童大夫都没有办法,别的大夫更没办法。

不大一会,颜刚带着一个穿着打扮怪异的妇人进来,那个妇人头上裹着一条花色的头巾,手上拿着几枝桃花枝,嘴唇上下嘟嗦着,似是在念念有词。

“神婆,这就是我妹妹,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把她的魂招回来”颜刚把神婆领到床前,指着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女孩说道。

那神婆看了一眼丑娃,随后又神神叨叨的绕屋子走了一圈,良久才道“丑娃的魂就在这附近,待我呼唤让她快快回来”

丑爹,丑娘,还有颜刚闻言一喜“那神婆快些召唤吧”

“你们都到屋外去,不要挡住了丑娃的魂回家”神婆用手中的桃枝轻轻的点了几下丑娃的额间,随后一脸严肃的对着屋内的三人道。

“他娘,刚子,我们赶紧出去吧”丑爹颜二闻言赶紧招呼丑娘和颜刚出去,如是神婆真能把娃的魂招回来,他们一家都会对其不胜感激。

“丑娃,丑娃,你快回来啊,你的身体还在这里,你的爹娘还在这里,你不要四处瞎跑”却听神婆开始了呼唤,呼唤到一半神婆的动作停了下来,扬声问着屋外“丑娃叫什么名字来着?”

“回神婆,我妹妹她真名叫颜西”颜刚闻言探了个头进来。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离颜西远点”神婆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颜西,颜西,你快回来,你的身体在关头镇,你的爹娘也在关头镇,你的一切一切都在关头镇,魂归来兮……”神婆像模像样的开始念叨,听着她的叨词,颜家几口的心都提到了心窝上。

章节目录

空间之农家真命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空间之农家真命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