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仙人无弹窗 终于一路无事的到了岔路口,巨大的通道在这里分为了4个约有四五人宽的小通道,乐琳带着她们转向其中一个最小的。这种小通道内由于没有巡逻队和奴隶们清理道路,因此处处是石笋林立,七人在其间穿行很是不便。

突然,前方二十步外,一个身影从石笋后猛窜出来。只见他一身黝黑,体型健长,身上的锁环甲略有破损,左右腰间各有一柄尖刀,腿脚与手臂的皮甲上编上几个标志性饰物,那正是卡斯卡城竞技学院教官的标志!

众人一惊,全都倒退两步。乐琳仔细一看居然是那个讨厌的贾卡罗武技教官。一个卑劣的男性卓尔!他来这里干什么?

对面的贾卡罗口气中带着一丝嘲弄、抱着胳臂冷笑道“怎么了?乐琳,你们这是去巡逻?怎么没有骑上那些蜥蜴坐骑?这样走可是很累的啊。”

兰丝卡迅凑到乐琳耳边轻轻而狠声的说道:“不要废话,快杀了他!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附近肯定还有其它人!说不定我们的事情已经败露了!现在乘着其它人还没出现,杀一个少一个,这样我们逃出去的机会才更大!”

乐琳犹豫着,美丽的双眸不安的晃动了几下说道:“先别慌,也许他是因为其它原因才在这里,我们可以试试蒙混过关••••••”

正说着,贾卡罗“呛”的一声拔出那双尖刀,锋利的刀尖直指乐琳,冷哼道:“不用试了!你们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今天我就要把••••••”

他话未说完,却见乐琳突然身形一动,如黑色猎豹般猛然飞窜而来,她左右腰间那一长一短两柄剑如同变戏法般出现在那健长的手臂中。右手长剑一晃,宛如历电直刺自己的咽喉,左手短剑则化为一团银色旋风,牢牢封住所有的破绽。

一招之间,长剑主攻,晃动之时仿佛可以刺到自己身上所有的要害;而短剑主守,飞旋之际,隐隐挡住了自己所有的进攻路线。这个乐琳,武技之精妙果然不同反响。

“武技精妙?”贾卡罗心中一片悲凉,他为乐琳感到悲凉:“武技精妙又能如何?乐琳,你可知道神祗的威能不是精妙的武技可以抵挡!”这念头一闪而过,眨眼间他双臂交错,两柄尖刀宛如两道水银般的流光飞舞而出,带着惊人的气势、划出两条靓丽的弧线迎上了双剑!

刀剑相交,刀如流水藏着狡诈的变化缠上剑势、剑如风雷带着凌厉的气势撞上刀锋!

“乒、乒、乒••••••”瞬息之间,刀剑硬拼十余下。

贾卡罗猛地倒飞回去,刚才一交手,自己双刀的变化完全被那一长一短两柄钢剑克制的死死的,长剑就像突入敌阵的骑兵,将自己流畅严谨的刀法绞的混乱不堪。而短剑就像一面轻巧的铜盾,将自己的刀势封的死死的,招招阴毒的刀法尽数被半途截住,再也施展不开。

虽然他强行动狠招也可以破开那短剑的防御,但势必使自己遭受长剑更猛烈的袭击,一个不好就是两败俱伤!那感觉就像是撞上一块焊满了大棘刺的铁盾,若攻则自己反而会受伤害,若守则不知防守那一点更好。自己如不早退,一旦对方剑势再展,将自己的刀势裹住,那自己必是败亡无疑!

此时双方交手才四五个呼吸的时间。

兰丝卡最先从双方精湛的武技中恢复过来,她猛喊道:“他现我们的事了!大家一起上!快杀了他,别让他回去报信!”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的纷纷拔出自己的刀与剑,提步欲冲。

恰在此时,一个冰冷而威严女声从刚才的石笋后面传来:“背叛神后的卑贱之徒们!就是放干你们的鲜血,把你们扔进无底的深渊当幼虫,也不足以平息神后的怒火!”

一个高大的女性卓尔走了出来,她身长穿着性感、清凉的灰色单袍,一双健美的大腿在两侧开缝的下摆间若隐若现,细软的腰肢上衣领开了一个深V字口,露出小半的饱满胸脯,坚挺的双峰将那乳沟衬托的完美动人。一双丰润的长臂骨肉匀称,让人生出永远轻抚下去的冲动。

而她面容也算是清晰秀丽,但眉眼之间却有天生的刻毒之态,使人难以生出亲近之念。那原本光顺的银色长上,却戴着一个狰狞的金色蜘蛛状头饰,它展开的尖锐爪肢和闪着幽紫色妖光的六目,将那刻毒的面容映衬的愈加显得诡异,让人生出远离之意。

此时,她右手持了一条卷起的长鞭,左手抬起一柄不半臂长的蛇形匕,摇指乐琳大声喝道:“威严的神后啊!将你的怒火降临到这个懦弱卑劣的叛徒身上吧!让我们的战士将这个伊莉丝翠的贱人撕成碎片啊!”话音未落,早已准备好的“降咒术”携带着愤怒的诅咒之力降临到乐琳身上。

乐琳正准备飞身追击贾卡罗,勿使其拉开距离重组攻势。突然浑身一麻,一股诡异的力量瞬间贯穿了自己的身躯。一时间,仿佛全身肌肉都失去了控制,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连自己的头脑都忽然变得麻木起来,一剑刺出后竟然忘记了下招应当如何变化!

贾卡罗双刀一展。化为两条配合无间的银狼,猛力突入乐琳双剑的破绽中,伺机动致命一击!

兰丝卡心已经沉到了谷底。来者是卡斯卡城祭祀学院的初级教官莫蒂亚,虽然她只是个会3阶神术的牧师,但已经属于城市的统治阶层,真正参与统治的卓尔!

3阶法术是一切施法者初级与中级的分水岭。更重要的是,无论法师还是牧师,只有学到了3阶法术,哪怕只是一个法术,才被人承认是正真的法师、牧师。一个只会2阶奥术的人即使他把所有七个体系的奥术魔法全部学会,并为自己的主人、组织立下汗马功劳,也不会被那些高级法师们承认其地位,客气点的会说你是个“会法术的勇士”,不客气就直接称其为“运气好的高级学徒”或者“人形药水”甚至“廉价的魔法道具”。

神术也是如此,只有达到3阶法术的水平,才能施展诸如“移除疾病”“移除诅咒”“治疗重伤”等法术,此时一个标准的牧师才算成形!否则,仅凭那些1阶、2阶的低等辅助法术,也只不过被人当作是魔法药水的廉价替代品罢了。

兰丝卡自己就是个只会2阶神术的“初级牧师”,一个“高级学徒”阶位的牧师,而她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呆了三十多年了!很小的时候她被认为有学习神术、获得菲穆莉卡恩宠的天赋,于是便在祭祀学院学习了十余年,终于获得了2阶神术,但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里却是毫无寸进。虽然她很认真的学习每一个教条、每一个祈祷词,很努力的用一次又一次的杀戮和阴谋来证明自己对菲穆莉卡神后的崇敬与服从,但神后从来就没有赐予她更高的神术。

四十多年了,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她已经看到一个又一个人获得3阶神术,荣升为正式牧师。而她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等几个四十年才能获得菲穆莉卡的垂亲,才能脱离“学徒”的层次,成为一个真正的牧师。她已经看不到希望了、她已经没有耐心了!这也是她选择背叛菲穆莉卡女神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此时中了失误诅咒的乐琳,仿佛手脚被困上了沉重的铁块,身法、剑法变得极其凝滞,每踏出一步、劈出一剑都有摇摇欲坠之势,好似被人丢进了泥潭里面。反观贾卡罗,舞动的双刀如同两条在空中飞掠的银狼,一前一后突入乐琳散乱的剑势中,直刺中带着一丝横挑,连环三刀顿时将乐琳逼得连连后退。

见到此景,后面的兰丝卡瞳孔猛然一缩,左手摆成一个奇特的姿势,口中连珠炮般急蹦出八个有力的音节,右手一抬,指尖突然出一束绚丽七彩光芒照定莫蒂亚。只听莫蒂亚“啊”的一声,像是被人定主般,双目楞、手脚僵直,宛如雕像一样立在那里。

接着兰丝卡手势再变,十三个清晰的音节从口中飞倾泻而出,同时一指贾卡罗,一条暗黄的衰竭射线打了上去。

一种无形的能量笼罩了贾卡罗,但却无法破开这个正统卓尔的强**术抗力,瞬间又溃散于无形。贾卡罗双刀如急风飞转,连斩四刀荡开乐琳的长剑,却未追击,反而前进之势一缓,提声大喝道:“你竟学会了奥术?!”

这一声大喝,顿时惊醒了还在楞的莫蒂亚,她尖叫一声清醒过来,双目燃起滔天怒焰,对兰丝卡大吼:“你这狗#养的!居然学会了奥术!什么时候偷学的?!居然瞒过了我们!”到后面几个字,几乎成了声嘶力竭的尖叫,那声音是如此尖锐,使人觉得似乎通道顶部的石乳钟都快要被震落了。她身为一个正牌牧师,同时也身兼初级牧师的教导者,居然被一个初级牧师给偷袭了!而且还是用1阶奥术偷袭了!居然还被她击穿了自己天生的强大抗性,这怎不让她又急又恼?

兰丝卡却顺手抽出一条半臂长的魔法杖,冷声道:“当菲穆莉卡不再恩宠我的时候!”

然后回头对着身后五个还在面面向盱的人喝道:“还不快动手!我们已经背叛菲穆莉卡了!还怕她的牧师么?杀了她们才有活路!”言毕口中咒音再吐,手中魔法棒上连环射出两团淡紫色魔法弹,大如头颅,划出美丽飞行的弧线直撞贾卡罗!

而那五人这才急急挥舞着武器扑上前去。方才他们先是被莫蒂亚的出现镇住,因为长久以来卓尔牧师在他们心中确立的威势不是一天就能消节的。接着又突生变故,初级牧师兰丝卡忽然变成了初级法师,还非常熟练的在四五个呼吸间连放两道奥术,一时间大感惊奇。直到几人被她这一喝,方才醒悟过来!

五柄刀剑从势入飞箭,数个方位向贾卡罗电射而来!

两颗魔法弹宛如飞腾的小蛇,在空中划出灵活的轨迹,轻巧的**五人进攻路线的空隙中,封死了贾卡罗所有闪避的空间!

他身后的莫蒂亚高呼着:“神后的威能!”猛地将一道牛之力量贯注进他的身体。刹那间,他的全身骨骼暴涨2分,精干的肌肉略微膨鼓而起,身形忽然变得异常高大。

他爆喝一声,沉腰座马,左手尖刀一荡,竟将乐琳的两柄剑同时架住,接着身形向前一晃,直撞到乐琳身上,间不容的避开其余几把刀剑和一颗魔法弹,右肩一顶,硬抗了另一颗魔法弹。

砰砰两下,乐琳身形飞退,对方一撞宛如沉重的撞锤轰在自己身上!若是那些地精受此一撞定然倒地昏厥。若非自己及时扭动身形借力后撤,也会被这一猛撞击倒在地。

贾卡罗身形只是晃了一晃,那一颗魔法弹并未击穿自己的抗性,作为一个教官,他的身体在长期的锻炼中已经慢慢改变,法术抗力原比普通的卓尔强上不少,根本不是一个初级法师的低等法术能击穿的。

兰丝卡急了,自己的法术接连对贾卡罗无效,而莫蒂亚又在一旁飞念咒,为贾卡罗加持了一道熊之坚韧。如此下去贾卡罗越打越强,怎么了得!

便急急对他们大吼到:“不要都攻贾卡罗,快去几个人杀掉莫蒂亚!”

那五人却充耳不闻,又挥剑冲向贾卡罗。他们只是几个下位的战士,对上贾卡罗还能博上一博,对上莫蒂亚这个女神的牧师,他们连拼杀的勇气都没有了。对菲穆莉卡女神的恐惧已经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

眼见莫蒂亚又有一道神术就要出,兰丝卡急怒交加的大骂:“都是没种的窝囊废!跟着你们,我算是瞎了眼!”

就在此时,乐琳高叫一声:“截住贾卡罗,我去对付莫蒂亚!”话音未落,人如飞影,掠而过贾卡罗他们,如急箭驾风,直射莫蒂亚而去。

剑光如电,扑入莫蒂亚六尺以内。

莫蒂亚厉吼一声:“神后庇佑!”瞬间一个无形的“神域术”能量场散开来。

乐琳只觉脑袋“嗡”的一下,身形不由自主的停下,对面的莫蒂亚身上正散出一种难以抵挡的无形神威冲进了自己的意识中,自己长剑明明距莫蒂亚柔媚的颈项不到两尺,却怎么都刺不下去!好似身体根本不听使唤,而又有一个意识在拼命的拉扯着自己:“不要抵抗,不要抵抗,收手吧。那是神的威能!那是不能抵御的!”

莫蒂亚轻笑着嘲弄乐琳:“怎么了?你这混血的狗#种!身体里卓尔的血脉还没有遗忘它真正的主人啊。每个卓尔都会在女神的神域术面前低头,即使你这个混血的贱种也不能例外!你以为你能逃出女神的掌控吗?做梦!现在连你的身体都背叛了你,真是死有余辜!”

言毕口吐十余个咒音,身旁忽然显出一团半人高的暗红色光华,瞬间化为一个狰狞的炼狱大毒蛇。

这大蛇是被她用三阶怪物召唤术从下层位面召唤而来,它的大小如同一个未成年的蟒蛇,躯干粗如健男的手背,一身盔甲般的黑色大鳞片上布满了形如骷髅头、扭曲可怖的赤红色斑点,头上的眼尾处还生出一对小角,魔怪的血裔昭然若揭。此时它高昂着大如婴儿脑袋的头颅,下身盘起、立上身起、颈脖反复弯曲如数个串连的s形,如同弹簧般立刻就要弹射而出!

乐琳挣扎着,此时她对自己那半卓尔的血脉痛恨到了极点!如果能把它剜出来,那即使要剜出自己的骨头,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仁慈的伊莉丝翠啊!”她祈祷着:“快让我摆脱着恶梦吧!”

她的头脑剧烈的挣扎着,两股意志如水火般激烈的对抗,让她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要被撕裂了。但神域术的力量是如此的顽固,她根本无法驱散那潜在的意识。急怒之下,剑光一转,直劈那炼狱大毒蛇。

神域术使她不能攻击莫蒂亚,但却可以攻击别的目标。她悲愤的怒火全部倾泻到炼狱大毒蛇的身上,剑光如银色暴雨倾泻而下。

剑如急风就要斩上,莫蒂亚手中变魔术般出现一个哨子,放在嘴边猛的一吹。

尖锐的声音猛然暴起,“音鸣暴”的力量如同无形的巨锤,锤打的整个通道轰轰欲塌。

乐琳惨哼一声,那声音携带者巨大的能量轰击了她身体的每个角落,仿佛无数把锤子从四面八方拼命的锤打着她,尤其是双耳处,尖利的能量从那里刺穿了自己的大脑,痛的几乎昏过去。她鼓起残力向后飞退十尺(约3米),方才脱离了威力的最强区域。

连那炼狱大毒蛇也不促不及防,被音鸣暴的力量依然把它轰的软倒在地。虽然它没有听觉,只是靠震动感知声音,因此只守部分伤害。但它离莫蒂亚实在太近了,顿时受伤不轻。

莫蒂亚却得意的冷笑着,又一串呼唤“虔心武器”的咒音飞蹦念而出,一柄手臂长的大链枷带着长越半臂的链锤凭空出现。它通体半透明,宛如毛玻璃铸成,在空中自行飞扑过来,链锤高飞旋着,如同一卷旋风夹杂着闷雷轰然击下。

同时莫蒂亚再一指那炼狱大毒蛇,一道轻微的治疗术将它唤醒,然后高呼着菲穆莉卡神后的圣名,驱赶那愤怒的毒蛇上前围攻乐琳。

虔心武器自动飞舞着,好似被一个轻功绝顶的人手持着,从各个方向强攻过来,那飞转的链锤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完全无迹可寻,让人完全不知如何抵挡!

炼狱大毒蛇则弓身阴阴的藏在后面,微微抬起前身,依靠后身慢慢蠕动着凑了过来。如上弦的毒箭随时准备给乐琳致命一咬!

乐琳变战变退,一连退开十余尺。她现在身中失误诅咒,举手投足之间总是略有失误,一身高武技只挥的出五成,只能堪堪抵挡住那虔心链枷的进攻。若不后退,迟早会暴露破绽,给炼狱大毒蛇下口的机会。

忽然,两团头颅大小的魔法弹从她身后飞跃而出,一颗把虔心链枷打歪到一侧,另一颗正打在炼狱大毒蛇身上,打的它身躯连连扭动。饶是它黑鳞硬如铁甲,也被这突然一击打的伤上加伤。

却是兰丝卡正在后面挥舞着魔法棒,连连催动几颗魔法飞弹,继续飞击那虔心武器,把它打的摇摇欲坠。

乐琳暗道一声“机会”,身形向前一冲,直掠那条痛得来回扭动的炼狱大毒蛇而去,长剑飞舞护住自身,短剑一抖,化为数道狭长的银辉,直奔毒蛇脑袋。莫蒂亚还在十余尺外,来不及救援。此时若能一击毙蛇,便可少一个威胁。

异变突生!

围攻贾卡罗的几人忽然纷纷惨叫,眨眼间相继软倒在地。

兰丝卡一看,顿时目眦欲裂。

那个“勇敢的”克斯迦一剑刺死了几个同伴,正与贾卡罗站在一起,狞笑着看着自己!

兰丝卡急喊:“克斯迦!你疯了?贾卡罗!你也会惑控法术?”

“他当然不会。”克斯迦“亲口”答道,脸上堆满了嘲弄的神情。

一股绝望的情绪霎时间充塞了兰丝卡的胸膛。她颓然道:“克斯迦,你为什么又要背叛我们?”

章节目录

流浪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癸变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癸变泉并收藏流浪仙人最新章节